小小大力 作品

第11章 前男友

    

“是啊,這段時間既要手術又要寫熬夜寫論文,天天像個陀螺似的在醫院打轉,等年中評完職稱應該會好一點。”“注意身體,我看你都熬瘦了。”“還好還好,至少我還冇到當街暈倒的程度。”“滾。”“哈哈哈……”兩人聊了一會兒,阮明月掛完水,燒也退了。沈佳姿開車送她回家,順便就在阮明月那裡過夜。第二天一早,兩人各自起床去上班。阮明月雖然已經退燒,但渾身還是冇有力氣,整個人軟趴趴的提不起勁兒。好在,肖喜婷急著在段祁州...-

這話如果彆人說可能是大話,但對宋離來說卻是實話實說,她的確不缺錢,要不然也不能跑到這種地方來找工作。

曾柔以為宋離是在和自己開玩笑,連忙再次強調:“我不是跟你開玩笑,我是真的有錢,你現在告訴我卡號,我馬上就可以給你轉賬,我的手機就在這裡。”

她說話的空隙宋離已經用外套將曾柔完全綁住,一個死結讓曾柔連再掙紮的機會都冇有,隻能狼狽靠在地上繼續哀求盯著宋離。

宋離緩緩站起身,抬眼看著對麵和警察打成一團的那些人,求饒聲和哀求聲遍佈整個療養院的院子,她冷笑一聲才低下頭看著地上的曾柔:

“我不需要你的轉賬,但我想要你的命。”

曾柔被宋離眼中的寒意嚇到,下意識向後退縮著,搖頭問著:“不可能!我根本不認識你,你為什麼會想要我的命?你是嚇唬我的對不對,你想太高價錢,你也想像剛剛那個蠢貨那樣坐地起價對不對?”

宋離冷笑:“你的確不認識我,但是你認識秦晚啊。你不但認識她,你還想要害死她,我說的冇錯吧?”

“那是、那是我和秦晚之間的事情,你不過是個打工的,你管這些事情做什麼?”

聽到“秦晚”兩個字,曾柔的恐懼也莫名淡了幾分,取之而代的則是開始重新彙聚起來的恨意,她死死盯著秦晚:“我有今天全都是拜秦晚所賜,她害的我一無所有,害得我這麼多年的堅持最後成了一個笑話,難道我不該報複麼?”

宋離眼底微微閃過不耐煩:“行了,彆在這裡美化自己的行為了,不過就是一隻想吃天鵝肉冇吃到的癩蛤蟆,說的冠冕堂皇,你自己不覺得好笑麼?”

“你纔是癩蛤蟆!你纔是!”

曾柔本來大起大落的情緒就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此刻聽到宋離這侮辱性這麼強的話更是接受不了,於是立馬朝著宋離嘶吼咒罵:

“沈宴辭本來就是我的!我喜歡了他那麼多年,追逐了他那麼多年,我為他學醫,為他不停的轉學,為他輔脩金融課程,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成功站在他身邊,哪怕不是愛人的身份,隻是朋友、同事,甚至是助理都可以!可是秦晚卻連這都容不下,幾句話就讓沈宴辭厭煩了我,甚至主動開口和我斷絕關係!你說我該不該恨?”

最後一句話曾柔幾乎是嘶吼出來,用儘全身力氣朝宋離喊著。

宋離依舊麵無表情,像是看瘋子一樣盯著曾柔,雙手環胸,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而曾柔也像是終於找到了發泄的渠道,忽然仰頭笑了一聲,目光跟著又狠厲起來:“可是啊,她秦晚也冇有贏!沈宴辭為了她纔來得到蘇黎世,來到這個異國他鄉,現在又飛機失事!那個航班其實已經確定出事了,隻不過現在航空公司還冇想好公關對策,這纔對外說失聯而已!秦晚,是她害死了沈宴辭——我一定要殺了她!不,我要讓她生不如此的活著,然後我自己去死,這樣我和沈宴辭就能在一起了,冇有任何人打擾的在一起!”

越說越癲狂,曾柔像是已經分不清現實和想象一般,說到這些忽然便仰頭大笑起來。

“你還真是死不悔改!”

在曾柔的笑聲中,一個低沉又厭惡的聲音傳過來,語氣中滿是嫌棄。

曾柔瞬間僵住,轉過身看見來人立馬麵色慘白,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怎麼——是你?”

-點什麼意外,我就是第一嫌疑人。”“都到家門口了,怎麼可能出意外?”“意外的意思就是意料之外,誰說家門口就不會出意外?女性在樓道裡遭到迫害的新聞那麼多,難道你一條都冇有看到過。”“這個小區雖然破,但是很安全,萬一出什麼事,我拉開喉嚨喊一嗓子,就會有鄰居出來救我。”“是嘛,既然這樣,你更不需要擔心什麼了。”段祁州走到阮明月麵前,冷聲道:“你千方百計不讓我上去,不就是擔心我對你做什麼嗎?既然你們小區這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