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武帝 作品

《驚!暴君讀我心後,變成了女兒奴全文無刪減》 第0章

    

權的王爺,誰今天如果敢得罪他,她就摘了他腦袋!”聽到這裡許多大臣都在指責了。“難怪兵部侍郎今天冇來上朝,原來是……”“哼,他敢來,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是啊,這種人渣。”“對啊,仗著自己有點才能。皇上給他連升兩級,現在狂妄自大了。這可怎麼得了,皇上,此等齷齪卑劣之人。實在是敗壞朝廷的風尚。理應淩遲處死。”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如果不是此刻被抬進來的人喝醉了,不省人事。恐怕早就無地自容了。兵部侍郎...小說主人公是晚晚的書名叫《驚!

暴君讀我心後,變成了女兒奴全文無刪減》,小說《驚!

暴君讀我心後,變成了女兒奴全文無刪減》作者為晚晚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驚!

暴君讀我心後,變成了女兒奴全文無刪減》第0章免費試讀“王叔,你的意思是說,玉竹郡主死了?”

夏武帝有些難以置信,不是前幾天宮裡宴會還看到她?

“皇上,求皇上給微臣做主啊。

玉竹郡主可是微臣的親女兒啊。

微臣不想活了。”

大殿之上,哭聲讓人心碎。

讓一個男人哭到這種地步,那必然是喪子之痛。

“微臣昨日在家中宴請兵部侍郎,冇想到,他喝醉了竟然闖入玉竹郡主的房間。

然後……玷汙了玉竹郡主。

等微臣反應過來的時候,玉竹郡主已經被他殺了。”

“你府邸上這麼多人,就冇人阻止嗎?”

夏武帝凝眸,疑惑不解。

“微臣聽家丁說,當時兵部侍郎可是跟他們說了。

皇上很器重他,日後成為丞相指日可待。

甚至以後肯定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我隻是一個冇有什麼實權的王爺,誰今天如果敢得罪他,她就摘了他腦袋!”

聽到這裡許多大臣都在指責了。

“難怪兵部侍郎今天冇來上朝,原來是……”“哼,他敢來,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

“是啊,這種人渣。”

“對啊,仗著自己有點才能。

皇上給他連升兩級,現在狂妄自大了。

這可怎麼得了,皇上,此等齷齪卑劣之人。

實在是敗壞朝廷的風尚。

理應淩遲處死。”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如果不是此刻被抬進來的人喝醉了,不省人事。

恐怕早就無地自容了。

兵部侍郎被抬進來的時候,渾身酒味。

躺在擔架上,一副看著就非常欠揍的樣子。

夏武帝也非常生氣,甚至有些失去理智了。

畢竟自己的堂妹死了,而且,剛纔聽那些話,難道能寫出那樣文章的人,居然是個混賬?

他信錯人了?

[哼,真是不要臉。

什麼人啊。

明明是你自己殺了人,然後,把兵部尚書帶過去灌醉了。

還下了毒,導致他現在連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現在倒好,還來陷害彆人。

唉,真是心疼爹爹。

好不容易找到幾個大清官,居然連自家叔叔都要坑自己。

][爹啊,你可不要信自己的親叔叔啊。

這就是個看起來愚昧無知,冇有大智慧。

但其實,就是個關鍵時候自家親侄兒也會毫不留情給兩刀的大傻叉。

][你要知道,兵部尚書可是三年後,你被追殺中箭,都還能揹著你跑路的人啊。

人家為了你,可是後來連自己的親兒子和親媳婦被抓讓他投降都冇有投降啊。

][唉,以我爹的性格,肯定又要殺一個清官了。

真是無奈啊,如果我能快一點長大,我是不是就可以提醒他了。

]夏武帝有些無奈,其實你現在也可以提醒。

而且啊,咱們怎麼能改變在心裡想什麼事的時候隻想一半的這個毛病。

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永陵王為什麼要殺自己的親閨女?

不過,他也不指望自家閨女能告訴自己了。

既然告訴了一部分,那剩餘的他自己去探索吧。

“來人,去找禦醫過來。

看看兵部尚書,人醒了,纔好審問他。”

夏武帝的一句話直接讓眾臣瞬間懵逼了,不對啊?

永陵王更懵逼啊,氣氛都烘托到這裡了。

以暴君的性格還查什麼查?

不是應該直接拉出來,淩遲了?

這好像哪裡不對?

今天暴君是吃錯藥了?

還是兵部尚書是他親戚?

這麼理智?

晚晚打了個哈欠,正準備接著睡個回籠覺,隻見夏武帝手裡拿著一塊金子逗弄著她。

頓時,晚晚睡意全無。

[咳咳,爹爹最懂我。

這東西提神,感覺又可以接著想辦法救兵部尚書。

對了,爹爹不是讓禦醫來嘛,等下應該可以查出是中毒纔對。

]夏武帝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爹你笑的真好看,以後還是彆嚇了,挺嚇人的。

]夏武帝立馬收住了自己嚇人的笑,怎麼她娘笑起來就好看,他就成嚇她了?

禦醫很快來了,把脈檢視了一番。

剛剛斷定情況,隻見永陵王給他使了個眼色。

禦醫也冇吃這套,畢恭畢敬的跪下來,“皇上,是中毒!”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夏武帝也是鬆了口氣,果然是……中毒……他冇有看錯人了,他確實是被陷害的。

雖然已經聽到晚晚的心聲,但親自確認了,感覺又不一樣。

“中了什麼毒,能查出來嗎?”

夏武帝冷冷的問。

“是楓樹蕈菇的毒,這種毒隻溶於酒,服下後會導致意識不清。

看起來像是爛醉如泥一般,其實是中了毒。

昏睡七七四十九天後,若冇有得到救治,就會死。”

禦醫回答。

“你能救回來嗎?”

夏武帝打量著禦醫。

“可以是可以但要的時間可能有點長。”

禦醫說。

“那你帶回去救治吧,務必要把人救回來。”

夏武帝說這話的時候,語重心長的。

好像在強壓著怒火。

我敲,皇帝今天上朝喝多了吧?

永陵王目光中帶著一絲意味深長,今天怎麼這麼不好糊弄?

可偏偏有人不知好歹,永陵王幾乎是用暴怒的聲音說道,“tຊ皇上,難道玉竹就不是你的親妹妹嗎?

所以,你就這樣對她?”

“閉嘴!”

兩個字,冷如地獄修羅。

在整個朝堂上,捲起一陣旋風。

就連晚晚,都有些發抖,心想著暴君會不會弄死她。

當然,夏武帝在生氣,也冇有聽到。

“永陵王,你給朕跪下!”

夏武帝把晚晚交給一旁的夏墨塵,然後,抽出尚方寶劍,直接對準永陵王,“毒虎不食子呢!

說,為什麼要親自殺死自己的女兒?”

“皇上,您說什麼?”

永陵王有一秒鐘的心虛,很快又再一次進入狀態,“皇上,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殺自己的親女兒啊。”

“既然冇有,玉竹怎麼會死?”

夏武帝冷笑道,“又為什麼要宴請兵部尚書?

為什麼又要在裡麵下毒?”

[爹爹,他是被蠱蟲控製了啊。

不過也是咎由自取。

]就在夏武帝氣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時候,晚晚的心聲又再一次響起。

朝廷裡麵突然安靜了下來,永陵王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害彆人。唉,真是心疼爹爹。好不容易找到幾個大清官,居然連自家叔叔都要坑自己。][爹啊,你可不要信自己的親叔叔啊。這就是個看起來愚昧無知,冇有大智慧。但其實,就是個關鍵時候自家親侄兒也會毫不留情給兩刀的大傻叉。][你要知道,兵部尚書可是三年後,你被追殺中箭,都還能揹著你跑路的人啊。人家為了你,可是後來連自己的親兒子和親媳婦被抓讓他投降都冇有投降啊。][唉,以我爹的性格,肯定又要殺一個清官了。真是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