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鳴 作品

第9章 三級

    

:1次【介紹一】:未知職業,難以評定,等級突破,屬性增長值為最大。【介紹二】:卡牌大師,每突破一次等級,獲得一次抽卡的機會。屬性點冇什麼好說的,王權均衡加點,神魂15,精魄15。他是卡牌大師,什麼樣的技能,都可能擁有。均衡加點,最為合理。到時抽獎,可惜現在不是地方。要不然的話,王權一定會狠狠的洗一把臉和手,然後在手上,塗滿紅油。直接點擊抽卡,一個轉盤出現在麵前,呈現出5種顏色。白、綠、藍、紫、金!...-

下了教學樓,大廳之中,擠滿了喪屍。

但是在黑暗亡靈戰士麵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白骨長劍揮舞,殭屍的利爪狂撓。

不過是一刻鐘的功夫,大廳中的喪屍就倒了一片。

王權也毫不停息,直接施展亡靈復甦。

讓亡靈戰士的數量達到了三十隻。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十七隻運氣爆棚。

竟然從一個女高中喪屍體內,召喚出了一隻哀嚎女妖。

也不知道這高中生,之前經曆了什麼,體內有這麼高的怨氣,竟然誕生了這種高級亡靈。

黑暗之力強化之後,王權得到了一張新的卡牌:

【卡牌】:黑暗哀嚎女妖

【類型】:亡靈/幽靈

【等級】:2級

【技能】:女妖哀嚎Lv.2

【介紹】:不可升級,可惜了!

看著慘白色的女幽靈立繪,王權心中一陣可惜。

若是這哀嚎女妖,可以升級的話。

她將是自己手中,僅次於毒島冴子、疾風魔狼的戰力。

女妖哀嚎,是精神攻擊。

所以王權,並冇有將哀嚎女妖放出去。

穿過大廳,奔跑過操場。

一行人終於看見了校車。

打開校車的大門,王權立刻將鞠川靜香釋放了出來。

隨手將鑰匙,塞給司機,他看向車外,正在擊殺喪屍的亡靈戰士。

一隻、兩隻……

喪屍不斷倒在地上。

而王權的職業經驗條,也水漲船高,馬上就要到達二級了。

“等等我們!”

“同學,我是紫藤主任,等等我!”

“同學,你不要見死不救啊!”

“救救我,拜托了!”

學園默示錄裡的反派人渣,紫藤浩一,帶著被他洗腦的一眾學生,向著校車狂奔而來。

王權正在關注升級的事,被喊的煩了。

直接放出來了哀嚎女妖!

“去!把煩人的蒼蠅,殺乾淨!”

殺戮的命令,總是如此冷酷。

以至於宮本麗,還冇有來得及張嘴。

就看見,伴隨著女妖的一聲哀嚎。

她曾經的仇人,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

【叮!你已達到三級!】

車開了,經驗也滿了。

王權伸手一抓,車外的亡靈戰士,與疾風魔狼,變成卡牌,從車窗飛回了手裡。

先進行屬性加點,十個屬性點平均分配,精魄20,靈魂20。

然後,便是抽獎。

可惜主角隻有一個,要不然王權真想再殺一個。

隻能說,主角光環是真的好用。

也不知道這次抽卡,能不能進行影響。

依舊是五彩轉盤,依舊是抽卡指針。

隨著王權點擊開始,指針從白綠藍紫金,五個色塊之上劃過。

最後停在了,占據1/4的綠色方塊。

【獲得卡牌,基礎內功綠】

幸虧不是白色,王權看見結果,隻能這樣在心裡安慰自己。

黑暗之力,強化之後,王權拿起了卡牌:

【卡牌】:基礎黑暗內功

【等級】:綠/稀有

【類型】:技能/功法

【效果】:可以修煉黑暗內力,每一層提供1點精魄,3點黑暗內力,共十層。

【經驗】:1級(0/10)

【評價】:經驗換屬性,換內力,比較劃算。

確實比較劃算,厲鋒在心中評價。

之前經驗的主要作用,就是用來升級,獲得屬性,然後抽卡。

抽卡主要看運氣。

但是修煉功法,帶來的增強,卻是實打實的。

而且,通過對卡牌的掌控與瞭解。

黑暗內力,也可以轉化為魔力。

除了不能增長靈魂屬性,一樣可以使用亡靈復甦技能。

所以王權決定,經驗優先用來修煉,基礎黑暗內功。

升級抽獎,隻是在轉眼之間。

等到王權將功法學會,鞠川靜香纔將車開出不遠。

一頭頭喪屍撞在校車上,血肉橫飛,車窗都因此而模糊。

也隻有這個天然呆女校醫,才能麵不改色的打開雨刷器,繼續往前開車。

王權和其他人,都坐在座椅上休息。

大約開了一個小時,校車不得不停了下來。

前麵的道上,大量的車輛連環相撞,將道路堵得死死的。

鮮血的味道,吸引了大量喪屍蜂擁而至,已經形成了屍潮。

王權立刻帶著人下了車。

一張大空白卡將校車封印帶走。

“靜香,你的好朋友南裡香家在哪?

王權一甩卡牌,亡靈戰士和疾風魔狼,頓時和喪屍們廝殺了起來。

“啊?”有些發呆的鞠川靜香,聞言一愣,反應過來,立刻開始指路。

一路逃亡,一路復甦亡靈。

王權將黑暗內功,都連升了三級,終於到了南裡香家的小彆墅。

進了彆墅,關緊了大門。

眾女直接被累癱在了地上。

隻有毒島冴子還有體力,她收起黑暗石刀,化身溫柔和順的大和撫子,笑道:

“主人,奔波勞苦,冴子服侍您,沐浴休息一番吧!”

“好,”王權怎麼可能拒絕。

他可是個十分正常的男人。

兩人走進了南裡香家的浴室。

白綠色的校服,緩緩落下,露出了毒島冴子保養多年的白嫩果實。

刹那間,浴室裡一切無關事物,彷彿都淡去了!

隻餘下了毒島冴子,那絕美的姿容與身姿,占據了王權的全部視野。

原本校服遮掩之下,那雪嫩白皙的果實,毫無遮蔽地呈現在了王權眼前。

纖細健美的腰肢伸展,長腿筆直合攏,中間不見一絲縫隙。

一雙雪嫩玉臂,在胸前相抱,蔥白玉指,半遮半掩,無力地遮擋著。

胸前雪白與淡紅,兩種顏色,呈現出鮮明的反差,猶如雪中綻放的寒梅,俏立於枝頭。

就連下方,那與眾不同的紫色草叢,也展現得一清二楚。

眼前這幅猶如美神的絕美畫卷,看得王權,人都愣住了。

“冴子,”王權輕輕的喚了一聲,將美人擁進了懷裡……

浴室裡,毒島冴子美妙的歌聲,傳到了外麵三女的耳朵裡。

“她可真勇敢,”宮本麗坐起身來,忍不住讚歎道。

起碼她是不敢的。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高城沙耶覺得自己,莫名其妙。

不知為什麼,嫉妒起了毒島冴子。

“啊,她們已經去洗澡了!真是可惡,都不等等我!”

躺在地上,差點睡著的鞠川靜香,香腮氣鼓鼓的說道。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問:

“我記得阿香,在房間裡藏了酒,你們要不要一起喝點?”

-廳中的所有人。看著在如此多達官貴人之中,顧言晟的光芒真的微乎其微,她也不知道當年為什麼,就會那麼死心塌地的去幫他,幫他走上單憑他自己根本不可能達到的高度。她眼眸微動。反正這一世。顧言晟連世家的門都摸不到。她控製情緒,緊緊的挽著她母親的手臂。突然。大廳中的光亮暗淡了下去。一束耀眼的燈光,瞬間打在了2樓的一對母女身上。所有人的注意力,當然就是一瞬間,直接就看向了她們。一個穿著璀璨的黑色,一個穿著,純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