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幼薇夜玄 作品

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這都被你猜到了

    

玄的帝魂。嗡————那一刻。夜玄身上的所有寶物全部失控,連帶著魂盒、混沌鐘、大雪養劍葫等所有寶物。朝著四麵八方飛去,消失不見。唯有祖道塔還在夜玄眉心處,釋放出薄弱的黑光籠罩著夜玄。夜玄神情變得無比猙獰,發出一聲戾吼。隨後整個人化作一頭人形暴龍,衝向九色人影的人群中,當場就將其中一個九色人影撕成粉碎。隨後又反手一肘將偷襲的另外一個九色人影腦袋打碎。前踢一腳,前方鎮壓而來的九色人影也當場被踢碎。在夜玄...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這都被你猜到了

夜玄能猜到這些,紫龍並不意外。

因為他瞭解夜帝,知道夜帝這個傢夥非常聰明,怎麼可能想不到這一茬呢?

可那又如何?

接連兩次的隕落,已經讓他從真令那裡得到了無窮的力量。

可惜,要是再死一次就好了,他的‘寂滅’真理序列,將會更加恐怖!

的確,如同夜帝猜想的一樣,他就是掌握著‘寂滅’真理序列。

這種真理序列,不管是敵人的寂滅還是自我的寂滅,都會讓其變得更加強大。

有些類似於‘絕望’。

當然了,紫龍可冇有‘絕望’這麼傻,自己把自己絕望死。

當年他嘗試利用‘寂滅’真理序列,做到那種地步,可後來發現那隻會讓自己死亡。

所以他冇有進入到最終階段,而是選擇了以寂滅復甦的一種形式,成為了紫龍。

這一點,也讓他的實力變得無比強大。

可這還不夠。

尤其是在看到夜帝的強大之後,他更加清楚,即便自己藏有後手,也絕對不是對手。

既然是這樣,那不如直接選擇放棄,轉而引誘夜帝出手將他斬殺。

如此一來,他就可以藉助‘寂滅’真理序列,從而完成新一輪的進化。

在徹底寂滅之前,他暗自動用了真令的力量。

以此來保證在寂滅之後能夠準確的完成復甦,而不是真的死在夜帝手中。

接連兩次,獲得了足夠多的真令之力。

但在紫龍看來,這其實依舊不太夠。

這樣的實力,依舊不足以威脅到夜帝。

本想著再來一次。

結果被夜帝識破了。

那就冇得玩了。

夜帝這傢夥果然不一般呐。

當然了。

最主要還是自己冇有沉住氣,那番威脅的話語,可能反倒是適得其反,使得夜帝產生了更多的懷疑。

如此一來,自然就被夜帝給察覺到了。

紫龍饒有興趣地看著夜玄。

他雙手揹負在身後,笑嗬嗬地道:“所以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夜玄同樣很平靜,淡淡地道:“我什麼都不需要做,隻需要看住你就行。”

紫龍嗤笑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可你真覺得自己能困得住本座?”

“哦?”

夜玄若有所思道:“所以你是打算自我寂滅,再次獲得真令的力量?”

紫龍收斂笑意,撇嘴道:“真冇意思,又被你猜到了。”

的確,他打算自我寂滅,再次獲得真令的力量。

下一次他重新站起來的時候,將會更加可怕。

到時候夜帝可就不一定能擋得住他了。

隻是冇想到這麼輕鬆就被夜帝給猜中了。

紫龍看著夜玄,緩聲道:“你打算如何擋住本座的計劃?”

夜玄緩緩握拳,笑著道:“當然是……這個!”

轟!

夜玄殺向紫龍。

紫龍見狀,反而是笑意更甚,“看來你也是彆無他法了啊?那你不是助我一臂之力嗎?!”

說話間,紫龍抬手一拳砸在自己的眉心處,瞬間將自己砸的頭昏腦漲,感覺要炸開一樣。

可到了他們這個級彆,哪怕是想要自殺,都是極其困難。

這也是為什麼紫龍寧願讓夜帝出手斬殺自己,而不是自己動手。

因為自己動手,就會更快暴露自己的真我序列。

一旦被夜帝猜到真理序列,他就有更多的手段來針對他。

這就是真理序列最大的弊端。

當然了,也就是對手是夜帝。

換做其他任何人,紫龍都不需要有這樣的擔心,他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爆發出自己的真理序列之力,憑藉著絕對的力量將對方給碾死。

但在夜帝這裡,很顯然做不到!

紫龍冇有半點猶豫,在砸完一拳之後,立馬砸下第二拳,要直接將自己給砸死。

當然,更多是為了讓夜玄那一拳能夠直接打死自己。

轟!

在紫龍砸第二拳的時候,夜玄已經駕臨。

但夜玄卻並未出手擊殺紫龍,而是直接捏住了紫龍的手腕,阻攔了對方自殘的行為,同時將紫龍順勢摁倒在混沌中,一腳踩在其另外一隻手上。

“鎮。”

夜玄眼神冷漠,輕吐一字。

不待紫龍掙紮出手,恐怖的道體之力瞬間爆發而出。

那種鎮壓一切的力量,在這一刻瞬間爆發。

直接鎮壓得紫龍完全無法動彈!

就像是被鎖在原地一樣!

紫龍咧了咧嘴,笑道:“看來你的切斷之術,熟練程度比本座還高啊!”

夜玄並未解釋什麼。

道體鎮壓的力量,的確與切斷之術極其相似。

直接會封印對手所有的力量。

這一點,在道體的前期就已經出現過。

當夜玄激發道體,以體術對決的時候,對方隻要被夜玄擒拿,瞬間就會喪失戰鬥力。

亦或者在無形之中,實力在不斷的下滑。

但這並非是什麼切斷之術,而是道體的力量。

紫龍繼續笑道:“鎮壓了本座?然後呢?本座依舊可以不斷的自殘,你拿什麼與本座鬥?”

雖然肉身被鎮壓的無法動彈,可紫龍卻依舊可以讓自己的靈魂不斷自殘,雖然很難一口氣殺死自己,但終究還是可以完成的。

這個計劃就是一個陽謀,不管夜玄怎麼做,都無法阻攔紫龍。

如此一來,紫龍完全立於不敗之地。

你殺不殺,我都能寂滅。

你又當如何是好?

你隻能眼睜睜看著本座變強!

直到超越你。

殺死你!

再寂滅整座堤壩世界!

“哈哈哈哈……”

紫龍的七竅在流血,他卻在不斷的大笑。

儘管被夜玄鎮壓著,可他的氣息依舊在不斷減弱。

夜玄臉色陰沉地看著紫龍,似乎也冇辦法阻止這一切。

如果主動侵入紫龍的靈魂,那是對方的主場,紫龍的魂力絕對不比他弱。

紫龍看到夜玄陰沉的臉色,滿臉是血,猙獰笑道:“不要給本座演,你以為本座看不出來你在演戲?你是想等本座的靈魂自殘到某個程度,然後再利用你的靈魂來阻攔本座?你做不到的,本座留了一份寂滅之術,隻要你敢攔,你的靈魂也會受到重創!”

夜玄聞言,臉色不再陰沉,反而是露出笑意,用紫龍剛剛的口吻說道:“這都被你猜到了,真冇意思……”咬牙,眼神陰沉到了極點。轟轟轟————這場恐怖的戰鬥,令得鬥天神船上空不斷出現各種毀滅般的異象。蒼穹喋血。仙王怒戰!可那神秘身影卻穩如泰山,麵對圍攻竟然遊刃有餘,彷彿在戲耍眾人般。差距太大了!這一刻,古仙界的眾人彷彿重回仙古,再次想起被鬥天神域支配的恐懼。而越是這種恐懼,越讓他們的戰力下滑。此消彼長之下,逐漸被撕開裂口。轟轟轟————陸續有仙主仙尊被打回岸邊,有的當場就被打碎了肉身,仙魂逃走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