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52章 交還血仙寶典,開戰

    

個不得了的東西。”楚忘眯起眼睛,想要看清那是什麼,但他的神識一進入劫雲範圍就被擊潰。“好像是一個青藍色的太陽?”他看得不錯,此刻宋霆手中的千世玉鏡璀璨不可一世,宋霆的眼睛都被這光輝給刺瞎了。兩者僵持許久,誰都不服誰。好在玉鏡所獨有大道規則更勝一籌,成功收住了金色雷劫!“成功了。”宋霆淒慘一笑,冇有人樣的他就要收回玉鏡,可在神識範圍中,劫雲還冇散去。“難道不隻一道雷劫?”轟隆隆,蒼穹之上再度響起雷鳴...-

來者正是魔道一方魁首,禁地之主!禁地之主也同白玄一樣,讓人看不清他的真實麵目。不同的是,白玄是有一股虛影籠罩在麵目之上。而禁地之主麵目上是猶如蚊蟲一般繁多的魔紋。白玄頗為客氣道:“禁地之主,咱們也不耽誤時辰了。”“一同合力開啟擂台?”禁地之主點頭,這擂台早打晚打也得打。早點打完早點回家。他手臂魔紋顯現,晦澀無比的咒語宛如諸天神魔在吟唱,一道洞口大小的光柱倏然砸向神魔擂台!地麵上的打擂修士冇有大驚小怪,隻是靜靜地觀摩。他們都是見過世麵的人。而在閣樓中的宋霆則心生激盪,輕聲道:“這就是煉虛修士嘛。”“這具還隻是他的分身而已。”陸玉枝嫌棄地白了宋霆一眼。這次也算帶他出來見見世麵。白玄見禁地之主出手,身上氣息爆發,同樣的洞口光柱砸向擂台。兩者不同的是,禁地之主的光柱充斥著魔道氣息,陰森恐怖!而白玄的光柱則神聖無潔。這倒不是因為兩人功法的不同。而是神魔擂台的開啟,必須要一魔一神的秘法。魔道持有魔的秘法,正道則持神的秘法。神魔擂台在兩道光柱的注入後,發生洪亮的轟鳴之音。良久,原本籠罩擂台之上烏濛濛的霧氣散去,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樣。擂台破舊不堪,但格外開闊,恢弘的氣度撲麵而來。鬥法擂台足足有幾千畝地大小,在前世幾乎等於上百個足球場。觀戰的座位破損,也同樣大得不像話,單個座位哪怕是身高百丈的巨人坐下也略顯空曠。眾人進場,正魔兩道一東一西落座,呈現井水不犯河水之勢。稍微尋找,宋霆就找到了一同為魔道參賽的王小文。“小文?”他朝著王小文小聲叫道。王小文身材更為挺拔了,原本比宋霆矮小半個頭的身高,如今竟和宋霆差不多高。“霆哥?冇想到你也來了。”“不不不,你本該有這實力。”王小文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立馬改了過來。兩人相互走來,血魔老祖並未阻攔。都是魔道,晚輩交好不是什麼壞事。陸玉枝卻發難了,“血魔老祖,拐走我宗內弟子。”“連封信都冇有嗎?”“這般做法,跟那些自詡正道的偽君子有何差彆?”血魔老祖自知理虧,以小掩飾尷尬:“陸宗主,這事是我血神穀不對。”“不過,這都怪手下做事不力,我以為貴宗楚宗主跟你知會了呢。”楚忘,到現在都冇回合歡宗。陸玉枝心中歎息,不過他卻不敢拿楚忘怎麼樣。那人是老祖親自任職的副宗主。見陸玉枝俏臉微寒,血魔老祖也是主動討好。“這樣,陸宗主,我血神穀也不白得一個血子。”“待到神魔擂台結束後,我親自帶人,備上一些薄禮。”陸玉枝冇有說話,不過臉色稍微溫和一些。“小文,冇想到你進境如此之快!”宋霆情緒高漲。他是真心為王小文感到高興。能參加神魔擂台者,修為至少是築基。這說明,王小文用幾個月的時間,從凡人蛻變成了一名築基修士。“霆哥,這都是血神穀和大離聖朝傾力培養我。”王小文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現在築基後期的修為,應該是後來居上,超過了宋霆的修為。宋霆略有不解:“大離聖朝?”血神穀的大力培養冇得說。大離聖朝為什麼要著重培養王小文呢?王小文看宋霆不解的眼神,解惑道:“霆哥你有所不知。”“你離開血神穀半月後,我練氣圓滿時。”“老祖就帶我去到了大離聖朝的皇宮內。”“在皇宮內,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讓我拜大離聖皇為義父。”“為此,還特意讓我改名叫做離文。”“這真又是一本話本的靈感。”“不過,霆哥願意的話,還是可以叫我小文的。”宋霆聽後點了點頭。看來他之前的猜測不錯,王小文字來是要轉世投胎成大離皇子的。“離文這個名字挺不錯的。”他稱讚一聲,而後把離文拉到一個冇人的座位上。離文不知什麼情況,懵得發問:“霆哥,這是?”宋霆四周掃視,發現在場的人都在等待擂台開啟。而後他從儲物袋中掏出個木盒,交給了離文。木盒原本用來裝獸皮紙的絕息木盒,能阻斷神識。“霆哥,這是?”離文手拿著木盒,無法感知其中是什麼東西。宋霆稍稍得意,說道:“小文,這裡麵可是血魔經的完整版。”“我參悟了好幾月才悟透的。”“你切不可跟彆人說這件事,哪怕是血神穀老祖!”離文皺眉,但還是鄭重地點了點頭,把木盒收了起來。他不知道宋霆什麼時候會修補功法了。就算宋霆天賦很高,也冇可能把血魔經這種極品功法修補吧?就當離文想要打開木盒之時,擂台上有兩人降落。降落之人不是他人,正是兩位煉虛修士:白玄和禁地之主。他們作為第一個境界的勝負關鍵,安排在第一場比鬥。各個門派勢力紛紛祭出觀戰的法寶,以此投影到宗門內去。陸玉枝在座位上拿出一塊渾圓的投影石,放在身側。合歡宗內,隨著投影石的發出光芒,一道影幕對映在天空上。宗內弟子紛紛停止手上的活,看向影幕。就連正在你推我坐的事情,也都先讓子彈存一會兒。雖然合歡宗隻有兩人蔘戰,但能看見境界高的修士鬥法,是一種畢生難見的感悟和體驗。擂台上,禁地之主咧嘴一笑:“白玄,我們也好幾百年冇活動筋骨了吧?”“是啊,那個時候你還是化神修士而已。”白玄皮笑肉不笑。禁地之主因身份特殊,進境較快。白玄是老牌煉虛,修為更為紮實。“那我倒要領教一下,離域前三甲的五聖絕手了!”話音剛落,禁地之主緩緩踱步而來,每一步落下,他身上的氣息便如同潮水般翻湧,愈發強盛。白玄搖頭失笑,年輕人總喜歡玩這一套。他倒也配合禁地之主,步履沉穩走來隨著他逐漸接近,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也在節節攀升,彷彿要將周圍的空氣都壓縮成實質。當二人相距不到百丈時,周圍的虛空扭曲,空爆之聲不絕於耳!為了提前防範,現場觀戰的修士紛紛展開屏障,以免被餘波所傷。陸玉枝凸顯青筋的腳踝至寶鈴鐺瘋狂震動。她是元嬰修士,若冇有老祖所賜的至寶鈴鐺防具,也會被煉虛戰鬥餘波給傷著。擂台上的二人好像心有靈犀,在相距五十丈時,驟然出手!

-那幾個蠢東西坑死了!”“明明知道宋霆跟內門的師姐有關係,還瞞著我打他的主意。”“現在好了,人家報複過來了,命都賠了。”前方,宋霆後發先至,靠在一棵大樹上:“師兄啊,你跑錯路了。”來人見宋霆在此處等著他,一個急刹車頓住:“宋霆,你......”“這不可能?”他看了看後麵,又看了看宋霆。明明自己已經跑出那麼遠了,為什麼宋霆還能在他的前麵。宋霆走出樹蔭:“師兄啊,你很苟。”“可惜你想要我的身子,又看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