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51章 出發

    

了擦小嘴,從床上的衣物中翻出一顆丹藥,放入宋霆的嘴中。“忘記給你吃這個丹藥了。”“這是什麼?”宋霆來不及吐出,丹藥就化了。隋滿盈笑嗬嗬道:“這是長長久久丸,讓你一次儘興!”宋霆哦了一聲,摁住隋滿盈,略開玩笑道:“看劍,我要斬下你這躲在一線天裡的妖女!”隋滿盈被逗得咯咯笑,敞開門戶歡迎宋霆的到來。她冇有選擇夾道歡迎,怕宋霆死的太快了。哪知她多慮了,宋霆的攻勢一波比一波強,一波比一波快!隋滿盈控製不住...-

丹藥峰上,薑清倒了一杯茶給宋霆。宋霆喝著熱氣騰騰的清茶,望著眼前小家碧玉的少女,心中舒暢。薑清身上散發的氣息也到了練氣七層。她雖早比蘇初錦修煉了一段時間,但藥靈根的天分也差不了太多。“你又來這乾嘛?”嬌小的溫月頎出現在門旁。“師尊。”“溫長老。”二人一同行禮。溫月頎跟宋霆有過那事之後,再不喝奶,原本呆滯的眼神中煥發出一絲光彩。“長老,我來此是想要些丹藥。”宋霆誠懇道。“丹藥?丹藥峰上的丹藥我全部都交給宗主了。”“你要求丹藥,找玉枝姐姐即可。”溫月頎不鹹不淡道。一旁的薑清卻不語笑了一聲,傳音給宋霆。“宋師兄,我知道哪裡有丹藥。”“師父每次煉出一爐丹藥,都會留兩成下來。”“這是煉丹師的規矩!”等到溫月頎走後,薑清帶著宋霆來到一處隱秘的石室裡。石室之中,四周牆壁,頭頂地上全是用靈石鋪就而成。一排排玉架子擺放在石室中,上麵陳列著各種各樣的丹藥。“難怪我在宗內見不到一塊靈石。”“原來都在這裡了。”靈石散發的靈氣能夠最大程度保留丹藥的藥效。宋霆蹲下身子,輕輕敲擊牆壁。厚重的聲響證明這堵牆上的靈石不止鋪了一層。“師兄,你要哪些丹藥啊,可不能拿太多哦。”薑清得意揚揚地站在石室中央,一副想要向宋霆邀功的模樣。“有勞師妹了。”“不過這樣師妹不怕被長老責罰嗎?”宋霆略微擔憂。薑清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冇事,冇事。”“師父很疼我的,這一點小事情,她不會責罰我的。”宋霆心中感動,點了點頭,在石室中找了一些強大神魂,以及療傷的丹藥。“師兄,神魔擂台加油啊!”“我會在宗內為你加油的。”離開前,薑清笑著對宋霆說道。神魔擂台遠在離域邊緣,合歡宗弟子不會前往觀戰。屆時,宗內會有投影石來投放擂台畫麵。宋霆回頭怔怔出神,這還是頭一次有人讓自己在神魔擂台加油。“一定!”服下壯大神魂的丹藥後,宋霆一陣頭暈目眩,趕忙在地上調息打理。等到他睜開眼睛的時刻,陸玉枝無聲無息地站在他的身邊。那張俏臉神色玩味,離得很近。“你的神魂,接近築基圓滿的水平了。”“吃了不少靈丹妙藥吧?”宋霆訕訕一笑,扯開話題:“師尊,我們何時出發?”“現在就走!”陸玉枝祭出一件飛行法寶,升空帶著宋霆出了合歡宗。法寶是一幢可飛行的閣樓,通體硃紅。裡麵啥樣的設施都有。房間佈局跟陸玉枝在合歡海上的宮殿一樣。此刻,她一副慵懶的模樣,依靠在長椅之上。宋霆則是站在空曠地帶,眺望遠處風景。“師尊,上神魔擂台者,得神魔賜福有什麼說法嗎?”陸玉枝看向彆處,玉手剝了一個荔枝放入嘴中。“冇什麼說法。”“贏了的人,靠運氣隨機獲取一種賜福。”“賜福時間有短有長。”“長得能有數年。”“最短的呢,可能就一天。”“曾經有個拿著一天賜福的人去報仇。”“結果賜福一天時間到了後,被仇家亂刀砍死。”宋霆嘴角顫動:“竟有這般離譜的事情。”聞言,陸玉枝笑得花枝亂顫:“這算什麼。”“現實中的事情,往往要比話本裡還奇葩。”宋霆不語,事實好像就是如此。兩人又在閣樓上聊了些東西。儘是宋霆向陸玉枝請教神魔擂台的規矩。兩日半後,離域邊界。各式各樣的飛行法寶停在空中。也有不少奇珍異獸拉著修士在地麵歇息。離域正魔兩道的人物基本上都到齊了。這場擂台戰將決出去往太蒼洞天的正魔人數。太蒼洞天,即是大道供養處,盛世來到時,洞天裡的大道碎片數量最多。擂台勝者一方,可得五成人數。敗者,隻拿兩成半人數。其餘的兩成半,是給不參與擂台戰的王朝勢力。神魔擂台一角被烏濛濛的光芒籠罩,看不清裡麵是什麼模樣。遠古,八域本為一體。神魔擂台處於最中央處,而後登仙一戰中,八域破碎。神魔擂台也被打成八塊,每一域各得一塊。“他們在等什麼?”宋霆開口詢問。放眼望去,所有參戰的修士要麼就在閉目養神,要麼就圍在一塊閒聊。“等人。”陸玉枝不鹹不淡回道。“看!是五聖門的老祖,他帶著門中聖女來了!”有人驚呼一聲。遠處,六條雄壯的四爪蛟龍騰飛在空中拉著一架金光步輦。步輦之上的人虛影蒙麵,讓人看不清真實麵目。“煉虛期大能......”宋霆低語默默道。煉虛期修士,可化元神為天外虛影,讓人辨彆不清真麵目。這也是離域最為強大的一批修士了。“五聖門的白玄老祖,算是名門正派裡麵不多得的好人了。”陸玉枝鳳眸低垂:“旁邊是他的玄孫女吧。”“是個仙靈根的妖孽。”她看了一眼宋霆,打趣道:“誒,小狗狗。”“你要是能把她拿下,師父可以給你合歡宗最好的雙修功法。”宋霆聞言表情不太自然,還是回道:“我要是把她拿下。”“師尊可否給我暖床?”陸玉枝調戲他,他也敢調戲回去。“喲,你這衝師逆徒,一天到晚想著騎師滅祖。”“不過,你真把她拿下,我倒也可以考慮考慮。”金光步輦上,享受著眾人目光注視的火熱,白玨兒那張絕美的臉龐傲了起來。“祖爺爺,擂台戰我一定會一戰名動離域的!”她那雙桃花眼像是會說話,傲然不已。一旁的白玄板著臉告誡道:“你且不可如此驕傲。”“你這纔不到金丹,就如此狂傲。”“看來是羅素劍對你管教不嚴了!”“回去祖爺爺可得好好拷打他!”一聽自家師父要被拷打,白玨兒立馬撒起嬌了:“祖爺爺不要嘛。”“大長老師父對我很好的,玨兒再也不驕傲了。”“哼,最好是如此。”六條蛟龍懸在空中,二人下了步輦。“白老兄,好久不見。”同一時間,天空中符文湧動,魔氣沖天。魔道一方的煉虛修士出現!

-,以靈根之弱,大庇天下修士!”後麵,便是獸皮紙上的修煉之法。震撼,無法言語的震撼!宋霆心潮澎湃,如大海般波濤洶湧。“世間竟有這般奇人異士!”按照獸皮紙上的說法,靈根越雜,修煉這個功法越強。練至圓滿之時,就算是天下第一極品靈根也不是對手!“我就是雜靈根啊,就是不知道有多雜了。”宋霆按壓住心中的激動,低聲喃喃道。靈根屬性除去普通的五行靈根,還有雷,風等變異靈根。有三種屬性以上的靈根,就可稱之為雜靈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