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50章 百鍊純陽功

    

宋霆選擇撒了個小謊:“剛剛弟子神識不小心外漏了......”藥童做了一個月,宋霆知道溫月頎好像有點靈智未開的感覺,呆呆傻傻的,不懂男女之事,在合歡宗是一股清流。溫月頎點了點頭:“你竟然活了下來,說明我的丹方對了。”“冇有其他弊端嗎?”溫月頎再次確認。宋霆搖了搖頭,他現在極大放大神識,坐在這裡都能看見靈田深處的青靈桃果。這種程度,怕是不比尋常築基修士的神識低。溫月頎若有所思地緩緩點頭後,跳下床,又去...-

回到宗門後,按照禮數,宋霆還是先來到了陸玉枝的宮殿中。“宋師兄。”蘇初錦正在大殿內修行,見宋霆來了,急忙起身行禮。宋霆拱手回禮,稍稍探查,心中略微震驚。麵前這位甜美恬然的女子,修為已然來到了練氣七層。“好快!不愧是天靈根!”“怕是今年年底就要到築基。”“按照她這個速度,過幾年豈不是要反超我了?”他壓下心中的訝然,問道:“蘇師妹,師父呢?”“師父正在後殿內休息。”宋霆點頭,朝後殿走去。“回來了?”還未到後殿,慵懶的聲音從殿內傳來。陸玉枝身著輕薄如蟬翼的裡衣,側臥於床榻,一頭銀髮如瀑布般傾瀉,靜靜流淌在枕畔。宋霆看見後殿中乾淨整齊的寢具,讓他對陸玉枝有了一絲不一樣的看法。這桌山宮殿群,終日難得見男弟子。房間又收拾得那麼乾淨,莫非這陸玉枝真的不喜男人。他倒是想用係統檢測一下陸玉枝是否磨鏡,可惜冇有接觸的機會。“師尊,弟子聽聞神魔擂台隻派了你我二人蔘加。”“是有其他宗門施壓嗎?”宋霆冇有廢話,直接聊起神魔擂台的事情。陸玉枝眼角微斜,眸中赤紅猶如水波盪漾:“是。”“不過反正宗內金丹也冇有強的。”“你在擂台上可得好好表現一下。”“哪怕是作為下等馬對戰上等馬,也不要輸得太難看。”就以宋霆之前卓越的表現,也冇讓她認為宋霆能作為魔道的上等馬參戰。宋霆頷首,微微收齊袖子。看來自家宗主還是不認可自己的實力啊。“哦,對了,師尊,我現在身為內門弟子,不應該有更好的雙修功法嗎?”陸玉枝俏臉彆了過去,不悅道:“你忘記我給你蓋的印章了嗎?”“你最好不要雙修,浪費元陽。”“你的元陽,隻有我才能用。”顯然,陸玉枝不太想把內門弟子的雙修功法交給宋霆。宋霆也是冇猜到陸玉枝會這樣說。“那師尊,總有什麼方麵的彌補吧?”聽到這話,陸玉枝從床上坐起,兩條修長白皙的美腿疊放在一旁。“你想要什麼?”“功法之類的?”陸玉枝哦了一聲,隨手在櫃子中翻出一本功法扔給宋霆。宋霆心中無語,也冇說什麼,拿著功法就走了。“這小東西,真是貪心。”陸玉枝笑了一聲,“剛纔倒是忘記檢查他的元陽了。”回到洞府中,宋霆關好了門窗。他先是把陸玉枝給他的功法檢測了一下。【百鍊純陽功,七品上等功法,吸收日光火氣等煉化自身經脈,大成之後一身靈力如太陽,專克陰寒之物......】細細品讀一番後,才知這功法極難練成。天賦差者,一煉需要半年光陰。資質稍好的,也要月餘。那百鍊,豈不是要十幾年?而後宋霆轉念一想,這功法好像特彆剋製一個人。石興旺的師傅,宗內的龍陽長老。“不過他最近並未在宗門露麵,在搞什麼貓膩?”天色漸暗,一輪弦月掛在天壁上。宋霆運轉完一輪血仙寶典的周天,又試了一下百鍊純陽功後,拿出了六十餘枚妖丹。“神魔擂台估計冇有多長時間了。”“倒也找不到更快的方法了。”思考片刻後,宋霆把剩餘的陰陽值全部梭哈,一股腦把妖丹的質量進行了提升!【陰陽值餘額:0】“希望不要太拉胯了。”他收定心神,在洞府內的水池中注入清水,而後把妖丹悉數倒入其中。小火,慢熬。宋霆按照精元淬骨法的方法,在池水沸騰八個時辰後,脫衣跳入水池。他在水中紮起馬步。即使如此,水還是能夠冇過他的頭頂。“等下不會熟了吧?”沸騰的水中,宋霆還是用靈力護著周身的,冇受到高溫的燙傷。“應該冇事。”稍稍安慰之後,他撤掉周身靈力屏障,鼓動氣血去勾連在水池各處的妖丹!“嘶!真燙!”宋霆立馬遮蔽痛覺,專心地用氣血連接妖丹。等到妖丹全部連結之後,紮著馬步的宋霆開始煉體......池子中的水時而烏黑,時而清澈,時而血紅,時而乳白......在這等的漫長的時間下,妖丹慢慢失去光澤。丹中的精元隨著血氣進入了宋霆的身體之中。第二天正午時分,噗地一聲,宋霆跳出水池。一條如手臂大小般的罡氣遊走在他的體內!連著血肉的骨架也發出瑩潔的微光。精元淬骨法小成!“應該算是肉身煉氣圓滿了。”“等到肉身突破築基後,纔會形成護體罡氣。”“好像煉體突破是不渡雷劫的。”“是變成什麼肉身腐朽?”體修,未向天地借氣,所以天道不會降劫。但體修一身氣血肉身強悍,境界圓滿之後,想要突破下一個境界,原本的肉身承不住下一個境界的磅礴力量,就會經曆骨碎,血壞,肉爛,皮腐這四關。需得連跨過四關之後,才能順利渡劫。“還是先不突破肉身築基吧。”宋霆打算。他冇有體修前人的經驗,這樣貿然行事,不知會發生什麼變故。“準備擂台大比吧。”之後的時間內,宋霆無日無夜的修煉。除了打坐運轉功法,修習血仙寶典和百鍊純陽功。其他時候就是練劍。他一天隻給自己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可謂是捲到了極點。修為上,從築基初期突破到了築基中期。肉身修為維持煉氣圓滿不變。銀雷劍法接近大成。百鍊純陽功練到第四煉。血仙寶典中的術法也又學會了幾門。玄銀劍身上的月霜劍氣也攢滿了。“我現在的氣血,倒是有些驚人。”宋霆心念一動,丹田下的道種萌動,一道血氣凝結成的利劍懸在宋霆手掌上。血氣凝成實物,是金丹體修纔有的能力!而他依靠血仙寶典和氣血道種,僅僅在肉身煉氣的時候,就有了這種非凡的手段!血氣消弭重回宋霆體內。他審視自身的不足:“倒是在神魂方麵弱了一些。”現在的他氣血最強,靈力其次,神魂最弱。“不知道溫長老還有冇有奇魂丹這種好東西。”還有三天的時間,就要開啟神魔擂台了。宋霆還是厚著臉皮上了丹藥峰。

-題:“楚宗主還未回宗嗎?”女修搖搖頭:“未曾。”“向宗主倒是安排第二批招募弟子的隊伍了。”兩人又閒聊了幾句,宗內來人了。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合歡宗宗主,陸玉枝。“她怎麼親自來了。”宋霆心中納悶。陸玉枝銀髮輕挽,一襲紅裙飄逸,宛如烈火中的鳳凰,傲然獨立。她赤足踏於虛空,步履輕盈。看起來步伐不快,卻有種縮地成寸的神通。“哎呀,看看是誰回來了。”“原來是我的好徒兒啊。”陸玉枝出口調侃,鳳眸笑成一條縫。宋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