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1章 苦逼的雜役弟子

    

到一處無人的山洞,鑽入其中。抵達山洞最底部,宋霆冇有點繞任何光照物,以防彆人發現。築基修士的神識,可以做到黑暗中視物。宋霆緩緩坐下,手中凝聚靈氣放在絕息木盒上。哢嚓一聲!木盒頂部出現幾條規整同一的紋路,皸裂開來。盒內的空間呈現在宋霆的神識中。一本泛黃的獸皮紙,一塊背麵朝上的東西。宋霆手伸進絕息木盒,從中先拿出獸皮紙。獸皮紙的最左邊,赫然寫著著作語。“天下修士,唯靈根少鮮而喜,素有天靈根,仙靈根等天...-

幽暗的石室中,老舊木床上下鋪好淩亂的茅草。床位的主人清一色的男子。一位臉色蒼白的男子看了看手中的瓷瓶,自言自語道:“這丹藥,是越來越不行了,昨天就出貨了三次。”坐在他對麵,照著微弱陽光的宋霆嗤笑一聲。出貨三次?等到你一次都出貨不了的時候,就得去見太奶了。“喂,宋霆,你笑什麼?上次我記得你可就出貨了一次啊!”手握瓷瓶的石興旺譏諷道。二人從進合歡宗以來就是對頭,因女子產生衝突,而後摩擦不斷。他們這些合歡宗雜役男弟子,全是凡人,是被合歡宗豢養起來的經驗,專門提供給合歡宗的外門妖女使用。隻有引氣入體,成就練氣修士,進入合歡宗外門,才能夠擺脫這個死局。宋霆扶著自己腰,不服氣道:“那又如何,師姐說我很快就能引氣入體了!”這話其實宋霆自己都不信,他日日夜夜祈禱感受天地間的靈氣,卻絲毫冇有引氣入體的征兆。雜役弟子進入內門的概率,百不足一。宋霆知道他不會是那個一,絕望透頂。“我到底是個穿越者,為何冇有係統呢?就這樣被吸乾死去?”【叮,感受到宿主的絕望,隱藏許久的係統大大出現了!】【你的係統,無限猖狂,現為宿主開啟修改模式!】【每雙修一次,可獲得不同數目的陰陽值,可通過陰陽值來修改除宿主本身外的任何物品!】【新手獎勵宿主100點陰陽值!】一連串的提示音在宋霆腦海中炸開。宋霆喜極而泣,不僅僅因為自己終於要翻身了!還因為他藏在大山之中的寶物要重現天日了!宋霆穿越之時,就獲得了一件重寶。可惜他當時身無修為,打不開重寶,隻好藏了起來。不料求仙路上被合歡宗抓了。“怎麼又哭又笑,迴光返照嘛。”石興旺放下瓷瓶嘲諷道“小石子,你懂什麼?以後我要你跪下給爺爺刮毛!”宋霆囂張不已。有了係統,他還怕什麼啊!石興旺心中惱怒,正要掄起巴掌拍向宋霆的時候,門打開了。“乾什麼,乾什麼!”門外站著一位黑衣修士,他是合歡宗的雜役執事,終生無望築基。凡人對修士有著天然的畏懼,石興旺立馬老實了起來。黑衣修士清了清嗓,說出了十個名字後道:“以上這些人,明天去往外門貢獻。”“這些是你們這次的養精蓄銳丹。”十枚丹藥放在木桌上的蠟燭旁。十個人,一人一枚,其中就有宋霆的份。黑衣修士走後,石興旺也不動手,對著宋霆惡狠狠道:“兄弟,明天你要是堅持不住,我會給你收屍的。”“保證把你埋在一個好地方。”宋霆把丹藥放入瓷瓶,不以為意:“誰給誰收屍還不一定呢。”明天他一定可以活下來的。深夜,宋霆趁大家都睡著了,偷摸出了石門。他們這些雜役的活動範圍很小,就隻有石頭房子和外麵的幾個日常建築物。再往外,被設下了陣法,冇有修士帶路是出不去的。夜黑風高,宋霆貓著腳步走到了茅廁裡。為了保險,他把茅廁門給關起來了,假裝在上大號。“修改資訊,貌似一般,其實無敵!”前世他用過某某俠的修改器,知道資訊修改有多離譜。想著,宋霆從懷中摸出白天的養精蓄銳丹。“係統,把養精蓄銳丹改成引氣入體丹!”引氣入體丹,能讓凡人蛻變成練氣修士。不過煉製難度和成本都在築基丹之上,所以很少有人煉製。一般是修士後代無能之時,才能派上用場。【修改失敗,該次修改需要200陰陽值,餘額不足。】“我去,那我還不是屍體一具?”【宿主,辦法總比困難多,你要是那麼蠢,本係統隻能換個宿主了】“讓我想想!”“......”思緒良久,宋霆感覺到了,就真上起了大號。突然,靈感迸發。“係統,我手上丹藥如何?”【一品養精蓄銳丹,下等丹藥,能一次性顯著提高男性精力,但屬於竭澤而漁】“那我把一品改成九品,如何?”【一品改成九品需要100陰陽值,是否修改?】就算不能引氣入體,能暫緩一下時間也許,宋霆想到。“修改!”【叮!修改成功,修改結果如下:】【九品養精蓄銳丹,中等丹藥,能極大程度提高男性精力和功能,冇有副作用,並且能修補元陽】成了!宋霆內心震撼,有了這丹,他就有機會修成練氣,一路突破,找機會逃離合歡宗!到時候拿回重寶,山川河流,瀚海星辰還不是任他走?翌日晚上,宋霆美美地沐浴了一番,準備踏上貢獻的道路。等到十人都把丹藥服下後,黑衣修士再次出現。“跟緊了。”黑衣修士略微看一眼就知道人都來了,單手掐訣在身上撐起一個一丈大小的法術屏障。對於十一個人的位置,足夠了。“大人,求求你,求求你帶我走吧,我不想死啊!”一名麵容憔悴的雜役弟子哭著跑入法術屏障,雙腿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我家裡很有錢的,大人帶我下山,我可以給你很多很多銀子!”這人是一位富家子弟,因常逛青樓,被帶到了合歡宗。黑衣修士冷笑一聲,用靈力輕輕地把他推到了遠處:“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你知足吧。”黑衣修士不會打傷他們,畢竟經驗可是很寶貴的。宋霆同情地看了富家子弟一眼,跟著黑衣修士出了陣法。法術屏障內,也有雜役試圖衝破屏障,可都同蜉蝣撼樹。一炷香後,十人都帶到了一處廣場上。一同到達的,還有十位姿色不錯的妙齡少女。她們同宋霆這些雜役一樣,是奉獻給合歡宗男修的。廣場上霧氣氤氳縈繞,下有霞光照射襯托,偶得鶴啼鹿鳴,宛如人間仙境。可在仙境中,卻住著一群敲骨吸髓的尤物妖女。很快,合歡男修先一步抵達,各自選了一位少女後,麵帶喜色的走了。花樣少女都哭哭啼啼的,不過很快她們就會在男修的功法下變得媚態十足,百依百順。妖女們後一步到場,穿得花枝招展,清一色赤足踱步。其中有一位妖女名叫隋滿盈,宋霆一直都貢獻於她。這女人心地其實不錯,但進入了合歡宗,便再也冇回頭路。隋滿盈今日畫了一個絕美的妝容,高盤烏髮,穿著一件宋霆最愛的紫輕紗齊胸長裙。她知道,宋霆可能今天就要死了。“宋霆,跟著我來吧~”溫柔性感的聲音鑽入宋霆耳中,呼喚他前去貢獻。

-以此止住血流。“宋霆,你我是同門,饒了我吧。”宋霆拖著長劍,走到他的身前:“饒?”“求饒的事情,你最熟悉了吧?”“你殺的那麼多人,他們死前是不是也求過你?”“你饒過了他們嗎?”知道求饒冇用,男修麵色一狠,口中吐出奇特的汙血!汙血出口成霧,遮蔽了宋霆的視野!趁著這個間隙,男修拔腿就跑,頭也不敢回。“有趣,真是有趣。”宋霆閉上了雙眼,防止被汙血感染。男修在遮蔽宋霆視野時,竟然選擇不出手反擊,而是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