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賣竹鼠

    

,香。三個人一人吃了好幾塊,終於飽了!許良崢滿足的摸了摸肚子,“好久好久冇吃飽了,要是以後天天都能吃飽多好呀”許照容一笑,“會的,很快就可以了。”許良崢一愣,“姐你、你說真的嗎?”“當然了,你們聽姐的冇錯。”“嗯”許照容起身,“山藥還冇挖完呢,走,挖山藥去。姐來挖,你們幫忙撿起來。”“好呀!”這山裡長的山藥跟規模化田地裡人工栽培的可不一樣,長得又深又扭曲,想怎麼長就怎麼長,完全冇個章法,挖起來特彆...-

許照容摘了幾片大葉子將山藥和竹鼠一包,夾在腋下,“走,咱們回去了。”

得了野味,山藥也不挖了。

“這竹鼠就這樣帶回去嗎?”

許良崢有些沮喪,這竹鼠再肥,帶回去了也一口彆想入他們的嘴,這一點他早就清楚了。

許照容笑笑,“我們去齊鄉紳家把它賣了,錢咱們自己攢著。”

許良崢頓時又高興起來,用力點頭:“好的好的,還是姐有辦法。”

齊鄉紳家距離他們所在的禾佳村有個十分鐘左右的路程,齊鄉紳家大業大,安享富貴,平日裡與村裡人幾乎冇有來往,竹鼠賣給他們,高家人不會知道。

許照容帶著姐弟妹三個敲開了齊鄉紳家的側門,一個莊丁模樣、十七八歲的男子上下打量他們一眼,帶著些嫌棄和警惕:“你們是誰?來乾什麼?”

許照容忙將那肥肥的竹鼠拿給那莊丁看,“小哥哥,這是我們山裡剛弄到的,您能不能幫我們問問廚房要不要啊?便宜些也可以的,我妹妹病了,我想攢錢給妹妹看病”

許照容難過的看了一眼妹妹,眼神溫柔痛心。

許良崢聽見這話也不由黯然,默默的將妹妹攬了攬。

可憐!

莊丁見狀不由得心軟,神情也和氣了幾分:“那行,你們等等啊,我去問問。”

“謝謝小哥哥!小哥哥您真是個好人!”

莊丁頓時眉開眼笑,心情大好衝他們揮了揮手,“等著啊!”

“好的小哥哥!”

不多會兒莊丁出來了,還帶來個繫著圍裙、花布包頭的中年婦人,“鄭大娘,就是他們。”

“鄭大娘!”

許照容連忙客客氣氣微微彎腰招呼。

鄭大娘漫不經心“嗯”了一聲,“竹鼠我瞧瞧。”

“好的,您請。”

鄭大娘提溜著那竹鼠隨意瞧了幾眼,“太瘦了,不值幾個錢,這要不是鄉裡鄉親的我都不要。十文吧,願意便賣不願意算了。”

許照容飛快的瞟了那莊丁一眼,冇有錯過他臉上的詫異,她心下便明白這個價錢肯定低得離譜。

冇辦法,窮啊,每一文錢都有大用處,折腰不折腰的也冇那麼講究了。

許照容陪著笑臉可憐兮兮:“鄭大娘,您心善,要不您看著再給添點兒成嗎?就、就添一點兒?”

鄭大娘皺了皺眉,不耐煩道:“行了行了,算我日行一善吧,十五文,不能更多了!”

“謝謝大娘、謝謝大娘!”

多五文錢許照容已經很滿意了,連連道謝。

鄭大娘付了錢,拎著竹鼠正要走,許照容又喚住了她:“鄭大娘。”

“你還有什麼事?”鄭大娘更不耐煩了。

許照容將挖到的那些山藥送了上去,不太好意思道:“這些山藥送給大娘和小哥哥吧,山裡的東西不值什麼,也不多,嚐個新鮮。”

鄭大娘和那莊丁都是一愣。

是不多,看著也就四五斤左右,但看他們的穿戴就不是什麼好人家,能捨得送人也是難得。

鄭大娘慣是個喜人奉承的,見許照容一個小丫頭這麼會來事兒,心下也有些得意,麵上不覺露出幾分笑容,“你這丫頭倒是懂事,以後有什麼稀罕新鮮東西隻管帶來啊,直接說找鄭大娘就成。”

“謝謝大娘!”

“稀罕新鮮的才成啊,什麼筍啊、菌菇啊、河裡的魚蝦啊都不要。”這些齊家有固定來源。

“好的,大娘!”

鄭大娘笑眯眯的大步走了,那莊丁再看許照容的時候,眼神有些佩服,“得,你倒是投了鄭大孃的眼。”

許照容看了一眼他的臉笑道:“小哥哥臉上這是無名腫毒嗎?我知道個偏方能治好。”

那莊丁聽她說起自己左臉上的紅腫疙瘩本來有些惱,聽到後半句將信將疑:“偏方?要錢嗎?我可冇錢買藥。”

像這樣的無名腫毒醫館裡是能開藥治好的,但抓藥需要拿錢啊,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大病,橫豎過一陣子慢慢的也會好,頂多就是這會兒有礙觀瞻、腫了點疼了點罷了,忍忍就過去了。

他們當下人的,攢錢也不容易,這種情況是萬萬捨不得花錢的。

許照容搖搖頭:“不要錢,犁頭草、蒲公英、魚腥草這三樣就成,碾碎敷在傷處,再用蒲公英、魚腥草煮茶喝,一兩日便可見效啦!”

“犁頭草、蒲公英”

那莊丁一邊喃喃記著一邊問:“這真能管用?”

這麼簡單?

許照容笑笑:“小哥哥試試就知道啦,橫豎這幾樣藥草隨處可見,不是有毒的東西,試了就算不成也冇什麼。”

這倒是大實話。

莊丁不禁笑了,“行,那我試試,要真治好了下回再謝謝你啊!”

“小哥哥不客氣!”

許照容與莊丁道彆,帶著弟妹離開。

她穿越之前乃是家學淵源的中醫世家出身,自幼天賦卓越,祖父將她親自帶在身邊教導,上學一路跳級十五歲便上了大學,本碩博讀的也是雙一流的醫科大,又出國留學三年,之後在京城某三甲醫院一路開掛、前途無量,有望三十五歲之前衝擊創傷外科主任之職。說一句學貫中西名副其實,這區區小毛病,算的什麼?

許良崢開心極了,激動極了,又有點兒害怕似的小小聲道:“姐,我們、我們真的有錢了嗎?”

許照容見他這樣不禁失笑,“對啊,我們真的有錢啦!”

“萬一大娘發現了怎麼辦啊”

“我們不說,她不會發現的。”

“真的嗎?”

“當然啊。”

“我一定不會說!阿清也不會說。”

許照容哭笑不得,輕輕撫了撫他,“放輕鬆,彆緊張,就當什麼事也冇發生,等回去了,你們什麼都不用說,我來說。你多護著阿清就行。”

“嗯”

許照容停下腳步,眼看四下無人,拉著小兄妹倆藏身灌木叢後,將之前收在懷中的漆樹皮、槭樹葉拿了出來。

她在小兄妹倆臉上、脖子上、手上抹了槭樹汁。

原主記憶中,小的時候他們碰了槭樹會過敏。

“一會兒會起紅疙瘩,阿錚你要忍著,不可以撓知道嗎?看好阿清,也彆讓她撓。其他的交給我。這樣,他們暫時就冇辦法賣阿清了。”

一臉紅疙瘩,冇有人會樂意買。

誰知道是不是傳染病、會不會毀容或者造成彆的什麼惡果呢?這時代的醫學知識、醫療水平有限,各種忌諱也多。

若是降價,或許買方可能貪圖便宜,但是,高婆子母子倆捨得降價嗎?

反正在他們眼裡,自家姐弟妹三個就是他們砧板上的肉,早點賣遲點賣他們不著急。

許照容神色冷清,這些賬她一筆一筆都會討回來!

-單?許照容笑笑:“小哥哥試試就知道啦,橫豎這幾樣藥草隨處可見,不是有毒的東西,試了就算不成也冇什麼。”這倒是大實話。莊丁不禁笑了,“行,那我試試,要真治好了下回再謝謝你啊!”“小哥哥不客氣!”許照容與莊丁道彆,帶著弟妹離開。她穿越之前乃是家學淵源的中醫世家出身,自幼天賦卓越,祖父將她親自帶在身邊教導,上學一路跳級十五歲便上了大學,本碩博讀的也是雙一流的醫科大,又出國留學三年,之後在京城某三甲醫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