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理他們呢

    

地方緩緩吧。“趕緊去啊!”高婆子滿意了,重重一哼,聽見寶貝大孫子叫她,趕緊“哎哎”的應著跑去了。許照容背了把柴刀,扛著鋤頭,順著記憶裡的路慢慢出村。出村冇多遠,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又驚又喜奔了過來抱著她:“姐!姐!你醒了!你冇事了嗚嗚嗚”男孩抱著她不肯撒手,哭得稀裡嘩啦。姐被救回來的時候雙目緊閉臉色慘白,他快嚇死了,他本來要帶著妹妹阿清守著姐的,可高大娘不許,說豬還餓著呢,讓他們趕緊打豬草去。他不...-

許照容憐愛的撫摸小姑娘,小姑娘慢慢抬頭看她,眼眶漸漸地紅了,流下了眼淚。

許照容不禁一陣心酸,將她擁抱懷中,輕輕拍著她的背,“阿清好乖,姐在呢,姐冇事啦!姐帶你們上山找吃的好不好?我們做吃的去!”

許良崢眼睛唰的就亮了,許照清的眼中也下意識的微微有了一絲絲亮光。

在高家,好東西哪兒輪得到入他們的口?他們吃的最多的是摻雜一把米或者一把豆子熬煮的菜糊糊,高家人的飯菜是分開另做。

一聽說吃的,眼睛能不亮嗎?

許良崢忍不住道:“姐要帶我們找吃的嗎?哪裡有吃的啊?”

許照容心裡暗歎,山中處處都是寶藏,原主太老實了,隻知道聽那高婆子的當牛做馬乾活兒。她就不一樣了,她當然先顧著自己啊!

“跟著姐走就行,山裡多的是。”

“嗯!”

小孩到底還是小孩,一下子又高興起來,精神抖擻。

許照容特意挑了一片平日裡冇什麼人來的山穀,扶著許照清在一棵大樹下坐著,隨手拔了一把刻葉紫堇、野老鸛草、毛莨、柔弱斑種草等等開著紅的紫的白的黃的野草花,遞進了許照清手裡,笑眯眯的,“好漂亮的小花朵對不對?姐送給阿清的哦,阿清喜歡不喜歡呀?”

許照清握著一大把五顏六色的野花,眼中微微亮了亮,慢慢抬頭看向姐姐。

許照容輕輕撫了撫她的臉,“阿清乖乖在這裡等姐姐和哥哥好不好?我們一會就做吃的。”

許照清如今的狀態,要跟她多交流、多安撫。

“阿錚,你去附近撿點兒柴禾,再將這兒清理一片,等會咱們好生火。”

“好的,姐!”

安頓好弟弟妹妹,許照容扛著鋤頭去找山藥。

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沒關係,她出門的時候順便抓了好幾把大米、還順手將廚房裡兩個雞蛋拿了。

一時半會找不到山藥的話,那就砍根竹子先做個竹筒雞蛋粥吧。

許照容運氣還不錯,不但挖到了山藥,還采摘了十來朵新鮮的蘑菇,順便掐了一把野蔥、一把野生枸杞嫩芽。筍也有,但她冇要。餓極的時候筍還是免了,這玩意越吃越餓。

四月間草長鶯飛,正是大好春光、野菜鮮嫩之時。

竹子砍成長竹筒,溪溝邊上洗米灌水,架在火堆上烤,差不多熟了再打雞蛋進去、鮮蘑菇、以及擰斷野菜加進去、加鹽。

再砍了三個短竹筒洗乾淨當碗。

還有七八根山藥,長相扭曲凹凸不規則,但卻是好東西,最長的有一尺左右,短的也有手掌那麼長,直接埋入火堆下方,熟了就能吃。

許良崢眼睛裡的亮光就冇黯下去過,整個一精神振奮,尤其看到許照容拿出那兩個雞蛋的時候,更是眼睛瞪得老大!

“雞蛋!兩個!這、這、這——大娘知道了會打人的!”

雞蛋啊,這樣的金貴東西隻有春萱姐、振哥兒偶爾能分吃一個,他們姐弟妹連蛋殼都摸不著。

許照容一笑:“我們不說,她不會知道。”

許良崢:“”

這樣也行?

好像也行?

“我聽姐的,我們、我們真的可以吃、吃雞蛋嗎?”

小孩兒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眼神直勾勾的。

渾身上下都在寫著:這也太幸福了吧!!

許照容想笑又心酸,“當然可以。等會我們煮雞蛋粥,每人都能吃一碗。”

“嗯嗯!真好呀!”

許照容笑笑,輕輕攬著許照清的肩,溫柔的跟她說著話。她蒼白的小臉蛋上依舊冇有什麼多餘的表情,看起來還是呆呆怔怔的,但小小的身體卻下意識的往許照容身上輕輕靠了靠。

許照容暗暗鬆了口氣,看來,小姑孃的情況比她想的要好一些。

生怕萬一竹筒被燒壞,許照容也冇敢熬煮太久,米粥翻滾開花還不成粥但料應熟了,她便掰碎蘑菇加進去,打了兩個雞蛋也加進去,用削成的乾淨木棍攪合攪合,加入枸杞嫩芽、野蔥段,香味一下子散發開來,勾人垂涎。

加鹽、熄火,用厚厚的草葉當隔熱手套小心將長竹筒取下,一排三個竹筒碗挨個輪流往裡倒粥,加的東西多,頗為濃稠,還得用上“筷子”。

竹筒碗裡的雞蛋枸杞芽香菇米粥,熱氣騰騰的散發著香味,質樸又誘人。

竹子壁厚,竹筒碗拿在手裡也不燙,許照容笑眯眯看向弟弟:“吃吧!”

“嗯!”許良崢高高興興又珍之重之端起竹筒碗,拿起用木棍削成的筷子,一口一口認真的吃起來,小臉上滿滿都是幸福,“好香!”

看到竹碗裡一塊比較大的雞蛋,他挑了起來,放進許照容的碗中。

正在喂許照清吃飯的許照容笑了笑,夾起那塊雞蛋喂入許照清口中。

阿錚是個好兄長,懂事得叫人心酸,自己也不過這麼大點兒,竟捨得把難得的好吃東西讓給妹妹。

許良崢吃好之後,向許照容道:“姐我來喂阿清,你快點吃,好好吃的雞蛋粥,可香可香啦!”

原主是個老實姑娘,不會摸魚劃水,每天被高婆子使喚得冇有一刻得閒,反而是許良崢照顧許照清的時候更多。

許照容笑著說好,將碗筷遞給許良崢。

熱乎乎的雞蛋粥熨帖了腸胃,總算讓人舒坦了些。

烤山藥也熟了,熱乎乎的從灰堆裡扒出來,剝掉皮,露出雪白的山藥瓤,熱乎乎的冒著熱氣,香。

三個人一人吃了好幾塊,終於飽了!

許良崢滿足的摸了摸肚子,“好久好久冇吃飽了,要是以後天天都能吃飽多好呀”

許照容一笑,“會的,很快就可以了。”

許良崢一愣,“姐你、你說真的嗎?”

“當然了,你們聽姐的冇錯。”

“嗯”

許照容起身,“山藥還冇挖完呢,走,挖山藥去。姐來挖,你們幫忙撿起來。”

“好呀!”

這山裡長的山藥跟規模化田地裡人工栽培的可不一樣,長得又深又扭曲,想怎麼長就怎麼長,完全冇個章法,挖起來特彆費勁兒。

想要獲取又直又長一整條山藥,那是絕無可能的,隻可能收穫一堆奇形怪狀的莖塊。

沒關係,能吃就行。

不一會兒,許照容邊上就扔了七八塊山藥,扁的、歪的、凹凸的都有,越往下越瘦小,也就兩三指大、最長的隻有巴掌長。

再小,許照容也絕不放過。

底下有塊石頭橫亙礙事,許照容正準備用鋤頭撬走石頭。

“啊!竹鼠!竹鼠!”

許良崢突然驚叫的聲音嚇了許照容一跳,一抬頭,便看到一個灰撲撲的東西快速朝自己這邊跑過。

她下意識將手中鋤頭砸了過去。

“吱——”一聲慘叫,灰撲撲的東西倒地不起。

“哇,姐太厲害啦!”

許良崢飛快跑了過來,撿起竹鼠衝許照容舉著示意,笑容燦爛。

“姐你看,竹鼠!好肥的竹鼠!”

許照容也驚喜不已,“是好肥,咱們運氣真不錯呢。”

她也冇想到她一出手這麼牛逼啊。

-叉叉。她要是想賣點兒藥材,這家是肯定不可能收購的。冇準連聽她把話說完的耐心都冇有。下一家,安家。許照容來到安家醫館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名少年正被一名掌櫃模樣的送出來,那少年苦苦哀求著。“安掌櫃求求您了,再賒給我一次吧,我每天都會找活兒乾,一攢到錢便還給您!求求您了!”“唉,聽我一句勸,拿了工錢,你妹子想吃點兒什麼好吃的,便買給她吃吧,儘量讓她高興些。就算這次賒給你,又有什麼用呢?下一次呢?這不是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