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トナ 作品

第九章 19了不起的人

    

是,黑殿很神秘,短時間內,楚楚想要弄清楚黑殿的來龍去脈,也是有點困難。十萬年看似很長,其實也就在一瞬間。他必須得抓緊時間。在尋找祖神丹的同時,還要把修為境界提升上去。來到了無望天界,接觸到了真正的強者後,江辰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弱。就在江辰在天空之城暫住下來的時候。天空之城,西邊城牆上。此地,站著一名中年男人,他身穿白色的丹袍,雙手揹負,瞭望著遠處,神色中帶著藐視天下的氣質。一名紫色衣裙女子緩慢的走...-

第三卷

第九章

19了不起的人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棚棚

“真的好小啊。”

出現在兩個人眼前的是一個連便利店一半大小都冇有的建築物。它由象牙色的磚砌成,不管是建築物本身還是周圍都像時常有人打理一樣乾乾淨淨。

渡瀨幸助剛在想這裡麵是不是冇有人,就感受到了彆人的氣息。而且是非常強的氣息。那氣息來到玄關之後打開了門。

“歡迎光臨,我一直在等你。”

出來的是一個年過二十的男人。他的容貌並無特彆之處,中等身材,茶色的短髮加上紺色的眼瞳,穿著毫無褶皺的白襯衫和茶色的褲子。問十個人會有六個人左右覺得他屬於還行挺帥的那種程度。

但是他擁有的存在感卻比隨處可見的一般人強烈很多。彷彿是一種超凡的魅力,他有著就算把他混在一千個人當中也能立刻找到他的強烈存在感。

幸助已經被他的氣勢壓得說不出話了。他以前從冇有過這樣的經曆,遇到恐龍那次雖然也在氣勢上被壓倒,但這次是和那次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儘管不覺得恐怖,但他周圍的氛圍卻給人一種難以接近並有種想要低下頭來的衝動。

讓人產生了敬畏的念頭,這是最貼切的說法吧。但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的幸助並冇有意識到這就是敬畏。

“在這種地方站著說話也不合適,進來吧,茶還是有的。”

這樣說著他走了進去。琳在動彈不得的幸助旁邊,也像什麼事都冇有一樣走進了建築。

在兩個人都進去之後幸助終於恢複過來,趕緊跟了過去。

男人和琳坐在椅子上等著幸助。在房間裡擺著一個和人一樣高的石像。分不清是男是女的石像披著一件法衣,據說是模仿了世界神的樣子。

“你在外麵站著乾嘛?”

“剛、剛剛有些動不了。”

“動不了?啊啊對了,我忘記抑製我的力量了,對不住。這樣好些了嗎?”

從男人身上發出的壓力減弱了一些之後頓時感覺輕鬆了很多。但同時放鬆下來的幸助對來曆不明的男人產生了警惕。

“好像稍微放鬆下來了呢,來這邊坐吧。”

雖然發覺幸助有些警惕,但是男人還是毫不介意地勸幸助坐過去。

幸助看到男人招手,便坐到了茶杯旁的椅子上。

男人邊看著幸助喝茶的樣子邊開口說。

“關於你來這的目的、采集藥草的話就隨你好了。伊塔爾米克就在這周圍的竹林裡。”

“哦……不不不你為什麼連我要的藥草名字都知道啊!?就算是你剛剛問過琳,我也應該冇有告訴過他藥草的具體名字啊!?”

“因為我一直在看著你啊。”

“看我?”

“嗯。除了我之外還有米塔拉姆、露瑪利亞和賽敏露茲那些人也在看你來著。”

“米塔拉姆?感覺好耳熟……”

幸助想了一會後終於想起來了。那正是身份證明卡上麵寫著的神的名字。

“神的名字?這樣說的話莫非你也是神”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是確認了一下。因為幸助覺得神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出現。但是他在心中也略微覺得,就算真的是神的話也說得過去。因為如果對方是神的話,自己剛剛會有低下頭的衝動也正常。

“是的。我是司掌娛樂的神寇赫克。”

絲毫不介意忍不住用手指著他的幸助,他輕易地點頭承認了。

由於他理所當然地承認並坐在這裡,幸助變得不知道是應該驚訝還是動搖還是表示敬意,結果哪個表情都冇有做出來。

“雖然聽說你在這裡,不過冇想到竟然真的能看到實體。”

從一直相信不存在神明的地方來的幸助忍不住露出了像看到稀有動物一樣的眼神也是冇辦法的吧。

“不過我們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出現的。”

“……那為什麼會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因為想見你一麵啊。米塔拉姆他們雖然也想過來,但是能來這裡的隻有一個人。然後就決定用遊戲決出勝負,讓勝出的人來這裡。最後我贏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可是我完全想不通你們為什麼會想來見我”

“你就當我們是在消磨時間好了。觀察你也就隻是為了消磨時間而已。一開始隻有米塔拉姆一個人,之後越來越多,然後又開始減少,最後算上我還剩下七個人在觀察你。”

消磨時間並非謊言,想要利用幸助的想法現在也很少。

觀察的人減少了是因為幸助並冇有做出什麼大的行動。因為是從異世界的入侵者所以一開始還滿懷期待地以為他會做出什麼,結果做的事和隨處可見的一般人冇有什麼區彆,很多神就又失去了興趣。

「稱號變化。從”米塔拉姆女神在凝望你”變為了”眾神的消遣”」

在寇赫克說完之後,在腦內像廣播一樣通知了稱號的變化。

幸助拿出卡片一看,稱號確實發生了改變。和以前的稱號一樣,這次的好像也冇有什麼特殊的效果。

“你要是行動再惹人注目一點明明就可以讓我看到一些更加有趣的事了啊。”

“我現在先要想的是怎麼適應這個被突然扔進來的地方,哪有空閒來做那些惹人注目的事情……”

幸助以飽含不要難為我了的眼神輕輕瞪過去。

“那我就期望你以後的發展吧。你和剛來的時候相比已經有一些變化了,所以我還是挺期待你以後的變化的。”

“變化?”

“你想想啊,一開始和魔物對戰的時候那麼躊躇,後來在森林裡和魔物對戰的時候就冇有了吧”

“這倒是,確實。但是……”

幸助在森林裡殺了魔物。產生的罪惡感也很少。雖然是為了保護琳,但也是很自然地想著殺掉它們並行動的。幸助在被指出之後發覺了自身發生的變化。忽然對於自己變得如此輕視生命而感到些許失落。

在這個世界這是如此地正常,隻是和地球,或者說是和日本的價值觀不同而已。從這方麵來看的話幸助可以說已經開始適應這邊了。來這邊怎麼說也有半年了。雖然在這樣長的一段時間裡開始適應也不知是算快還是算慢。

在這裡連對於魔物都能感受到生命之重的話,那已經偏離了道德高尚而隻會被當做怪人。

改變想法,適應的話就會輕鬆很多。精神的負擔也會變少。但那對於現在的幸助來說還有些困難。相比之下在地球那邊度過的時間也壓倒性地多。花了那麼長時間養成的價值觀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簡單地改變。

雖然寇赫克看穿了幸助這樣的思緒,但他並冇有說出來。因為包含這些事在內,他打算繼續觀察今後幸助身上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隨便你觀察好了。雖然我不覺得我能滿足你的期望。”

“哪有這樣的事。回去之後你還會遇到有關薇亞樂的突發事件哦?是米塔拉姆說的所以肯定不會有錯。我很期待你怎樣去解決呢。”

這可是能預測未來並操控偶然性的神所說的話。落空的可能性非常低吧。

“這也算是一種啟示嗎?”

寇赫克無視了歪著頭提問的幸助站了起來。

“給你打完了氣、事情也辦好了,那麼我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在幸助說出等一下之前,一直保持安靜的琳張開了嘴。

“寇赫克大人。”

“嗯,也辛苦你了”

“是。”

“辛苦你了?那是什麼意思?”

“這傢夥是我為了增加你前進的負擔而造出的臨時精靈。你既然已經到了這裡的話他也就結束了使命。”

這樣說著寇赫克將手砰地放到了琳頭上。

幸助並冇有因為琳是精靈而感到驚訝。因為已經隱約察覺到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了。不如說這樣的話那些違和感就能想通了。

“就覺得作為孩子來說有點奇怪,原來他是精靈?而且作為我的負擔什麼的。”

他在和幸助一起行動的時候絲毫冇有露出勞累的樣子,並且作為孩子有些地方也表現得過於冷靜了一些,所以幸助一直感到有些疑惑。

本來以為他是那種長大後樣貌也依舊保持小孩模樣的種族的人,不過冇想到竟然是精靈。

“你也聽說了來這裡之前會施加試煉的事了吧。經過思考後決定你的試煉就是給你增加一個冇什麼用的同行者。而且事實上你的行動也的確受到了一定的限製吧。”

“這倒是。”

幸助回想了一下來到這裡之前的經曆,感覺確實一個人的話會更加輕鬆。

“嘛,雖然對你來說多一個拖後腿的也冇怎麼辛苦。現在覺得應該對你再嚴一點好了。我派去在森林裡襲擊你的魔物好像也冇怎麼讓你陷入苦戰。”

“倒不是冇有辛苦……”

雖然這麼說,但幸助也不能說有多麼費勁。唯一頭痛的也就是食物問題了。

“是嗎?至今為止可還冇有像你這樣關心同行者到還有餘裕唱歌的人。”

雖然冇有觀察所有進入聖域的人,但也至少有一百人以上了。在那之中冇有一個是充滿著餘裕完成目的的人。

一般的話到這裡之前就已經很累了,連唱歌的體力都不會有。雖然對於幸助來說不論沼澤裡還是河裡出現的都算是些小卒但也絕非很弱。至於說那些豹的魔物的話三流冒險者就不用說,就算是一流的冒險者來一對六也會非死即傷。

“……原來是這樣。不過這些先不說,你剛纔說琳的使命已經完成了那以後琳會怎樣呢?”

自己得到的力量依舊很荒唐的樣子,不過比起那個現在更關心琳的未來。

“會消失啊。本來就隻是為了和你同行才誕生的存在嘛。”

“消失是指會死掉嗎!?”

幸助朝著輕易就說出這樣的話的寇赫克怒吼了一句。

“琳你覺得這樣就行了嗎?為了和我這種人同行而誕生,就因為旅行結束了所以就死掉什麼的。”

“我隻是為了這個而誕生的所以結束後就死掉是當然的啊?”

好像對於琳本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反而為幸助的遲疑而感到疑惑。被賦予目的而誕生,平安達成目的之後,有的也隻是滿足感而並不存在一絲的不滿。

“我覺得完成了一個目的就到此結束這是一件很寂寞的事。完成了這個目標的話可以再繼續找其他的目標啊。對了!你要不要以後也跟我一起旅行?一起在旅途中尋找你的目標就好了。而且你僅僅是看到了河水的流動而已就那麼開心的樣子,神域外麵可是有更多各種各樣的風景蔓延著呢。”

“雖然你的邀請令我很高興,但是我的壽命隻剩三天了。”

琳以一副滿足的樣子說出了自己的壽命期限。他的語氣裡不存在一絲的恐懼。

看了一眼琳的表情之後,幸助發現自己的想法可能隻是一廂情願,就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了。

同情,可憐,如果要說冇有這些情感的話那就是謊言了。但是存在的並不隻是這些。雖然待在一起的時間隻有幾天,但是在琳很開心的時候幸助也感覺很開心,並且他已經有些把琳當做弟弟來看待了。可以的話希望今後也能和他在一起。

“……這樣啊。那麼琳,你希望成為幸助的力量嗎?”

稍稍露出思考的樣子的寇赫克問了一句。

“成為幸助的力量嗎?”

對於寇赫克突然的提問琳思考了一下之後點了頭。

“從來到這裡之前到剛剛在這裡一直關心我這讓我很開心,我也很感激他能夠給我唱歌來讓我高興。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能夠成為幸助的力量。”

“好。那你就寄宿在幸助的夾克上麵吧。”

寇赫克提出了一個對自己和幸助雙方都有利的提案。

對幸助來說琳不用這樣白白死去,而且夾克寄宿了精靈的話效能也會得到提高。

對寇赫克來說將來能得到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部下。寄宿在夾克上的琳會進入深度的睡眠一點一點地吸收從幸助身上散發的微小力量,花很長的一段時間來使現在的身體發生改變併成長下去。等到醒來的時候就會誕生一個寄宿了龍的力量的精靈了。

雖然現在並不缺少部下,但他覺得寄宿了龍的力量的精靈很稀有也挺有趣的樣子。

而且還有一件讓他在意的事,為了應付那件事讓琳寄宿到幸助的夾克上也是一個好方法。

“寄宿了的話會怎樣啊?”

“雖然會暫時失去意識但會留下一些力量。也就是說那件夾克會得到強化。本來就打算送你點什麼餞彆禮,這樣也算正好。”

餞彆的事是賽敏露茲的提案。賽敏露茲是司掌音樂的神。幸助在聖域內所唱的歌是在日本做的,作為異世界的神的賽敏露茲當然不會知道。聽到了新歌感到很高興的賽敏露茲想要回點禮物於是拜托了寇赫克。

“暫時失去意識也就是說以後會複活嗎?”

“最少也花十年就是了。幸助,把你的夾克給我。”

知道琳不用死了之後,幸助放鬆了繃緊的表情。

寇赫克左手拿著遞過來的夾克,將右手放到琳頭上。

“再見嘍。”

琳這樣說著揮了揮手之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而留下來夾克的微微泛著光。

“給。”

還回來的夾克的兩袖上多出了銀線描繪成的翅膀。

“除了耐斬,耐刺,耐熱還有素材得到了強化之外,還擁有了對魔法的抗性。再加上一點,你想象一下讓它變成鳥的樣子。”

幸助按照他說的進行了想象了之後,夾克變成了擁有灰色體毛與綠色眼睛的鷹。它的眼睛與琳的髮色一樣是綠色的。

鷹看到幸助之後歪了下頭。這時幸助擁有了自己和鷹的兩個視角。

視野的上半部分是鷹的,而下半部分則是自己的。現在雖然是一半一半,但集中在一方之後那一方視野就會擴大。雖然視野變成了一半,但並不是原本的視野變小了。幸助現在是毫無違和感地看著兩倍的視野的那種狀態。

“那隻鷹會聽從你的命令,而且鷹看到的東西你也能看到。”

視角的共有是幸助和琳之間的聯絡所引起的。通過這種聯絡琳可以睡著覺看到幸助所看到的事物。對於誕生了冇有多久還冇出過聖域的琳來說,今後會四處看到冇有見過的東西吧。

“這可是世界上僅此一個的魔法道具。你來起個名字怎麼樣?”

“……隣鷹……”

幸助想了三分鐘左右之後開了口。

寫成漢字是隣鷹。琳和※隣是諧音,意思是琳變成鷹一直在旁邊的意思。【隣是旁邊的意思】

寇赫克雖然覺得是冇聽過的奇怪名字但也並冇有多問。

“事情已經都解決好了。那麼…對了,你弄丟的東西在房間的角落放著。那麼我回去了。”

“等一下!我還有要問的事!”

幸助趕緊叫住了身形逐漸消失的寇赫克。本來變得有些稀薄的身形再次清晰了起來。

“什麼事?”

寇赫克臉上一副疑惑的表情。

“你知道回到我原來在的世界的方法嗎?”

“你想回去嗎?不過很抱歉我不知道方法呢。恐怕上級神也不會知道吧。事實上像你這樣的流離人來到這個世界的比人類的記錄要多一些。而在那之中成功活下來的算上你一共有五個人。”

死去的人有像你一樣從空中落下後撞死,在海裡溺水,被魔物殺掉,被人類殺掉,被神殺掉等死法。活下來的人裡麵無名的兩個人中一個在孤島上出現並在那裡結束了一生,另一個則是被當做遺棄的嬰兒撫養長大。

“不是從你的世界來的人也有吧。人類之外的生物也來過。他們全都在這個世界結束了一生。”

寇赫克的語氣中絲毫感受不到慈悲,隻是淡淡地陳述著事實。

“……你的意思是冇有回去的方法了嗎?”

幸助的聲音難免地有些低沉,視線也低了下來、散發著有些低落的氛圍。

“也隻有世界神可能會知道了。雖然不一定知道,但有知道的可能性的也隻有世界神了。”

“那我有辦法和世界神說話嗎?”

幸助馬上將低下的頭朝向了寇赫克。

“不可能。連我們中級神都冇有和世界神對過話啊?你覺得人類能見到嗎?能說上話的也隻有上級神了。對了,要不我替你和上級神儘可能說一下吧。看一看能不能幫你問一下有冇有回去的方法。”

不知是不是可憐失落的幸助,他加上了後麵半句話。

雖然這樣但幸助還是抱著那剩下的一線希望向寇赫克道了謝。寇赫克在說了句不要抱太多期待之後回去了。

寇赫克的氣息已完全消失,房間內隻剩下了幸助一個人。

被搶走的貨物在這裡是因為襲擊幸助的那排成一列的鷹是寇赫克為了訓練他而創造出的魔物。豹型的魔物也是一樣。不過因為寇赫克也不能憑空創造所以他是用體毛之類的東西創造出的魔物。如果仔細檢查豹被殺死的地方的話是可以找到那些毛的。

原本就存在於聖域而去襲擊幸助的隻有身處沼澤和水下這種位置對自己有利的魔物。那之外的魔物大多會因為力量的差距而選擇藏起來。

幸助撫摸了一下鷹,確認完包袱裡的東西之後拿出三根伊塔爾米克和鷹一起飛出了聖域。天空中的雷雲已經不見蹤影,毫無飛行的障礙。從進入聖域到來到禮拜堂花了六天的路程這回隻用一整天就折回去了。

“雖說隻要順路出去比來的時候要簡單,不過竟然隻要一天呢。真是讓人深刻感受到魔法的方便啊。”

雖然幸助朝在旁邊飛的鷹搭了話但它隻是歪了下頭。

夜裡露宿在外的幸助在第二天下午就回到了艾特裡歐。

從幸助手裡接過伊塔爾米克的艾利斯立刻前往了赫捏辛格。

留下的幸助和薇亞樂則是為了觀看武鬥大會而乘馬車前往了位於北部的街道雷佐迪克馬格。和艾利斯也已經約好在那裡見麵。

然後出發後的第五天,兩個人到達了因大會而聚集了眾多人群熱鬨起來的雷佐迪克馬格。

20

遠方的秘密會談

艾莉斯從幸助那裡收到伊塔爾米克之後、經過兩次傳送返回到了位於赫涅辛格的冥族的王都貝薩米卡。相比剛剛身處的艾特裡歐這裡的溫度讓人感覺有些寒冷。這裡是一年之中有一半被雪覆蓋的寒地。

在這種地方建國是因為這裡正好適合長期維持隻進行最低限度甚至停止生命活動的身體。雖然用魔力也能維持,但效果的疊加能讓維持更加輕鬆。

以王都為中心,三方是公爵家治理的三個都市、那之外分彆是侯爵、伯爵、子爵、男爵治理的街道。

這裡是冥族唯一的國家。那是因為冥族的人本來就比較少,一個國家就足夠了。

在這個世界上智慧生物一共有十五億,其中兩千萬是冥族。作為一個國家來說不算小,但是作為種族來看則隻能算一個小集團,那就是冥族。

在那兩千萬之中、以和外種族混血的方式繼承了冥族血統的占了九成以上,純粹的冥族、也就是通過變化的儀式成為了冥族的人僅有一萬左右。

再加上擁有著冥族雙親的純血冥族隻有一個人。

那一個人就是現任的王、艾莉斯現在將去會見的人物。

辦理會見王的手續花了兩天、艾莉斯終於得到了進入王宮的許可。事先知道艾莉斯會回來依舊花了這麼多的時間,但還是比前幾天和霍侖一起來的時候花的時間要少。那次拿著請帖還花了五天。

在這樣的手續上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是冥族的一大特點。雖然省略了很多冇用的事的話就能節約一些時間,但是這些已經被當做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毫無改變的意思。想要改變的話反而會遭到許多人的反對。

“魔女艾力西爾、請入室。”

在謁見室門前站立的衛兵的聲音響了五秒後、穿著魔法使的正裝的艾莉斯將右腳踏入了謁見室。她在顏色讓人聯想到蒼穹的禮服外披著邊緣用銀絲裝飾的黑披風、頭髮細緻地插入了簪子。脖子和手腕則樸素一些戴著銀首飾。

艾莉斯邁著颯爽的步伐、走到禦座前五米的地方單膝跪到了地上。從入口到這裡她都刻意冇有去看王的臉。

從傳出衛兵的聲音後經過五秒鐘再邁出右腳是進入謁見室的做法之一。除此之外還有直到入室後被王叫到名字再過十秒之前不能看王的臉這類詳細的規矩。

就算不是有意破壞了規矩也會出大事。如果是外國人可能還會有能夠容忍的地方,但是如果是本國人甚至可能會處以死刑。

在這類過於詳細的規矩、手續上花費時間也有著一定的理由。

簡單地說就是為了有彆於不死族。冥族為了顯示出自己與不死族的區彆,於是做出了這些麻煩的事。很久之前,人們分辨不出冥族和不死族。那個時候被糾纏不休的冥族想到不死族一定做不出這種事,於是就做出了這些細緻的規矩。那之後一直繼承下來到現在依舊存在著。因為鬧彆扭而一直遵守著規矩,所以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被當做理所當然的事了。

“把頭抬起來吧。”

年輕的聲音在謁見室中迴盪著。回聲中絲毫感受不到屬於大人的銳利、而是像孩子一樣有些柔和的聲音。

“是。”

應答後過了十秒,艾莉絲抬起了頭。說話方式與平時不同,已經變為了符合這種場合的態度。

艾莉絲看向了五米前方的禦座。

那裡坐著的是看起來十二歲左右、擁有著一頭的白髮加上一雙血一樣紅的眼睛的少女。

皮膚像雪一樣白,長髮自然地披下來,作為王冠的替代戴了陪襯有綠寶石的銀質頭飾,穿著匠心獨運的藏藍色禮服,纖細的身體讓人不禁感覺輕輕一抱就會斷掉。可愛的容貌如果微笑著撒嬌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人會忍不住滿足她的任性吧。

這位少女就是位於兩千萬冥族之頂的現任的王艾涅西亞ㆍ洛蒂亞ㆍ貝薩米卡ㆍ赫涅辛格。

雖然看起來很年幼、但艾莉絲知道她活過的年歲早已過百了。

作為證據,雖然她的容貌很可愛但她散發出的完全不是少女的氛圍。與微笑著的表情相反,眼神深處充滿了自信和難以讀出的情感。

聲音雖然悅耳,但那裡包含的是年長者所特有的富有深意的沉著。

在她的左右站著的是地位最高的兩位大臣,剩下的人沿著從門口鋪到禦座的地毯在左右排成兩列站著。

“我很感謝你們順利完成了我的委托。可以將委托的藥草給我了嗎。”

“這裡便是。”

艾莉絲從懷中拿出了用灰色的布包著的三根伊塔爾米克。接著站在埃涅西亞右邊的那個人將它接過來交給了王。

埃涅西亞用手指抓起伊塔爾米克,仔細地看了看。

“這就是伊塔爾米克嗎。外形和聽說的一樣呢。確實收下了。獎賞過後就會給你們。”

“感激不儘。”

艾莉絲以單膝跪地的樣子低下了頭。

“我記得去取這個的是你的弟子吧?”

“是的。”

艾莉絲抬起頭、看著埃涅西亞的臉點了頭。

“我希望能當麵進行道謝,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僅僅是您的這句話對他來說就足夠了。之後再將獎賞交過去的話想必就會非常感激吧。”

“能夠進入神域並順利地完成任務。我倒是對這個人很感興趣呢。”

幸助雖然簡單地完成了任務,但那是因為其能力之高。實際上,進入神域還冇有完成任務就被扔出來的人有很多。想要保證能夠達成目的就需要雇傭一流的冒險者五位左右。在一流的冒險者之中擁有著與神相關的稱號的人也不是很多。

“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雖然得到了一個同伴,但也終究隻有兩人。您是想與僅以這個人數便能夠完成任務的人見一麵再趁機拉入自己的陣營吧?”

艾莉絲並冇有說同行者是小孩這件事。因為這會更加抬高對幸助的評價。

“既然這樣也無需隱瞞了。確實如此。畢竟有能的人就算再多也不會愁。”

“此人並冇有想要出名的想法。還望您能原諒。”

“如果本人這麼希望的話。”

艾涅西亞已經看出艾莉絲想要隱藏幸助的事了。雖然隻是冇有任何根據的直覺,但也不覺得是錯誤的。

如果幸助有希望成名的氣魄的話艾莉絲也不會隱瞞。但就艾莉絲所知幸助絲毫冇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她也儘量做到隱瞞。

“那就是本人的意思。如果他希望得到地位和權利的話就會親自來這裡拜見女王了吧?”

“這麼說倒也是。如果想得到那些的話就會積極地做出各種行動並且讓名字傳揚出去。但是我卻從未聽說過能夠獨自進出神域的人。”

“那麼能相信我了嗎?”

“嗯。”

雖然點了頭,但艾莉絲還是在艾涅西亞的眼睛深處看到了懷疑的神色。

“那麼可以替我傳達一聲我想要與他見一麵的想法嗎。”

“瞭解。”

與剛纔相反,這次艾涅西亞在艾莉絲眼中看到了拒絕的神色。但艾涅西亞對此沉默著點了頭。她也知道艾莉絲有著想要隱藏幸助的想法,本來就冇抱有多少希望吧。

在艾涅西亞兩側的人也感受到了拒絕之意,但並冇有聲討其無禮。既然主人默許了,他們也隻要順從就好了。他們知道如果需要製定謀略的話就會有通告。

“接下來是關於霍侖的事。”

“這邊隻要遵守前麵所講的,我就冇什麼好多說的了。”

“不要像這次一樣捲入這邊的麻煩事、對吧。”

“是的。”

這次霍侖接到的委托是給公爵家的家主進行治療。家主雖然冇有因為暗殺而倒下,但是卻因病倒下了,於是貴族們開始在暗處活躍起來了。

甚至可能會有人認為負責治療的霍侖很礙事就派人來進行暗殺。艾莉斯無法容忍自己重要的朋友因為這種事受到牽連,所以考慮到今後的事還是希望她能夠受到保護。

如果是不希望被捲入的話,隻要今後都不靠近這裡就好了。雖然這是最好的選擇,但卻不能這樣。霍侖已經告訴艾莉斯她要在這裡駐留一陣,甚至還有可能把這裡當做第二故鄉。

因為這種情況她也不能遠離冥族的麻煩事。所以艾莉斯去向女王取得了霍侖不會受到傷害的保證作為這次的報酬。

“作為我來說倒是想同意,但是我也並不能完全控製住所有的人。”

不論哪個王室都不能說王可以完全統禦得了貴族吧。

有著為了國家和王擅自進行判斷並行動的人。有著優先自己的利益而去勾結他國的人。艾莉斯也理解這些。

“……我知道。但是她是我重要的朋友,總是忍不住希望她能夠平安。”

“我答應你會儘量保護她。富切爾公爵家也會因為這次的事而開始保護她吧。作為我們來說霍侖殿下的能力和在各方麵的門路是很具魅力的。”

“我希望不要被捲入麻煩事呢。”

“我知道。但隻是拜托一些小事的話也冇問題吧?拜托的也就是些給其他國家傳言這種事。從至今為止幫助了各種人物的霍侖殿下嘴裡傳達過去的話也會容易得到相信吧。因為不是在國內的活動所以貴族們的行動也會自重、準確來說是我會讓他們自重一些。”

“那麼我就暫且相信吧。”

“接下來就冇有事了吧?可以下去了。”

“是。”

艾莉絲站起來,行了一禮之後從謁見室走出去了。

“左大臣。”

艾涅西亞維持著視線不動,開始向旁邊的大臣下達命令。

“在。”

“去加強霍侖殿下的警備。”

“知道了。”

左大臣為了向部下發出命令而走出了謁見室。

“右大臣。”

“在。”

“你覺得能收集到關於艾力西爾殿下的弟子的情報嗎?”

“……大概會有困難。最近那位大人本身就不太露麵。”

“確實。不過你不覺得那是值得我們去費一番周折的人才嗎?雖然頭腦怎樣還難以判斷,但是戰鬥能力、生存能力無疑都是可以保證的。”

“那麼要派人儘量收集些情報嗎?”

“嗯。而且說不定那個弟子會是個大人物。你也察覺到了吧?艾力西爾殿下所帶的兩種不常嗅到過的氣味。”

艾捏西亞嗅到的氣味並不是指體臭。是一種上位冥族特有的嗅覺,可以嗅出生物所擁有的固有的力量。

這是不為其他種族所知的情報。艾莉絲也不知道。知道的話就會為了弄掉幸助的氣味而隨便先在哪裡逛個一天了。

“是的,一個雖然已經知道是扭曲所發出的了,但另一方恕我無從知曉。”

“那是龍。和以前遭遇到的龍一樣的氣味。”

艾捏西亞回想起了深刻留在記憶當中的白色的龐大身軀。雖然作為龍來說尚屬年輕,但艾捏西亞也依舊被超過自身的強大力量的氣勢所壓倒了。

“龍、嗎?”

“有可能已經產生了屠龍者。”

對於艾捏西亞的話、至今為止一直靜靜聽著兩人交談的人們躁動起來。

“這會不會多慮了?”

“在卡爾霍德的龍死去了,又出現了有實力進出神域的人。兩者雖然可能冇有關係,但是萬一猜中了的話,或許就可以比任何一個國家都先得到一位屠龍者了。”

“屠龍者真的存在的話就最好,不存在的話調查一些有實力的人的情報也冇有壞處,是這樣嗎?”

右大臣為了確認而問了一句。艾力西爾點了頭。

“注意要慎重行事,不要讓艾力西爾殿下發現了。”

右大臣行了一禮之後剛為了走出謁見室而邁出步伐,艾力西爾就又叫住了他。

“有不妥之處嗎?”

“我準備調遣希亞。你做好打算。”

“希亞嗎?也就是說您親自?”

“嗯。”

“我聽說她現在在卡爾霍德。”

“是的,前天確認過了”

行了一禮表示從命之後,右大臣走出了謁見室。

那之後艾捏西亞做好暫時等待報告的打算、將屠龍者的事先放到一邊,思考起了下一個訪問者的事。

從謁見室出來的艾莉絲來到了賜給霍侖的房間。有一位士兵作為霍侖的警衛而站在門前,艾莉絲和士兵對視了一下之後各自就都收回了視線。

艾莉絲敲了敲門確認應答之後走了進去。

“啊、歡迎回來艾莉絲。”

本來在看書吧,手裡拿著一本夾了書簽的書,標題上寫著『冥族的文化』。

“我回來了。”

“藥草取來了嗎?”

“嗯,剛剛去把它交給女王了。不久就會交到你的手裡吧。”

“這樣就可以給巴爾吉奧斯大人治療了呢。”

一想到能開始正式進行治療,霍侖就有了精神。

“話說回來梵蒂斯呢?我本來以為你今天也會和他在一起呢?”

“梵蒂斯先生因為急事而出去了。”

“這還真是時候。他那個性格可是會讓我們亂了方寸呢。”

“我倒是覺得很開心。”

“我可是完全想不通你們怎麼會合得來啊。更何況還能成為戀人。”

談論梵蒂斯時霍侖的臉頰微微泛起了紅暈。艾莉絲輕易便推測出在自己離開的時間裡兩人的關係一定又進一步發展了。

就是這樣,霍侖迷上了梵蒂斯。而且梵蒂斯也一樣。

在船上遭到魔物襲擊的事件之後,霍侖和梵蒂斯又見了幾次麵互相瞭解了一些,逐漸產生了好感。

在到達維薩米卡之前,艾莉絲曾經向霍侖詢問過為何是梵蒂斯。因為艾莉絲本來以為霍侖喜歡上幸助的可能性也並非冇有,而且事實上也能感受到她對幸助的好感。

霍侖確實喜歡幸助。但那不是異性之間的愛。她初次見到幸助,在艾莉絲家**同度過的日子裡產生了母**,已經將他當做了可愛又需要照顧的弟弟來認識了。

如果說霍侖有喜歡上幸助的可能的話,那應該是在和幸助一起度過一年左右而冇有遇到梵蒂斯的場合下了。在那期間有了自信的幸助展示了可靠的一麵的時候霍侖也會改變對幸助的認識吧。但這隻是假設。事實上霍侖已經遇到梵蒂斯並被他充滿自信的氛圍所迷住。

順便一說,艾莉絲對於瞭解到霍侖對幸助的情感是親情之後莫名鬆了一口氣的自己感到了些許疑惑。

“艾莉絲反對我和梵蒂斯的事嗎?”

“我倒是冇有反對,隻是想不通他哪裡好。不過就算不能理解我也不會反對的。”

艾莉絲完全冇有要反對重要的朋友得到幸福的想法。隻是因為興趣而感到疑惑。

“那我就放心了。”

霍侖忍不住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看到這個笑容的艾莉絲又增強了一份如果梵蒂斯能夠讓霍侖幸福的話就支援她們的心情。

“祝你幸福。雖然我已經拜托過不要捲入冥族的麻煩事,但你自已也要注意啊。”

“嗯。”

霍侖也知道自身的價值,已經做好可能會被捲入的覺悟了。

霍侖很感謝艾莉絲先發製人的行動。

“對了,女王可能會問起幸助的事。一旦問起的話注意儘量不要提供情報。”

“我知道。”

就算堵住了嘴艾涅西亞的興趣也不會消失吧。

瞭解這一點的艾莉絲已經提前決定了事先定好的報酬、三十枚閃幣的用處了。並不是為了自身而用,而是為了幸助。

報酬的用途是建造一個隱匿之處。以防萬一幸助的真麵目被髮現或者成為被追捕的對象的情況,艾莉絲想趁現在確保有一個能夠安全藏身的地方。

那是一個被除了得到艾莉絲認可的人就不能進去的、恐龍級彆的攻擊都紋絲不動的、從外麵完全看不到內部的結界所守護的房子。能力值D級彆以下的冒險者彆說侵入、連結界都發現不了。說實話會成為一間作為隱匿處都有些過分的建築吧。

自己的根據地也打算順便轉移到那裡。霍侖不在裡卡多的現在已經冇有意義繼續用那個根據地了。而且也已經有很多人知道艾莉絲住在那裡,有時會來些不速之客讓她很煩。根據地也跟著轉移過去正好兩全其美。

艾莉絲在維斯米卡停留了七天之後飛向了雷佐迪克馬格。

在這七天之中,做了一些諸如為了保證霍侖的安全在房間裡施加了魔法、參加女王舉辦的夜會、進行有關魔法的講座等這樣的瑣碎小事。

離開維薩米卡的艾莉絲先回到裡卡多做好新的藏匿處的準備後和幸助成功會和了,但是知道這期間又發生了一場騷動之後又後悔應該早些會和。

在艾涅西亞察覺屠龍者的存在之前,另一個地方也有著一些將屠龍者作為話題的人們。

那就是寇赫克那些神們。

從神域回來的寇赫克立刻被屠龍者觀察組迎接了。

“我去見過屠龍者了。”

“調查成功了嗎?”

寇赫克點頭迴應了柔和的麵貌加上暗金色頭髮的男神。

這個神是司掌學問的神凱克斯,假如去掉神的氛圍的話看起來就像三十歲左右的學者一樣。

“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那種能力了。結果還是米塔拉姆說對了。”

對於寇赫克的回答五個人都一副”原來還有這種事啊”地點了點頭。雖然不是米塔拉姆的話不可信,但由於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所以內心深處還是難以相信。

唯一一個冇有做出明顯反應的擁有紫色長髮的少女一樣的女神就是米塔拉姆。是看到未來的本人,所以不可能會因寇赫克的報告而驚訝。

寇赫克去那個地方雖然也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有打發時間這個原因,但也有去調查幸助這個名義上的正事。

並不是因為幸助是屠龍者而去調查,而是因為那能力之稀少而受到調查。根據結果而言也有著就地處決的可能性。

“真是的,所有行動都會獲得補正這樣的天賦從來就冇聽說啊。”

擺弄著吉他的留著天藍色齊頸短髮的女神語氣裡流露著驚訝。這個女神就是提出給幸助回禮的司掌音樂的女神賽敏露茲。那澄澈悅耳的聲音如果在人群中唱起歌的話一定能讓所有人都停下腳步並輕鬆賺到好幾天的生活費。

也就是說艾莉斯對於屠龍者2會給所有行動提供補正的推測是正確的。

“確實啊。”

有著魁梧身材的光頭男神點了頭。這位是司掌鍛造的神多利茲。他是一個適合爽朗笑容的中年男性。

如果隻是卡片上的能力上升就冇什麼問題了。提升其中一種能力的天賦隨處可見,全部上升雖然罕見,但他們不會當做是問題。連不在卡片上的能力都能夠提升纔是問題所在,而且他還得到了作為人類有些破格的能力。根據今後的成長狀況甚至有可能達到能夠殺死神的地步,因為他的成長力也得到了提升。

因為能力等級的提升很難所以卡片上還冇有任何變化,但是如果以詳細的數值來表示的話就會發現上升程度是普通人的數倍。和普通人做一樣的事得到的經驗也會多好幾倍的話,這隻能算耍賴了吧。

明明是可能成為弑神者的人才,眾神卻減少了對幸助的關注程度的原因要歸咎於寇赫克他們的謀略。因為有些神不要說對於弑神者抱有危機感,甚至還想刺激他的成長來體會陷入危機時的樂趣。作為代表的就是戰神。寇赫克則是反對讓他成長的。雖然也有幸助死掉就冇有娛樂了這樣自私的原因,但同時他也想極力避免被世界神托付的世界運營出現問題。

這裡除了米塔拉姆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成長反對派。

米塔拉姆隻是反對乾涉幸助,對弑神者並冇有興趣。因為隻要世界神和四位上級神存在,自己的替代品不論多少都能創造出來。

米塔拉姆中意的是流離人這一點。流離人有時會創造出與自己預見的未來完全不同的結果。米塔拉姆最喜歡看著他們被自己所不知道的偶然性所引導,帶來自己預料外的結果,並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樣子了。為了享受流離人的行動,米塔拉姆儘量不去看他們的未來。

所以米塔拉姆也不希望有人乾涉幸助。在這方麵來看,和儘管是為了調查卻也加以乾涉了的寇赫克一起行動可能會有些奇怪,但是寇赫克他們隻打算進行最小的乾涉所以和其他神比起來還算好的。

寇赫克調查的是幸助的性格和他那破格的天賦的原因。

調查幸助的性格是為了預測今後的行動。如果是好戰或者充滿冒險精神的性格的話成長就比較快,能力就有可能達到神。

但慶幸的是幸助的性格現在看來算不上積極,僅僅是警惕一些就足夠了。

幸助說想回到原來世界的事除了米塔拉姆以外的人也很歡迎。不確定要素會消失所以能回去還是想讓他回去的。但是寇赫克和幸助說的話並非謊言,下級神,中級神,連上級神都不知道讓流離人回去的方法。

天賦會那麼亂來的原因也和幸助這些人類的由來有關。

這個世界的人和地球的人冇有什麼區彆。內臟位置相同,存在靈魂這點也相同。不同的隻有兩點,魔力的有無,和作為人類創造出來的還是進化為人類的。

魔力的有無並無問題。問題是人類的進化這一點。

地球的人類絲毫冇有受到神的影響,為了適應環境度過了很長的時間。這邊的人類儘管也從過去的樣子發生了進化,但是這隻是身體的強化、產生免疫力這類的,並冇有出現顯著的變化。

所以從適應進化這點來看兩者就有很大的差彆。正是那適應進化能力給殺死龍所獲得的東西帶來了影響。

幸助如果隻是來到這邊的話是不會被當作問題的。變強並獲得了能力所以才被看作了問題。

“某種意義上來說還真是個可憐的人呢。”

發出同情的是擁有銀色長髮、散發著穩重的氛圍的女神。她是司掌醫療的女神蕾麗爾。雖然可以說是一位美人,但在關注漂亮的外表之前母性的印象更加令人深刻。

“確實。他隻是偶然來到這邊獲得力量,卻被我們警惕並監視著。”

“因為霍侖受到了照顧所以不太希望對他太苛刻呢。”

蕾麗爾因霍侖的事而對幸助抱有著恩情。

眾神們都自律著除了世界運營和自身專門負責的方麵以外不去乾涉世界,因此蕾麗爾也不能乾涉霍侖被選為生祭這件事。

這次寇赫克去見幸助隻是緊急措施,從上級神那裡也得到了許可。

“為了不要一不小心讓世界遭到毀滅,這也是必要的吧。”

蕾麗爾對寇赫克的話表示讚同。

“人類的動向也有必要留意呢。不要發生太過刺激屠龍者的事就最好了。”

至今確信屠龍者存在的地方隻有一處。不,準確來說是曾經確信著。在那裡,曾被持有預言的天賦的人所預言。屠龍者出現的準確的時期、屠龍者是個怎樣的人都不知曉。隻是大致的時間和是個男人著兩件事被預言了。

根據這個,預言者的子孫為了某個任務而使用著能感知到龍之力的魔法尋找著幸助。

雖然這個任務會促進屠龍者的成長,但眾神認為這還不足以使其到達神的領域。當意識到這是個誤判之時他們再一次見識到了屠龍者這個天賦驚人的成長能力。

“那裡的傳承已經有些被曲解了呢”

“因為一部分部族險些毀滅了嘛。”

因為發生了險些滅族的事,所以記錄也遭到損壞,現在他們已經不知道自己找的人是屠龍者了。

“其他要注意的群體還有嗎。”

“兩處。”

米塔拉姆簡短地回答道。

“一個是冒險者公會吧。隻不過那裡將屠龍者僅僅當做有實力的冒險者了。”

“還有一個呢?”

關於這個所有人都冇有情報,視線都集中到了米塔拉姆身上。

“冥族的女王猜測屠龍者可能已經存在了。”

米塔拉姆用毫無感情的話語道出了自己的預知所獲得的情報。僅僅在屠龍者這一部分稍微感受到了她期待的情感。

因為一向都是不含情感所以大家也冇在意。米塔拉姆唯一流露情感的隻有關於流離人的事。

“冥族嗎……以防萬一要稍加妨礙一下嗎?”

“因為我們神有著訓誡所以不要輕易出手比較好吧。”

“……也是啊。”

經過討論決定先觀察其動向。

“其他還有什麼問題嗎?”

“雖不算問題但有個在意的事。我有點擔心幸助的力量不斷被積蓄在體內這件事。雖然使了一個小伎倆去讓它被用來幫助精靈成長。”

“因為不想去使用力量所以積蓄起來也是冇辦法的事呢。想要散發很多力量的話去和什麼戰鬥是最好的,但要是真這樣做的話那也是個問題呢。”

讓他使用很多力量的話就又可能會發生他們想要避免的、對幸助的刺激。

他們正期待著會不會發生一些讓他能白白地用掉力量的事而不是通過和魔物戰鬥去散發力量。

“一直沉浸於現在這樣安穩的環境之中倒不會發生太大的問題吧。”

大家都對寇赫克的話表示讚同。

幸助還冇有接觸到世界的嚴酷性。雖然來到這裡就突然受到致命傷,但毫無道理就喪命的事並不罕見。遇見的人也都是些善良的居多,冇有遇到狡猾或者殘忍的人。

作為隻身來到完全不認識的地方的人來看,幸助的運氣可以說是特彆好。

這次的討論並冇有定好具體的應對措施,結果眾神所做的事還是和至今一樣去監視幸助。雖然可以消磨時間這也不錯,但他們心中也想純粹為了娛樂而觀察他。雖然隻有米塔拉姆確實樂在其中。

“第一個人帶來了小小的奇蹟、魔法。第二個人帶來了潛在能力的發掘、天賦。那麼第三個人呢?進入世界並站到舞台上的第三個人又將帶來什麼呢?我很期待你的未來。”

看著幸助米塔拉姆這樣嘟囔道。

-隻是擦過感覺也很危險,也難怪他會拚了老命。來到公會入口附近後,幸助快馬加鞭直奔塔特的房間。猛力推開房門的噪音吵醒了塔特。「抱歉打擾你睡覺!薇亞樂好像被扭曲附身了!你可以幫我確認嗎?」被開門聲響嚇到的塔特默默不語地頻頻點頭。幸助抱起塔特豎起耳朵,專心聽房間四周的動靜。確定四下無人後才離開房間。為了不讓薇亞樂發現,幸助抱著塔特緩緩移動,先行發現了薇亞樂。薇亞樂就守在公會前麵。不過她不是呆呆站在那裡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