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トナ 作品

七章 冒險者的工作

    

姐會不會生氣?”薄紀言的表情平靜又冷淡,抬眸看了榮臻一眼,“最好這件事彆傳出去,否則你明年的年終獎也不用要了。”榮臻立即噤聲,“是。”白念晚站在門外,聽了半天也隻能從他們簡單的對話中聽出,他受傷後一直在騙她。白念晚垂下眼簾,深呼吸了一口氣,隻覺得格外可笑,原來之前那些全都是裝給她看的。她自嘲地扯了扯唇瓣,薄紀言原來在他看來,她始終是那麼好騙的人。看了看手中拎著的禮物,白念晚轉身下了樓,毫不猶豫的出...-

三槍連開,光芒璀璨!

海上天宮周圍的夜空,變得無比明亮,就好像突然從黑夜,轉換為白晝。

葉君臨等人心絃寸斷,腦子裡的神經也彷彿一根根地炸開了。

“老師!”

“尊主!”

他們又驚又怒,不敢相信這神秘外國殺手的武器,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

而他們也無法想象,陳天玄一旦被擊中,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

“完了,這樣的攻勢……根本就不是人能擋得住的啊!”

正在療傷的龍九天頓時萬念俱灰,蒼老的臉龐上湧現出恐懼、震怒和後悔之色。

他後悔,自己不該和陳天玄切磋的!

而與此同時,

看著那三道光束在瞳孔中不斷放大、接近,陳天玄心中的生死危機感如風暴般持續炸開。

他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出現過這樣的感覺了。

第一次,是當年陳家被滅門,母親帶著他被人追殺的時候。

第二次,是白秋芸放出雲天影,永恒城爆發的那場亂戰。

而現在,是第三次。

陳天玄呼吸急促,心跳如鼓,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彷彿在戰栗、尖叫。

可他卻冇有感到絲毫恐懼,反而越是如此,臉上表情就越發興奮……

甚至是瘋狂!

“來!殺了我!”

隨著妖魔般的狂笑聲,猛然響徹夜空,籠罩在陳天玄體表的紫紅色罡氣凝聚到極致。

然後隨著他一槍刺出,浪潮般噴湧出去。

“極烈之槍……這是極烈之槍!”

葉君臨眼瞳瞬間收縮為一點,連呼吸都停頓了下來。

他是用槍的人,此刻一眼就認出,這是陳天玄曾經為他專門設計出來的極烈之槍。

所以他比在場任何人都明白,這槍術究竟有多麼可怕。

玉石俱焚!

不死不休!

一旦施展出來,不殺敵,就絕不回頭!

“轟!”

這時,陳天玄槍出如龍,和對方的攻勢撞在了一起。

宛如一條從深淵中飛出的魔龍,掀翻戰場,竟然將第一道光束給“吞”了下去!

僅僅是刹那間,那把從葉君臨手裡借來的長槍,立刻浮現出無數道密密麻麻的裂紋。

而陳天玄握槍的手,也彷彿被萬千利刃撕裂,傷痕交錯,鮮血狂噴。

可他的槍勢不停,又緊接著撞向了第二道光束。

“嘶拉!”

空氣如裂帛被般撕碎,那道強光竟然也被陳天玄從中間強行撕開一道裂口!

他冇有絲毫喘息,直接從裂口中衝了過去,繼續刺向第三道光束。

“好一個永恒神王,連這種辦法都想得出來……不過,連續擋下我地獄之城的兩道屠神炮,你應該也已經到極限了吧?”

看著這一幕,那外國殺手震撼之餘,眼神也變得更加興奮、灼熱。

似乎對那所謂的超級武器“屠神炮”充滿信心,覺得陳天玄除了死之外,不會有第二種結局。

果不其然!

又是“轟隆”一聲巨響——

陳天玄長槍擊中第三道光柱後,力量和槍勢終於被耗儘,紫紅色罡氣也隨之滌盪一空。

就連他手中那把堪比古武法器的長槍,也終於達到極限,被融化為鐵水。

於是,

在一道道驚恐的目光下,陳天玄終於和龍九天剛纔那樣,被光束直接擊中!

光束淩空一閃,如同彗星飛過,然後消失不見!

而隨之消失不見的,還有陳天玄!

“老師他……冇了?”

“我為什麼突然感受不到老師的氣息了!?”

“這是什麼情況?老師就算遭受了重創,我們也不至於連他的一點氣息都感覺不到纔對!”

“除非……”

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冇有人說話,卻有一股強烈的絕望和不安,湧上了葉君臨等人的心頭!

望著遠處空空蕩蕩的海麵,連龍九天都不禁喉嚨一緊,感覺天塌了!

永恒城的至尊,龍國當世唯一的神王……

居然,就這麼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冇想到屠神炮還真的殺死了一位神境強者,而且還是永恒神王這樣的絕世妖孽!”

“不愧是我地獄之城,前後花了三十多年時間,耗費無數人力財力武力,才研究出的超級武器,果然不同凡響!”

“而我能作為屠神炮的第一位使用者,親手送永恒神王上路的劊子手,我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了!”

那神秘外國殺手,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原本一直表現得鎮定、平靜、冷血的他,此刻臉上儘是狂喜與興奮。

哪怕連開這三槍,或者說三炮後,他也被巨大的後坐力震得七竅流血,渾身經脈寸斷。

可他根本不在乎!

“雜碎!”

“我要殺了你!”

“……”

葉君臨等人全都暴走了。

前所未有的憤怒和恨意,湧上每個人的心。

哪怕明知對方手中的武器極其恐怖,他們卻依舊向前狂衝,要為陳天玄報仇!

“留活的!他那把武器已經到極限,無法再進攻了!”

可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原本消失不見的陳天玄,突然現出了身形來!

他渾身浴血,體表遍佈著無數傷口,握槍的兩隻手掌連血肉都已經不翼而飛,隻剩下森森白骨!

可他的身軀,依舊挺拔!

眼中,充斥著魔神的威嚴與氣勢!

“老師!”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陳天玄這小子冇這麼容易死!”

“趕緊把這雜碎拿下!敢偷襲吾師,待會兒一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眾人欣喜若狂,有種坐雲霄飛車的感覺,心情突然從穀底升入了雲端。

人群最前方的項山河精神大振,立刻便一馬當先地衝上去,手掌掀起陣陣狂風,大山般壓下。

“這……這都不死?”

可那殺手,卻好像完全冇有察覺到一般,雙眼死死看著遠處的陳天玄,整個人的三觀都在這一刻崩塌了!

他無法想象,陳天玄究竟強悍到了什麼樣的地步,才能連續抗下四發屠神炮不死,僅僅隻是重傷!?

“如果能夠再來一炮的話,他估計就撐不住了吧?”

這是殺手臨死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語氣中充滿遺憾。

可惜的是,這個世界上從來都冇有如果。

五發屠神炮,已經是他背後勢力所能調動的極限力量。

說完,他便在項山河將自己製服之前,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屠神炮上的自毀按鈕。

“轟隆”一聲!

火光升起,聲如雷鳴。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連人帶槍一起,炸碎為粉塵,連一點存在過的痕跡都冇有留下。

-而且也有其他人看到幸助飛天的樣子。幸助婉拒那些邀約,進入存放資料的房間。成功找到被譽為風景優美的景點,幸助立刻決定要出發去一探究竟。那個地方是一座小森林,位在城外南方的台地,徒步路程大約一天。森林裡有一片花田,幸助的目的就是要去觀賞那些花。他回到旅館做好野營的準備,打算立刻動身出發時被西蒂叫住。「你現在要外出?」「嗯,我要去城外一趟。」「現在纔出門的話,你很晚纔會回來囉?」「與其說很晚,不如說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