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トナ 作品

二章 開始異世界的生活

    

以理解這是兩人價值觀的差異。能擁有這樣的理解,赫倫堪稱是貴族裡的異類。「我的價值觀也冇有完全貴族化。因為在我兩歲的時候就被決定要當成祭品了,所以我隻需要接受貴族的最基本教育,生活也過得自由自在。如果一開始就被培養成尊貴的貴族,我想我會很樂意為國犧牲生命自願當祭品纔是。如果有人想救我的性命,我可能還會氣得拒絕人家的好意呢。雖說以國家為重,實際上貴族也是在不會動搖國本的範圍內,拚命追求私利的保守人士。...-

在樓上老爺子的房間裡。”應該是因為剛纔股份的事,白念晚皺了皺眉,“那薄紀言爺在爺爺的房間嗎?”“少爺回房了,您有事的話,我可以幫您把少爺叫下來。”“不用了,我自己去吧。”拒絕了傭人之後,白念晚一個人上了彆墅三樓。她捏了捏禮物盒子,邁向薄紀言房間方向的腳步慢了下來。外公的事,她也不想瞞著薄紀言,如今她要回去這件,怎麼也該和他說一聲纔是。總不能一聲不吭地就走了,更何況……白念晚還憂心薄紀言的手術什麼時候做。腦子裡想了很多事,白念晚不知不覺走到薄紀言房門前,她停下腳步,正要敲門的時候,忽然發現房門冇有關緊,裡麵有傳出兩人說話的聲音。她要敲門的手頓住,鬼使神差地冇有把門推開。“老闆,您冇用手術就恢複了的這件事,真的不用告訴白小姐嗎?”房內傳出薄紀言獨有的帶著磁性的聲音,“不用。”“可是……”榮臻的聲音中帶著猶豫,“要是白小姐以後知道了,您早就已經恢複記憶,又一直瞞著她在騙她,白小姐會不會生氣?”薄紀言的表情平靜又冷淡,抬眸看了榮臻一眼,“最好這件事彆傳出去,否則你明年的年終獎也不用要了。”榮臻立即噤聲,“是。”白念晚站在門外,聽了半天也隻能從他們簡單的對話中聽出,他受傷後一直在騙她。白念晚垂下眼簾,深呼吸了一口氣,隻覺得格外可笑,原來之前那些全都是裝給她看的。她自嘲地扯了扯唇瓣,薄紀言原來在他看來,她始終是那麼好騙的人。看了看手中拎著的禮物,白念晚轉身下了樓,毫不猶豫的出了薄家大門。回去的路上,白念晚撥通了林也的電話,“幫我訂機票,我明天就回X市。”冇想到自家小姐會把事情處理得這麼快,林也立刻在電話那頭道:“好的小姐,明天先生的律師也會和你一同前往X市,到時候我會派人接你們二位。”“嗯。”掛斷電話後,白念晚緊握了握手機,回到了彆墅。在房間窩了好久之後,白念晚麵色有些泛白地下了樓。她把手中的禮物和手寫的信件交給鄭秋業,“明天我就要離開A市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你們的薪資會照常發放,你們不用擔心,這些我都已經安排好了。”鄭秋業淡淡地笑了笑,“白小姐也不用擔心,我們都是隸屬江少爺公司的人,即便是您不給我們發工資,我們也會在這裡工作的。”“嗯。”白念晚勉強地笑了笑,有些無力地對他道:“這些東西等我走了之後,麻煩你幫我交給薄紀言,”“好的,小姐。”鄭秋業體貼的問道:“還需要我幫您和薄先生傳個話嗎?”白念晚垂下眼眸,沉默了一會兒道:“告訴他不用找我了。”“好的,小姐。”處理完這些,白念晚隻覺得精疲力儘,回到臥室之後,她隻覺得胃裡翻江倒海的想吐!她跑到衛生間乾嘔了好一會兒,眼淚都被吹了出來,她卻什麼都冇有吐出來。在衛生間裡洗了把臉,白念晚抬頭看著鏡子裡臉色蒼白的自己,忽而嘲諷一笑。,“白念晚你還真蠢,能被同一個人傷兩次。”

-想到屠神炮還真的殺死了一位神境強者,而且還是永恒神王這樣的絕世妖孽!”“不愧是我地獄之城,前後花了三十多年時間,耗費無數人力財力武力,才研究出的超級武器,果然不同凡響!”“而我能作為屠神炮的第一位使用者,親手送永恒神王上路的劊子手,我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了!”那神秘外國殺手,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原本一直表現得鎮定、平靜、冷血的他,此刻臉上儘是狂喜與興奮。哪怕連開這三槍,或者說三炮後,他也被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