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雪トナ 作品

十二章 城中的一小段時光

    

是這次的問題冇那麼簡單,想要完全擺平至少得花一年的時間。結果,雷特爾成功保住了貴族的地位,事件也冇惡化到演變成兩國之間的國際問題,但雷特爾不僅損失了財力,在各方麵欠的人情債也變多了,無法再像事件發生前一樣呼風喚雨。連帶地他想更進一步出人頭地的難度也變高。奧伯華德的計劃也可以說是成功了。即便雷特爾打算在風波完全平息下來後再次為赫倫舉辦相親,藉此重新拿回部分權力,也因為赫倫離家不回的關係,計劃無法實行...-

第三卷

十二章

城中的一小段時光26 即使是強者也有無法克服的東西

此刻出現在幸助與薇亞樂眼前的,是萊索堤可馬格的冒險者公會。從阿瑪賽拉道場回來後兩人在旅館悠閒地過了一天,不過馬上開始覺得無聊,為了打發時間而前往公會接案。雖然說無聊的話也可以到旅館附設的遊樂場玩,但那兒大多是貴族和有錢人在使用,散發出的氣氛讓兩人很難進入。

萊索堤可馬格的規模比貝拉聖大,公會的規模也大上許多。也許因為正值武鬥大會的舉辦期間,所以連冒險者的人數都比貝拉聖的公會多。

「你老是跟著我一起接案,要不要試著也在公會登錄一下?」

「我已經登錄過了喔。公會的職員全都要登錄的。」

如果冇登錄的話,為了接案就得先去登錄才行,不過看來冇這個必要了。

在貝拉聖時,由於那裡是兩人的出身之地,而且公會也知道幸助和薇亞樂的事,所以就算幸助是單獨接案再帶薇亞樂去完成任務,也不需要擔心幸助會趁機敲詐要多付酬勞。因為公會相信幸助不會做那種事。

不過這裡的公會並不認識幸助他們,一個不小心的話,也許會讓公會誤以為是不守規矩的麻煩人物,所以纔想說應該要登錄一下。

「既然如此就不必再登錄了呢。」

兩人走入建築物中,前往張貼打雜類委托的地點。由於他們隻是想藉此消磨時間,所以不打算接會遠離城市的案子。此外因為武鬥大會的參加者為了熱身而搶著接短期離城的案子,所以現在那類案子的數量也不多。

薇亞樂看著貼在牆上的紙,點了點頭,把她之前做的決定說出來。

「我也要來找找自己一個人做得到的案子。」

「欸?不一起接案嗎?」

「嗯,我想一個人試試看。」

和幸助一起行動的話,一定又會想依賴他。正是為了改掉習慣性的依賴心,所以薇亞樂纔要一個人行動,給自己施加壓力,讓自己慎重、確實地完成工作。

她不是冇考慮過要怎樣做才保險。她打算以過去和幸助一起行動時接的那類案子作為主要接案方向。和不曾做過的工作相比,這樣失敗率會下降,而且也比較不會緊張不安吧?

分彆接案是成長的第一步。

但薇亞樂冇有把真正的理由說出來,而是以「和幸助一起工作的話力氣方麵會跟不上」為藉口。總覺得把真正的理由說出來會有些丟臉。

「反正不是以賺錢為目的,所以我也可以配合你啊。」

「請彆在意我的事,幸助先生就挑你喜歡的案子來接吧。我也是有考慮過,纔打算一個人試試的。」

再這樣下去也許又會變成一起行動,所以薇亞樂稍微透露了一點理由。

「……既然如此就這麼辦吧。如果有適合你的案子就太好了。」

「是啊。」

兩人瀏覽著貼在牆上的紙。

幸助打算找一些可以學習技能的工作,薇亞樂找的是自己應該可以勝任的工作。

薇亞樂在見到某張委托後停下腳步。

「這個應該可以吧?」

委托的內容是幫忙帶小孩。由於武鬥大會將近,到處都變得很忙,冇有時間照顧小孩的大人們於是提出委托,請公會幫忙找可以短期帶小孩的人。

照顧小孩的事薇亞樂在孤兒院的生活中已經很習慣了,以第一次單獨接案來說,早已做得很熟練的事應該滿適合吧,於是薇亞樂接下了委托。

「你找到了?我的話……打算試試這個。」

幸助看中的是磨刀師傅發出的委托。不是想請人幫忙磨刀,而是因為太忙了所以征人幫忙整理傳票及招呼顧客。就算再怎麼忙,還是不可能把磨刀的事交給外行人做吧?此外征人條件中有提到需會讀寫,從這部分也可以明白主要工作是幫忙打雜。

兩人分彆確認了委托人的住處後,在公會門口告彆。

從公會走了約十五分鐘,幸助來到了目的地——磨刀師傅的店。

「你好——」

幸助一麵打招呼一麵走進店裡,眼前是空無一人的櫃檯。

櫃檯後方有置物架,打磨好的利器陳列在架子上。架上的利器種類從菜刀等日常用品到刀劍、長槍等武器各式各樣。長槍和斧頭之類又長又重的武器,則是立在架子旁。

「冇人在嗎?還是在店裡頭?」

幸助深深吸了一口氣,以比剛纔更大的聲音朝著店裡喊道:

「有人在嗎——!」

「來了來了——」

店的後方傳來物體碰撞的聲音,穿著工作服的男人走了出來。

「因為太專心工作了,冇聽到您的聲音,真是不好意思。歡迎光臨伊紮薩齊磨刀鋪。不管是什麼利器都可以幫您打磨得像新買的一樣鋒利喔!請問今天要磨的是什麼呢?」

「我不是客人。」

「不是客人?那有什麼事嗎?難道說是想當學徒?如果是那樣的話最近很忙,等武鬥大會結束後你再來吧。」

「也不是想當學徒!您不是向公會提出委托嗎?我是來應征那個的。」

男人愣了一下,接著雙手一拍後說道:

「哦!是那個啊!」

「難道說已經不再征人了嗎?」

男人猛烈地搖著手否定幸助的話。

「纔不是!是因為一直都冇人來應征,所以我想說應該冇人會來幫忙了。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就能專心工作了。」

「所以您願意雇用我嗎?」

「嗯,進來櫃檯裡吧。我把希望你幫忙的事說明給你聽。」

幸助隨著男人招手的手勢走進櫃檯。

從外頭看不出來,不過櫃檯裡麵有桌有椅,桌子上堆著一疊紙。

「征人啟示上應該也有寫到,我想讓你做的大致上分為兩類,就是招呼顧客還有整理檔案。檔案是什麼呢?就是收支計算。從二十天前開始就冇空算賬了。不過日期和金錢種類都有確實地記在紙上,所以應該冇有不知道是哪天的收入或支出的困擾。你先把每日收支做出來,再做成五天結一次的賬目,最後做成整體賬目。還有就是,征人啟示上也有寫到纔對,你會計算嗎?如果不太行的話隻要把每日收支做出來就可以了,光是這樣就已經幫了我大忙了。」

「冇問題。」

幸助點頭說道。聽起來隻要會加減乘除就可以了,這種程度的計算他應該冇問題。

「是嗎?那太好了。接著是招待顧客的部分。收下客人要研磨的物品時,要在這邊的紙上寫上客戶的名字、物品的種類還有收件日期。如果是客人來拿磨好的物品時,先問客人的名字再從這邊的架子上找物品。長槍和斧頭之類放不進架子裡的東西都立在這邊。物品上都有掛著標簽所以應該不會找不到。金額就寫在標簽上麵,隻要照著上麵的數字收錢就可以了。」

男人朝著放物品的架子指指點點,告訴幸助放置各種武器的大概位置。

「有什麼問題的話就到裡頭叫人,應該隨時都有人在纔對,雇用時間是四天。四天後我們這邊的進度就可以穩下來了。大概就是這樣吧。」

現在應該也很忙吧,隻見男人連珠炮似地一口氣把事情交待完畢。

還有什麼想問的嗎?對於男人的問題,幸助想了一下後問道:

「金額的單位要怎麼寫?要寫成爾特還是銅幣銀幣之類的?」

「隻要計算冇出錯的話,不管哪種都可以喔。」

「那我基本上就寫成爾特,有時間的話再把貨幣種類也寫上去。」

「這樣也可以,那就麻煩你了。」

「啊,對了,我有件事想拜托您。」

「拜托?」

幸助叫住了正要離開的男人。

「您方便的時候就可以了,我想參觀工作場所的樣子。還有如果方便的話,希望可以教我一點簡單的研磨技巧。」

「如果用你自己的休息時間學也無所謂的話,我們這邊是冇問題喔。」

男人說完就走到店後麵去了。

留在店麵的幸助環視了一下整間店,抖擻起精神。

「總之先來整理檔案吧。」

幸助坐在椅子上,開始一張張地確認檔案。

他數了一下,總共約有七十張紙,日期最舊的在最下麵,但冇有做出收入與支出的分類,所以他決定先從這部分開始做起。

做到一半時他察覺門口有人,拿重物壓住紙張以免被風吹跑後站了起來。

「歡迎光臨。」

「嗚啊!?」

視線不在櫃檯這頭的男人看到突然冒出來的幸助,露出被嚇了一跳的表情。

見到那客人的樣子,幸助心裡有些不解,不過他也不當一回事。

「啊,我是來拿委托你們打磨的長槍。」

「請問尊姓大名?」

「蓋尼斯。蓋尼斯·弗拉克。」

「蓋尼斯先生嗎?請稍等一下。」

幸助看了看店裡三把長槍上的標簽,拿出其中一把。

「跟您收兩枚銀幣。」

「這樣就行了吧?」

男人將兩枚銀幣放在櫃檯上。

「是的,這是您的物品。」

「哦。」

男人接過長槍確認槍刃的情況,滿意地點了點頭。

「謝謝你們。」

「謝謝惠顧,歡迎再來。」

幸助低頭行禮,這時男人已經走出店外了。

「錢是……放在這盒子裡吧?」

幸助將兩枚銀幣放入櫃檯下麵的盒子,接著在桌上畫著框格的紙上寫上客人的名字與武器的種類、金額。這樣一來客人取貨的手續就大功告成了。

幸助對於如此順利的開始滿意地點了點頭,重新回去整理檔案。他將檔案分成收支兩類,照著日期由上到下排列,接著開始計算數字。

「要是有計算機就好了。」

雖然隻是簡單的計算工作,不過數量很多,考慮到之後還得驗算,自然希望能有個計算機使用。

不過多虧了能力增強,所以幸助的計算速度比在地球時快了許多,就算慢慢做,明天還是可以全部做完。

就在偶爾招待來店的顧客、仔細地整理檔案的情況下,時間已經來到傍晚。因為不是什麼太忙碌的工作,所以幸助的體力和精神都不感疲憊。

有時會出現對打磨的狀況感到不滿的客人,不過磨刀師傅們會親自出來應對,所以幸助也冇什麼辛苦的感覺。

「已經要關店了,今天就做到這裡吧。」

從後頭走出來的男人向正在處理檔案的幸助說道。吃午餐時他們曾稍微聊了一下天,所以幸助知道他的名字叫科藍達姆。

那時幸助向他問瞭如何保養刀劍的事。

直到那時,幸助才知道研磨利器用的磨刀石有許多種類。

由於幸助不打算把劍磨得像藝術品那樣閃閃發亮,所以不需要太過複雜的打磨步驟,但還是無法隻用一種磨刀石就一路磨到底。

雖然打從一開始幸助就對此不抱太高的期望,不過他還是明白了光靠自己是無法完善地保養武器的。如果專心學上一個月的話也許可以做到,但磨刀師傅應該冇那麼多時間可以教他吧。

幸助心想,如果在打工的這段期間可以學到如何清除血痕、油脂以及分辨劍身有冇有異常就很夠了。

「嗯嗯——!」

幸助伸了伸懶腰,推開檔案從椅子上站起來。

「明天要幾點來呢?」

「第二次鐘響時來就可以了。」

這座城市的第一次鐘響是早上六點,第二次是九點。

「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辛苦你了。」

磨刀師傅們在關店後似乎還會再工作一陣子,科藍達姆穿著工作服走回店後麵去了。

走出店外,路上到處都是和幸助一樣剛工作完下班的人們。

幸助混在人潮中走回旅館。他打開房門,比幸助先回來的薇亞樂正無聊地玩著自己的身分證明卡。

「啊,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你那邊比較早結束呢。」

「對啊,因為不需要留到最後。」

對薇亞樂的委托人來說,能在孩子最多的時段幫忙顧小孩就很夠了。

而且留到最後就得待到八點以後,讓薇亞樂這些打工人員留到那時候的話,要付的薪水也會變高,所以雇主並不想讓他們待整天。

幸助放下身上的東西,和薇亞樂聊著今天發生的事來打發晚餐前的時間。

從這天起到契約期滿為止,幸助全都順利地完成了工作。

薪水是銀幣三枚,而且還得到磨刀石為贈禮。這是可以研磨小刀的石種。由於是切菜等日常生活用的小刀,不需要太精細的研磨,隻要一種磨刀石就夠了。研磨時的技巧磨刀師傅也實際演練給幸助看過,當然也教了他如何保養刀劍,這些知識比薪水更加值得。

薇亞樂的情況是,由於工作內容是很熟悉的事,所以不會因為太努力而搞砸,可以普通地工作。不過也不是冇有意外狀況,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稍微牽扯到商人家的遺產繼承問題,但隻是電視劇裡的路人角色般的程度,也不算被扯入其中就是了。

由於薇亞樂的工作性質和幸助的不同,是領日薪的工作,所以冇有契約期間這回事,在幸助的打工結束後,薇亞樂似乎還是會去幫忙。

就在幸助他們各自過著自己所選擇的生活時,另一頭的艾莉絲也把裡卡多的事情處理完畢了。

她除了變裝之外也改了名字。這是為了不讓赫倫的親人,也就是柯佩斯家知道她人在這裡。

「那麼就請你照著我的交待去做了。」

「好的,包在我們身上。」

坐在艾莉絲對麵的是建築承包商。

「大概要多久才能蓋好?」

「這個嘛……雖然您要求的房子不到貴族宅邸那麼大,不過還是比普通民房大上不少,使用的建材也都是高級品,所以最長可能會用到半年的時間吧?」

「和事前打聽到的差不多嗎?我知道了,那就拜托你們了。」

艾莉絲委托建造的新房子,大小比可以容納現代日本四戶人家的公寓還要大上一些。由於是以堅固為第一考量,再加上房子本身頗為寬敞,所以比普通的獨棟建築造價要高。但因為艾莉絲賣掉了一片龍鱗,所以荷包還算充裕。

她把龍鱗賣給了裡卡多的冒險者公會會長。艾莉絲和會長是老相識了,一個月前,她前往冥族之國前曾被公會叫去,那時她順便把龍鱗賣給了會長。會長不但有買下龍鱗的財力,而且是艾莉絲所知的可能買下龍鱗的人中,離她最近的人。

賣掉龍鱗的金額是七十枚閃幣。由於無法立刻準備那麼多現金,所以隔了一段時間,直到今天才收到款項。艾莉絲毫不吝嗇地將那筆錢和冥族給她的閃幣花在新房子上,追求新家的安全滴水不漏,可說是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順便一提,會長之所以把艾莉絲叫去,是為了把一封信交給她。寄信人是過去的艾莉絲,內容很簡短,隻有一句話而已。那句話可以讓艾莉絲回想起重要的記憶。

那記憶是什麼?總有一天會明白的吧。

「建造地點在郊外,這部分冇有更動嗎?」

「對。建造在那裡的話,等完工時我就可以用魔法縮小後帶走。」

原來魔法連那種事都做得到啊?男人露出佩服的表情。

「真是太厲害了。那麼請確認檔案有冇有缺失。」

艾莉絲確認起男人交給她的檔案。

她花了不少時間確認冇有問題後,再把檔案還回去。

「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三個月後我會來看一下進度。」

「好的,隨時等候您大駕光臨。」

男人深深鞠躬,恭送艾莉絲走出店外。對方是大客戶,就算被人說是殷勤過頭也無所謂。

雖然艾莉絲是變裝並以假名來進行委托,不過由於她有公會的介紹信,而且事先把所有工資一口氣付清了,所以就算變裝用假名的事被拆穿,對這件委托來說也不成大問題。

「要在裡卡多處理的事應該就這些了吧?」

艾莉絲走出承包商的事務所後,確認預定要做的事項。

「接下來就去幸助他們那裡吧。」

來到城外的艾莉絲施展兩次傳送魔法,來到萊索堤可馬格郊外。

之所以傳送兩次,是因為她無法使用一次就能從裡卡多到萊索堤可馬格的傳送魔法。可以無視距離地任意傳送於世界各地的魔法難度極高,隻有神明或高位精靈纔有可能使用。如果艾莉絲想學會那魔法,必需再過著二十年左右打倒魔物累積實力的修行生活。不過她覺得現在會的傳送魔法已經很夠用了,所以冇打算再多做修行。

「好了,那兩人在哪裡呢?」

艾莉絲使出探測魔法尋找幸助他們的所在之處。她使用的是讓魔力波動在短短一瞬間朝四麵八方擴散、尋找熟人的魔力以明白對方所在之處,類似聲納探測般的魔法。搜尋範圍最大可達徒步行走一週的距離。

「咦?這個反應是?」

尋找幸助兩人所在之處的艾莉絲將視線從城市移開。除了幸助他們外,她還發現了波爾托斯等人的魔力。

波爾托斯目前人在六天行程之外的地方。

「改天再去看他們吧。」

艾莉絲看了一下波爾托斯所在的方位後走入市內,循著幸助的魔力反應前進。

她在市內又使用了一次聲納魔法,來到幸助所在的磨刀鋪。

「歡迎光臨~~艾莉絲小姐!?」

幸助以驚訝的表情看著走進店裡的艾莉絲。

「你過得好不好啊?」

「還不錯,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這裡啊?」

「有找人用的魔法啊,看來你正在工作呢。」

「嗯,因為到大會開始為止都冇事做,所以想說趁這段期間打個工。」

「這樣啊,看來在這裡說話會妨礙你工作,可以告訴我你們住在哪裡嗎?我在那邊等你們。」

幸助點點頭,把投宿的旅館名告訴她。艾莉絲聽到旅館名時略微歪著頭問道:

「如果我冇記錯,那裡不是高級旅館嗎?」

「是啊,因為便宜的旅館都客滿了,所以就住到那邊去了。」

「錢的部分冇問題嗎?該不會覺得隻要能出得起我來之前的金額就好了吧?」

考慮到幸助的財力,艾莉絲認為他應該冇有那麼多錢,可以和薇亞樂一起住高級旅館。

「你是為了賺住宿費才工作的嗎?」

「剛纔我說過了,是為了打發大會開始前的時間。錢的話不成問題,因為我賺到了十枚閃幣。」

「等一下,一般的工作是冇辦法拿到那麼多錢的。我不在時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事?不對,我晚點再問吧。」

艾莉絲背上冒出冷汗。雖然很想馬上質問他,不過還是算了。在這裡講話會妨礙彆人做生意。

「我先回旅館了。」

「嗯、嗯。我、我想薇亞樂應該已經回去了。」

幸助被低了一個音階的艾莉絲聲音嚇到,變得有些結巴。

「這樣啊?那我去向薇亞樂問事情的原委好了。不知道會聽到什麼豐功偉業,真是讓人期待啊。」

「不,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幸助乾笑道。

艾莉絲的臉上也帶著笑容,不過幸助冇辦法真心認為她在笑。如果有其他人看到艾莉絲的笑容,應該也會有同樣的感想吧。

艾莉絲離開了。幸助開始害怕起下班後要回旅館的事,但時間無法停止,工作結束、學到研磨技巧的他心驚膽跳地回到旅館。

雖然磨刀鋪的打工到今天就結束了,可是幸助無暇感受完成任務的成就感,連磨刀師傅們也都覺得幸助的樣子很奇怪。

「我回來了——」

幸助的招呼聲不由自主地變小,打開門時艾莉絲帶著和在磨刀鋪時相同的笑容迎接他。跟在她身後的薇亞樂也和幸助一樣一臉膽怯,不過在幸助走進房間後就轉變成安心的笑容了。

「歡迎回來。你好像很活躍嘛。」

冇有溫度的發言讓幸助倒退好幾步。

「呃,您是在說哪件事呢……」

「開發新遊戲還有跟魯比達錫亞家扯上關係的事。」

「……關於綁架的事件,你冇意見嗎?」

「那種事隻要身為冒險者,哪天會沾上邊都不奇怪。解決那件事情本身我不會說什麼。問題在於招搖的行為、把名字讓全世界知道這兩點。虧我還費儘苦心,不讓你和冥族扯上關係。」

她好不容易阻止冥族積極與幸助接觸,結果和兩人會合後卻發現他們乾了兩件蠢事把自己的努力毀掉,會生氣也是當然的。

其實艾莉絲冇有真的生氣,主要是對他們做的事感到很無力。

「如果你很想名震天下的話就告訴我,我介紹能幫你出名的人給你認識。」

「我一點也不想變成那樣。」

「那就給我安分點。」

「不,那個,對不起……不過我有件事想要辯解。」

「什麼事?」

「我也冇想過被抓的孩子裡居然會有貴族子弟。這部分可以斟酌一下減輕罪責嗎?」

「唔,這是冇錯啦……」

艾莉絲歎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

「以後可以安分一點嗎?」

「我會儘量慎重行事的。」

由於很有可能出現無法預測的情況,所以幸助無法一口答應。

艾莉絲也明白這點,所以想說要不要就這樣放過他算了。和以前的艾莉絲相比,現在的她已經算是非常溫和了,不過幸助和薇亞樂當然不知道那種事。他們後來也有機會知道艾莉絲變得通融許多了,但那還是很久以後的事。

「明天你得和我去商人公會一趟,知道嗎?」

「我是冇意見,不過為什麼?」

「為了封口。」

幸助提出的新遊戲黑白棋是不論身分年齡性彆,所有人都能玩的遊戲。既然是誰都能玩的遊戲,也就表示可能會廣受歡迎。

玩黑白棋時要有道具才方便,換句話說就是愈多人玩就能賣出愈多道具,賺得的錢也就會愈多。其中一部分的金錢會進入幸助口袋。雖然說隻是一部分,不過由於是以全世界為規模來販賣道具,所以得到的金額也相當可觀吧?如果有那麼多錢,那麼心懷歹意的人們就極有可能會想辦法接近幸助,此外應該還會有希望他能想出新點子的人朝他靠近。

如果幸助不想出名,那些人就隻是礙事的存在。所以必需給商人公會封口費,好讓他們儘量不把幸助的名字公諸於世。

把黑白棋的情報交給商人公會已經過了好幾天了,不過還是得亡羊補牢一下才行。

「知道了嗎?」

艾莉絲說明封口的重要性,幸助和薇亞樂雙雙點頭。

除此之外還得對魯比達錫亞家做點什麼。艾莉絲思考起來。

魯比達錫亞家算是頗有名氣的門派,會派遣門生到世界各國去學習,此外也有不少人主動從世界各地前往好摩國學習。而且魯比達錫亞家和貴族、王族之間都有關係,魯比達錫亞和那些達官貴人見麵時說不定會以幸助為談論的話題。被身為世界上數一數二高手的玄奧讚賞有加,肯定有人會因此對幸助感興趣。

那些事應該會對幸助及周圍的人造成負麵影響吧?所以艾莉絲想先發製人,好讓事情不至於發展成那樣。

但艾莉絲自己和魯比達錫亞家或好摩國都冇有交情,所以冇辦法出麵。就算動用艾莉絲的關係去請魯比達錫亞家彆把幸助的事說出去,但是身為「天才魔女想要出麵保護的人」,光是這點就足以引起人們的好奇心了。

完全想不出對策的艾莉絲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玄奧他們不會大嘴巴把幸助的事說出去。

「頭好痛。」

看著揉著眉心的艾莉絲,算是罪魁禍首的幸助除了一臉抱歉地嗬嗬傻笑外也不能如何。

幸助和薇亞樂服侍著艾莉絲,幫她泡茶、捶肩好讓她放鬆下來。當艾莉絲散發的氛圍緩和到某個程度時,兩人終於不再心驚膽跳。

接著兩人開始聽艾莉絲在這段時間的經曆,度過晚餐前的時間。

-息了!?”“這是什麼情況?老師就算遭受了重創,我們也不至於連他的一點氣息都感覺不到纔對!”“除非……”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冇有人說話,卻有一股強烈的絕望和不安,湧上了葉君臨等人的心頭!望著遠處空空蕩蕩的海麵,連龍九天都不禁喉嚨一緊,感覺天塌了!永恒城的至尊,龍國當世唯一的神王……居然,就這麼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冇想到屠神炮還真的殺死了一位神境強者,而且還是永恒神王這樣的絕世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