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無限 作品

第三十三章 收穫

    

,陰雲籠罩。郭家1眾長輩儘皆在座,但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本來之前去給江辰送禮,就是為了修補他的關係,可是這才幾天?他就又成了1個廢人?那3百兩黃金,豈不是白白打水漂了?”“唉,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誰能夠料得到會發生這種事?運氣不好,怪的了誰?”“哼,不是他運氣不好,是我們運氣不好,早知道當初就多觀望幾天,也不至於白白折了本!”“……”郭北冶坐在主位,不停揉著太陽穴,眉頭緊鎖,1言不發。事發突...-

1切都發生在江辰的腦海,他清楚的看到了1切。

在擁有伐伽天啟圖之後,江辰的靈魂就變得比普通人更加強大,更彆說如今已經是蛻變為神魂,哪怕是被羅悲以奪舍**震懾心神,但也能夠清晰的看到發生的1切。

看到羅悲的神魂崩潰,籠罩在江辰身上的死亡威脅1掃而空,整個人也恢複了意識。

“伐伽天啟圖……”

江辰心中不由得感慨,“又是伐伽天啟圖,上1次是它引動星光,治好了我的傷勢,這1次又是它出現,將羅悲的神魂湮滅。”

看著眼前7竅流血,死不瞑目的羅悲,江辰打了個寒顫:“所幸啊……所幸有伐伽天啟圖,否則今日,我怕是遭殃倒血黴。”

“這老頭子也是運氣不好,要是直接動手殺了我,那我還真可能無力反抗,但居然選擇了奪舍……隻能說,當真是我運氣太好了。”

舒了口氣,江辰攤在地上,休息了好半天,待得傷勢恢複了1些,這才掙紮著坐了起來。

也好在羅悲為了奪舍江辰,並冇有下重手,隻是將他打的無法行動,這才能這麼快恢複力氣。

在羅悲身上到處翻找了1遍,江辰突然臉色1變。

“奇怪,他這身上,怎麼什麼東西都冇有?”

麵色古怪的看著羅悲的屍體,江辰百思不得其解,1個修仙者的身上,怎麼可能什麼都冇有?

更何況,羅悲方纔可是從莫名其妙掏出了1堆東西,好些陣旗,還有那枚水晶球,難不成他身上攏共就帶了這麼些寶物?

江辰皺了皺眉,不信邪的在羅悲身上再度翻找了起來,但片刻後,他還是什麼都冇有找到!

“真是見鬼了……”

江辰有些頹然,“他身上竟真的是什麼都冇有,莫非是他在被追殺的時候,所有東西都丟棄了?隻留下了這1座迷影陣法?”

搖了搖頭,江辰目光1轉,突然看到了在羅悲的右手食指上,赫然有著1枚黑色的戒指。

眯了眯眼,江辰1把將那枚戒指給摘了下來。

戒指入手冰涼,質地猶如石頭,江辰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心中1動,突然試探著將1縷神魂之力,緩緩注入到了戒指之中。

“嗡”的1聲,江辰渾身1震,緊接著麵露喜色!

在他的神魂之力探查下,這枚戒指的內部居然是彆有洞天,赫然有著1片長寬高都約3丈,白茫茫的空間,其中漂浮著各種雜物。

“好傢夥,原來這戒指中內蘊1片空間……怪不得羅悲身上什麼都冇有,合著都在這裡麵!”

江辰嘿嘿1笑,連忙將戒指內的東西都掃了1遍。

兩百多塊奇怪的石頭,幾件寒光閃閃的兵器,1些普通的衣物,幾個玉瓶,十幾張各色符紙,1柄鐵傘,還有1枚玉簡。

這就是戒指中的所有東西了。

11取出,用神魂之力探查之後,江辰也大概知道了這戒指中的東西都分彆是什麼了。

首先是那些石頭,長寬高都是標準的十厘米,通體潔白,晶瑩剔透,看上去像是普通的石頭,但實際上,這是傳說中的靈石!

用來修煉,用來補充靈氣靈力,用來交易的靈石!

隻可惜,江辰現在尚未修行功法,無法吸收這靈石,否則的話,他的靈氣也能快速的補滿。

那幾件寒光閃閃的兵器,則與羅悲的拂塵1樣,都是修仙者所使用的兵器;符紙,那自不必多說,江辰已經見識過符籙了。

至於玉瓶中,是1些丹藥,大部分江辰都不認識,也冇敢去動,誰知道會不會有毒?

但其中兩瓶,江辰卻是認得,乃是上好的金瘡藥。

雖然不知道羅悲1個修仙者帶著金瘡藥做什麼,但卻是得益於這金瘡藥,江辰的傷勢才快速恢複了1些,最起碼能正常行走奔跑了。

而那1柄通體漆黑,沉重無比,表麵上有無數雲紋的鐵傘,江辰在探入神魂之力後卻是1無所獲,探入靈氣之時,就看到鐵傘發出幽光,但旋即就冇了動靜。

江辰猜測,這鐵傘應該是類似於馮重腳下的飛劍,都是寶物,需要大量的靈氣才能催動,而他這點可憐的靈氣,壓根兒催動不了。

至於那最後的玉簡……

赫然是1門名為【紫羅功】的修煉功法!

很明顯,這【紫羅功】,就是羅悲所修煉的法門。

“這【紫羅功】……”

江辰收回了神魂之力,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這羅悲從何得來的法門,但,居然能夠直指靈海境,應該算是比較強大的了吧?”

靈海境,對於江辰來說都是個無比遙遠的目標。

不過,江辰雖然渴求迅速開始修煉,卻也冇有按照這紫羅功開始修煉,這紫羅功再厲害,也不可能有金煌宗之中的功法厲害吧?

江辰也不知道修煉這紫羅功之後能不能再轉修其他功法,萬1不能,那不是虧大發了嗎?

是以,江辰忍著誘惑,將

玉簡扔回了戒指中。

左右看看,那座迷影陣由於冇有了羅悲的控製,此刻也已經消散,江辰順手就將那些陣旗與水晶球收了起來,快步離開了密林。

……

平陽鎮。

此時已是深夜,大街小巷1片寂靜,除了巡邏的捕快之外,街道上也再無其他人行走。

“咻”的1聲,江辰的身影從街道上1晃而過,宛如鬼魅1般,輕飄飄的掠過數百米,冇有驚動任何人,便回到了家中。

快速的清洗了下身體,將未癒合的傷口包紮了1下,江辰便從箱子的暗格中取出了那枚接引令。

“所幸之前在考覈中途,就將這接引令藏了起來,否則,早就被馮重或是羅悲給發現了。”江辰攔住手中接引令,微微1笑。

當日在斬殺了徐暉與匪徒1眾之後,江辰便中途偷偷溜回了鎮子1趟,將這接引令藏了起來。

也就是這無心之舉,讓這接引令儲存了下來。

片刻後。

江辰將1些行李帶在身上,轉身離開了家。

離開之前,他最後看了1眼這居住了十多年的院子,輕輕歎了口氣,而後再無留戀,踏步離開。

江辰知道,自己在未來很長1段時間都不會再回來了。

-揮出,“嗤”的1聲,1顆鬥大的腦袋緩緩滑落。“鏘啷”1聲,長劍收回了劍鞘,江辰深深的吸了1口氣,微笑著看向了雲瑾逾。“我說了,你們來幾個,我就殺多少個,現在,他們已經死了,你們可以讓其他人出手了。”1片死寂。雲瑾逾麪皮抽搐,嘴角顫抖,平日裡能說會道滿腹經綸的他,看著眼前的景象,此刻卻是腦袋1片空白,1個字都吐不出來。不隻是他,在場所有人,甚至包括遠處的青衣男子,羅悲2人,都被江辰的手法給震懾了。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