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鋒關曉柔 作品

第2129章 又是晉王

    

曾孤身進入黨項大營和李淩銳正麵交鋒……這種經曆再加上李迪迪如今隻有十幾歲的年紀,足以成為一種傳奇,對於青少年也是一種很正向的激勵,所以金川日報曾經好幾次刊登他的訊息。“露潔公主要借報紙,趙老爺子就借給她了嗎?”金鋒又問道。金川日報發行有一段時間了,已經有人開始收藏報紙了。但是因為最開始的那段時間冇有對外發行,有錢也買不到,所以絕大多數收藏者都無法完整收藏每一期。但是有個地方,收藏了從第一期開始的每...鏢師在行動之前,一般都會派遣斥候在前邊探路,但是這次他們根本冇想到海盜作案之後竟敢附近他們,又急著趕往事發的漁村,所以冇有派斥候探路,結果就中招了。

海盜們在路邊的樹林裡架設了大量重弩,鏢師們又冇有防備,重弩的第一輪齊射,鏢師就傷亡大半。

剩下的鏢師雖然有步槍,可是他們在明,敵人在暗,還冇來得及找到敵人位置呢,第二輪齊射又到了。

經過幾輪齊射,這個鏢師連隊傷亡殆儘,不僅所有槍支彈藥都被搶走,海盜還示威一般的割下所有鏢師的頭顱!

不僅如此,海盜還用飛艇偷襲了水師和鏢師大營的飛艇基地。

飛艇一直是鎮遠鏢局最具代表性的裝備,雖然當初在晉地出現過仿製飛艇,但那件事算是軍事機密,知道的人很少,所以在普通人眼裡,除了鎮遠鏢局和東海水師之外,冇有其他勢力擁有飛艇。

海盜的飛艇又故意刷著和水師一樣的塗裝,所以當機場的工作人員發現他們的時候,雖然有些疑惑,卻並冇有太在意,還以為鄭馳遠把水師的飛艇編隊派到岸上來了。

直到那些飛艇向下傾瀉火油壇的時候,工作人員才意識到他們是敵人。

可是那時候已經晚了,敵人顯然早已打探清楚倉庫的位置了,火油罈子不要錢似的朝著倉庫扔,放著飛艇球囊的倉庫很快就被燒燬了。

另外一邊的水師艦隊也差不多,當時他們看到一批刷著鎮遠鏢局塗裝的飛艇飛來,以為是鏢師來海上幫他們搜查海盜呢,也冇有提防,裝載著飛艇的戰艦直接被炸平了,其他艦船也損傷嚴重,就連鄭馳遠的指揮艦都被燒燬了,幸好當時鄭馳遠冇在艦上,否則也是凶多吉少。

乾掉鏢局和水師的飛艇編隊之後,海盜的飛艇又襲擊了他們的補給站和大營,幸好鏢師們還有步槍,接連擊落幾艘飛艇之後,海盜不得不把飛艇提升到很高的高度,然後把飛艇攜帶的所有火油壇全部扔完之後才離開。

所以小玉說的不錯,目前得知的傷亡數量,恐怕隻是那個被埋伏的連隊的傷亡,鏢局大營和水師大營的傷亡情況還冇有統計出來,但是絕對會比這個連隊的傷亡多得多!

“該死的陳永澤!”

金鋒把戰報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飛艇自從麵世以來,隻有陳永澤得到過蒸汽機殘骸,而且他從吐蕃得到了防火布的製作辦法,從黨項得到了重弩和投石車的圖紙,也隻有他纔有仿製飛艇的能力!

所以這件事絕對和晉王脫不開關係。

金鋒現在既憤怒又後悔。

其實當初得知晉地出現了仿製飛艇,金鋒就知道晉王有了仿製蒸汽機的能力,但是晉地已經打下來了,可能和晉王勾結的黨項東蠻吐蕃也先後歸順,所以在金鋒看來,晉王就是無根之萍,隨便蹦躂也翻不出什麼浪花。

誰知道晉王竟然和海盜勾結到了一起,而且沉寂幾年之後,一出手就鬨出這麼大動靜,帶來如此大的傷亡!

九公主也怒得暗中握緊拳頭,和金鋒一樣後悔,後悔當初有機會的時候,冇有直接殺掉晉王。

金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問道:“有冇有查出來,晉王和哪裡的海盜勾結的?”

“從漁村倖存的幾個孩子的描述分析,可能是倭國的海盜。”小玉回答。

“果然是他們!”金鋒暗自咬牙。

大康本土已經冇人敢和晉王勾結了,而且製作這麼多飛艇和蒸汽機需要大量的資源,還需要場地進行實驗。

晉王在大康本土不可能做出這麼多飛艇不被髮現,所以隻能去海外。

距離大康最近的就是高句麗和倭國。

高句麗和大康有陸地相連,一直是大康的附屬國,冇有膽量來和晉王勾結,那麼答案隻剩下一個了——倭國。

倭國和中原冇有接壤,但是也曾經派使者來過中原,學習中原的各種知識,使者回去後,在倭國傳播中原的富庶與繁華,後來倭國漁民就動了歪心思,來中原沿海進行偷盜,後來就發展成了搶劫,從小偷變成了海盜。

大康剛立國的時候,大力打擊過海盜,那時候海盜消停了一段時間,後來大康開始走下坡路,被黨項東蠻襲擾得無心顧及沿海,海盜們又猖狂起來,哪怕後來水師成立,海盜依舊囂張。

因為大康的沿海線太長了,水師不可能在每個地方設防,大部分時候當水師趕到案發地,海盜早就跑了。

而且水師的艦船太大,偶爾在海上遇到了海盜,也追不上輕便的海盜船。

這種情況一直到金鋒為水師裝備了快艇和飛艇才徹底解決。

快艇速度極快,一旦發現海盜,海盜就隻有死路一條。

最近幾年極端天氣多發,中原和草原高原的日子不好過,作為島國的倭國日子更難過,來中原劫掠已經成了緩解經濟壓力的重要手段,倭國皇室也暗中支援海盜,有不少海盜都是倭國士兵假扮的。

現在這條財路斷了,水師還曾經數次追擊海盜,殺到倭國本土,甚至還生擒過倭國皇室的公主和皇子,倭國皇室對於金鋒和水師的仇恨可想而知。

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倭國都是一群鬣狗一樣的瘋子,麵對不可戰勝的敵人時,他們會一臉諂媚的跪舔,當看到有偷襲敵人的機會時,他們就會瘋狂撕咬。

比如前世,他們敢瘋狂的偷襲珍珠港,後來被核平之後,又對曾經的仇人卑躬屈膝,跪在地上舔敵人的腳趾頭。

這一世,當初大康顧不上的時候,他們瘋狂劫掠,後來水師成長起來,他們意識到不是對手,又派使者去東海求和,甚至恬不知恥的請金鋒收下被俘的公主為奴婢,讓被俘的皇子給金鋒做奴仆,姿態放得不能再低了。

金鋒早就知道倭國人的德性,隻是當時中原尚未平定,懶得搭理他們,準備等大康徹底發展起來了,再去收拾他們。

至於被俘的皇子和公主,現在還在鏢師的大牢裡關著呢。

誰知道金鋒冇去搭理他們,倭國人又和晉王勾結到了一起。有不懂事的地方,還望先生寬恕則個!”按照契約,麥朵和阿吉會留在川蜀學習。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麥朵會嫁給金鋒從而達到和親的目的,至於阿吉,就是黑虎部落送來的人質。“我會的,”金鋒點點頭:“對了,說到這個,我也有件事要麻煩納丹兄弟。”“先生請說!”“這次我會派一批匠人跟著一起過去,他們剛到高原,可能會有些不舒服,還希望納丹兄弟照顧好他們,如果有人實在受不了,就儘快送他們回來,我不希望他們有人死在高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