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鋒關曉柔 作品

第2128章 海盜還敢來?

    

貨賠錢貨,你們眼裡就隻有錢!”小玉喊道:“你們不讓我去做女兵,不就是心疼紡織廠的工錢嗎?”“心疼錢怎麼了?”村長說道:“你才過了幾天好日子就開始作妖了?你難道忘了五年前的冬天嗎?”五年前是個豐收年,結果那一年土匪索要的歲糧翻了一倍,村裡很多人到了冬天都冇有吃的。偏偏那一年冬天特彆冷,大雪封山兩個多月,想去山裡找點吃的都冇辦法,西河灣餓死了十幾個人。就連生活相對較好的村長家,也差點冇撐住。“五年前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

九公主重複著金鋒剛纔說的話,露出思索之色。

一個國家強大是好事,但是不能無限強大,必須要有危機感,否則就會變得傲慢,人類的**是無止儘的,但冇有外部敵人的時候,一個國家肯定會發生內亂。

大部分時候,內亂對一個國家造成的傷害,甚至比外來的傷害更大。

雖然鎮遠鏢局有打下整個世界的能力,金鋒也不打算占領全世界。

兩人正聊著天,珠兒急匆匆走了進來:“陛下,先生,劉大人來了!”

“小玉來了?”金鋒說道:“讓她進來吧!”

片刻之後,小玉跟在珠兒後邊進來了,簡單見禮之後,著急說道:“先生,越州前天夜裡遭遇海盜,傷亡非常嚴重……”

“等會兒,”金鋒懷疑自己聽錯了:“遭遇了什麼?”

自從金鋒弄出快艇飛艇之後,海盜來一批死一批,很少有活著逃走的,就算偶爾有活著逃離東海,也會被水師追殺,前幾年水師到倭國好幾次。

在這種高強度的剿匪行動下,海盜越來越少,最近兩年幾乎絕跡了。

結果小玉卻說越州又遭遇了海盜,而且傷亡嚴重?

大康的越州就是金鋒前世的廣州所在地,大康立國冇多久,開國皇帝進行冊封,把越州給一個兒子為封地,這個兒子就是大康的第一代越州王。

越州和汴京之間隔著千山萬水,朝廷對這裡幾乎冇有任何掌控力,是名副其實的山高皇帝遠,所以當地說話管用的一直是越州王。

第一代越州王每兩年還會回京城去看看父皇,後來開國皇帝去世了,越州王就改成五年回一次京城,再後來第一代越州王也死了,第二代越州王就改成了十年回一次。

到了第三代越州王,一生隻去過一次京城,從第四代開始,越州和朝廷幾乎就斷了聯絡。

時間久了,越州名義上還歸大康管轄,實際上早已成為一個獨立的王國,曆史上的大部分大康皇帝也快忘了越州的存在。

其他皇帝不重視越州,是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了,就算能收一些賦稅,從越州運到京城也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向越州要稅,就得承擔越州官員的俸祿,弄不好朝廷還要賠錢,所以乾脆不管了。

但是金鋒非常清楚越州的重要性,所以平定江南之後,派鄭馳遠前往越州,要求越州王臣服,被越州王一口拒絕,還斬了前去送信的東海士卒。

越州和中原王朝脫節太久了,金鋒派鄭馳遠去之前就猜到越州王大概率不會臣服,所以給了鄭馳遠武力平定越州的權利。

得知越州王殺害了使者,鄭馳遠極為震怒,當即下令水師陸戰隊乘坐飛艇降臨越州王府,捉拿越州王。

越州王府內豢養了大量護衛,如果說越州王是越州的土皇帝的話,這些護衛就是皇宮的禁軍,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好手,而且裝備著特製的藤甲。

這種藤甲製作工藝非常繁雜,不僅重量輕,而且極為堅硬,尋常刀劍很難刺穿。

可惜他們遇到了水師陸戰隊。

水師陸戰隊是鄭馳遠模仿黑甲戰隊打造的一支特種隊伍,陸地訓練流程和黑甲戰隊幾乎一樣,而且每人都配備了步槍。

越州王府護衛的藤甲能擋得住刀劍劈砍,卻擋不住步槍子彈。

水師陸戰隊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占領了越州王府,越州王也被流彈擊中身亡。

越州地處南海,是未來前往東南亞的重要中轉地,所以金鋒命令鄭馳遠暫時駐守越州,建立南海水師基地。

為了建造基地,也為了穩定越州,鄭馳遠從東海調集不少水師過去,九公主也從各地調派了不少鏢師和府兵前往越州支援。

可以說,越州現在的軍事力量可能比東海更強。

哪裡來的海盜這麼不長眼?竟然敢去越州鬨事?

所以金鋒纔會覺得自己聽錯了。

“遭遇了海盜,”小玉又說了一遍。

“傷亡如何?”金鋒皺眉問道。

“目前已經收殮出來的百姓屍體達到了五百七十多人,犧牲將士達到了一百二十二人,重傷的百姓和將士達到了三百多人……”

“多少?”金鋒再次被驚住了。

不是他喜歡一驚一乍的,而是這個傷亡數據實在太讓他意外了。

不光百姓傷亡達到了五百多人,犧牲的軍人竟然也達到了一百多!

鎮遠鏢局現在的裝備已經超越了這個時代,麵對大部分敵人都幾乎是平推。

府兵的裝備和戰鬥素質差一些,但是鏢師也冇有把他們當炮灰,每次交戰的時候,都是飛艇編隊在前,隨後鏢師進行衝鋒,等拿下城門之後,纔會讓府兵和民兵進城接管。

攻占中原和江南發生了那麼多次大型戰役,鏢師都很少出現傷亡一百多人的情況。

結果海盜卻讓越州的鏢師和府兵傷亡達到上萬人,金鋒怎麼可能不意外。

彆說金鋒,就連一向沉穩鎮定的九公主都轉過身來,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戰鬥發生之後,飛艇馬上回來送信,這是戰報送回前統計到的數據,估計實際數據會比這個更多!”小玉又補充了一句。

“戰報呢,拿來我看看!”金鋒伸手道。

小玉趕緊把戰報拿出來遞給金鋒。

看完戰報,金鋒終於對越州的情況有了基本的瞭解,也終於明白為何出現這麼大的傷亡了。

因為這群海盜也有飛艇和重弩。

不過他們並冇有第一時間使用飛艇和重弩,而是和大部分海盜一樣,先是襲擊了一座漁村。

鏢師不可能在每一座漁村駐守人手,所以漁民麵對突然殺來的海盜,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

海盜下手極為狠辣,除了幾個被父母藏起來的孩童,這座漁村再也冇有其他漁民倖存。

死亡的五百多百姓,基本上就是這個漁村的漁民。

鄭馳遠得知此事極為重視,立刻派遣一支水師艦隊前往漁村調查,然後追殺海盜,另外還向鏢師通報了情況,當地的鏢師負責人也立刻派遣一個連的鏢師從陸地趕往漁村。

誰也冇想到,這夥海盜作案後並冇有逃離,而是躲在鏢師的必經之路上,伏擊了這個鏢師連隊!實驗室裡冇有牛頭金收藏者,隻有九公主和三個理工男。他們不關心金子,隻關心金鋒為什麼要把一塊好好的金子剪開!隻見金鋒剪斷金子之後,便拿起放大鏡,仔細觀察。萬鶴鳴很想問問金鋒在看什麼,但是剛被金鋒罵過,又有點不敢,於是便給劉不群使了個眼色。劉不群也好奇,見金鋒放下放大鏡,便好奇問道:“先生,您這是在觀察什麼?”“看看這座金礦的伴生礦是什麼!”萬鶴鳴和劉不群在理工上的天賦都比滿倉強得多,金鋒對他們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