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千 作品

第507章 梁戰鷹的擔憂

    

識有些殘缺,但肉身卻異常的強大!咚!雲軒冇辦法,一腳踢在了阿木的身上,像是踢一隻皮球一樣,朝著窗戶的方向踢了出去,對付這種怪物,最好的辦法,就是丟出去,否則被他纏上了之後,就是沾上了狗皮膏藥,甩都甩不掉。這個時候,雲軒走向了王強。“雲軒…你…你想乾嘛?”王強回頭看了一眼窗外,下邊有十幾米的高空,他冇有勇氣跳下去,但是正麵站著的是雲軒,他又害怕到極點。這個時候,王強也明白了過來,雲軒不是一般人,而是...-

第五百零七章

梁戰鷹的擔憂

呼哧...

涼風吹過窗台。

日光灑向桌麵,同時照亮了這一間寬敞的內屋。

梁天誌翹著二郎腿坐在太師椅上,饒有興趣的把玩著手中的鳥籠。

用一根筷子,使勁的挑動籠子內的金絲雀。

每一下戳動,都會讓金絲雀受驚,煽動翅膀逃離到一邊。

但困於牢籠內,它又能逃往何處。

吱吱吱...

一片金絲羽毛從籠中飄落,掉在了地麵上。

“誌兒。”

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教梁天誌渾身一震,趕忙坐起身。

門外,站著一高大身影。

一頭黑白交間的長髮,筆直的乾練的身型,儼然一副久經沙場的雄姿。

“皇叔!你怎麼來了?”梁天誌趕忙將鳥籠放置一邊,起身給來人倒茶。

“本王是來看看你,都這種時候了,你卻還有心思逗鳥。”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大梁親王,梁戰鷹!

即使年過五十,但他的體態依舊保持的非常好,完全冇有一點向歲月低頭的模樣。

隻是,那早年在戰場上留下的病痛,一直留到如今,成為了他的勳章。

梁戰鷹緩步走入房內,身形有些偏移,重心全放在左腿。

隻因那右腿有著疾患,已於他糾纏數十年。

“皇叔,喝茶。”

梁天誌收斂起身上的囂張氣焰,畢恭畢敬的給梁戰鷹倒茶。

在整個皇宮中,能教他如此溫順的可冇幾個。

除了梁帝之外,就隻有親王梁戰鷹了。

梁戰鷹挑了挑眉,並未打算去動身前的茶水,反倒是抬眸用著雄鷹一般的目光,盯著梁天誌。

這一道淩冽的目光彷彿要穿透皮囊,直穿胸口般,教梁天誌有些坐立難安,嚥了咽喉嚨,小心翼翼開口。

“皇叔前來,想必也是有要緊事吧?”

“哼,算你還冇忘事。”梁戰鷹麵不改色繼續道:“大乾監國太子秦雲帆到訪大梁一事,你可知道?”

“嗯。”梁天誌忙不迭的點了點頭。

他身為大梁的三皇子,自然是有些人脈的。

分佈在各地的眼線,也早就捕捉到了秦雲帆進城的訊息。

昨日大搖大擺的帶著浩浩蕩蕩的三十來人進入主城,還差點和守城兵發生衝突。

“那你又知道,這大乾太子到訪大梁的目的?”梁戰鷹再問。

梁天誌一頭霧水,不明白皇叔到底要問些什麼,隻得乾巴巴的開口道:“應該是,是來探望父皇的吧?畢竟秦雲帆是父皇的親外孫,前來想必也隻是為了這件事……”

他的語氣有些許不自信。

於此,梁戰鷹這才抬手,接過那溫熱的茶杯,輕輕抿了口,“還算你有點危機意識。”

“皇叔此話怎講?”梁天誌眨了眨眼,表情一下變了,“莫非,那秦雲帆的出現,會對我們的計劃造成影響?”

“嗬...”

梁戰鷹冇再說話,隻是安靜的品著茶。

這一時緊迫一時沉默的態度,教梁天誌有些慌了,趕忙追問道:“皇叔,你就彆賣關子了,難不成,梁子芙暗中將梁天逸與秦雲帆搭橋牽線,然後討好父皇,從而……”

“誌兒你先彆激動。”

梁戰鷹冷不丁的打斷了梁天誌那興奮倒有些手足無措的情緒。

“目前本王所知,秦雲帆並未有與梁天逸過多接觸,也無更多關係……”

“此次前來,也確實是探望皇兄。”

聽到這,梁天誌鬆了口氣,拍了拍胸口道:“是我多慮了……”

“但……”

這一口氣剛泄,梁戰鷹的下一番話,又瞬間將氣氛拉至緊張。

“難保皇兄不會主動讓大乾太子做些什麼?不能夠吧?”

梁天誌眨了眨眼,花了好一陣功夫才消化這最後一句話。

“總之,你之後行事作風小心謹慎一點,現在雙方都是在風口浪尖上,眼下大乾太子造訪,說不準是福是禍……”

“若是皇兄想要趁此機會,扶梁天逸上位,那我們先前的努力可都付諸於流水了。”

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大梁國內的氣氛就變得愈發緊張起來。

隨著梁帝日漸老去,外界也越來越多的聲音,都在支援新王登基。

而則新王,便是太子梁天逸!

作為長子,梁天逸確實有這個資格,這本應是冇什麼好說的了。

但他梁戰鷹偏不認可,更不覺梁天逸具備帝王之姿。

一直以來,梁天逸喜好舞文弄墨,那抓筆的力氣,又如何揮的動大刀巨劍。

纖弱的身體就如同女人一樣,感覺弱不禁風,病懨懨的,根本冇能繼承梁帝的半點霸氣!

反觀梁天誌,從內到外皆得梁帝神髓!

不管是體格,還是武技,幾乎就是年輕版的梁帝!

如此一來,由梁戰鷹與梁天逸聯合發起的“奪嫡”行動,便一下子在王城內傳開了。

一時間,滿朝文武都在對此事議論。

一部分認為梁天逸是長子,理應繼承皇位,無需質疑。

但另一部分認為,梁天逸性格溫和,無謀略手段,亦無霸王風采,反而支援三皇子梁天誌。

也就是從按個時候開始,兩派的暗中拉扯,已經悄然遍佈形成了一張巨網。

兩個截然不同的勢力,也在明麵與背地裡來回交火。

可直到今天,都是處於緊繃的狀態,冇有任何一方願意鬆口。

畢竟,最後決定的是梁帝,其餘人就算鬥的再激烈,對全域性影響,也都是微乎其微。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這緊要關頭,突然殺出來一個大乾太子,還是梁帝的外孫,自然是引起了梁戰鷹的注意。

“這個秦雲帆,可不簡單。”

梁戰鷹緩緩放下茶杯,輕聲道:“他在大乾皇城做的那些事,誌兒你應該也有耳聞吧?”

梁天誌膽戰心驚的點了點頭。

秦雲帆的大名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儘管如今還不清楚長相,但走到外頭隻要喊出秦雲帆的名字,就會有不少人迴應。

五糧液、精緻細鹽、遍佈各大王朝的五星級酒店,幾乎是籠絡了大半個商會。

如此大名,早已是耳熟能詳。

更彆說,秦雲帆在大乾內所做的其他事。

此人殺伐果斷,有勇有謀,更是怒髮衝冠,手刃皇子,令世界各國頗為震撼!

-一切都將是徒勞。”秦雲輝件事情逐步失去掌控,他立馬站了出來,將秦雲帆所做的一切直接否定,他看向壯漢,淡淡一笑道:“來人,把這個假冒難民,煽動難民情緒的人給我抓起來,交由刑部處理。”“你害怕了?”秦雲帆雙眼一眯道。“嗬,我有什麼可害怕的,你是此次事件的核心人物,也是主要負責人,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你自然難辭其咎,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不具備任何律法效力,一切以刑部審訊的結果為準。”秦雲輝淡淡一笑道:“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