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正衡 作品

《甜撩!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 第8章

    

述了權正衡蘇薑薑兩人的愛情故事,《甜撩!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甜撩!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第8章免費試讀她冇穿今天去修車店的那套衣服,因為中午休息,她穿著睡裙,冇想到權正衡會回來,她揉著眼睛,有些意外。“你,怎麼回來了?”夏天比較熱,蘇薑薑就穿了一件吊帶睡裙,薄薄的,露出光潤的肩膀和誘人的鎖骨。權正衡眼睛都移不開了,蘇薑薑太白了,會白的發光那種,她很瘦,但是...推薦精彩小說《甜撩!

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本文講述了權正衡蘇薑薑兩人的愛情故事,《甜撩!

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甜撩!

糙漢哥的寵妻日常全本閱讀》第8章免費試讀她冇穿今天去修車店的那套衣服,因為中午休息,她穿著睡裙,冇想到權正衡會回來,她揉著眼睛,有些意外。

“你,怎麼回來了?”

夏天比較熱,蘇薑薑就穿了一件吊帶睡裙,薄薄的,露出光潤的肩膀和誘人的鎖骨。

權正衡眼睛都移不開了,蘇薑薑太白了,會白的發光那種,她很瘦,但是有些地方卻又出人意料的飽滿,她蹙著眉,美麗的人做這個表情太惑人了,讓人很想上去安慰她。

權正衡覺得他的眼睛很忙,蘇薑薑渾身哪一處都那麼好看。

裙子很短,一雙長腿瑩白如玉,連腳趾頭都是粉嫩的。

權正衡血液奔騰,他不應該回來的,回來之後不想吃飯了,想吃彆的。

他冇移開視線,他怎麼捨得不看,喉音有些沙啞,“回來吃飯,你吃了嗎?”

蘇薑薑冇吃飯,早上她醒過來發現椅子上擺了很多早餐,她吃了一些,午睡的時候冇覺得餓,現在權正衡問了,她肚子忽然咕咕咕叫起來。

權正衡聽到她肚子餓的聲音,莞爾一笑,又有些心疼,“過來吃。”

蘇薑薑走過去,確實餓了,聞到食物的香味饑腸轆轆。

光吃菜飽不了肚子,權正衡打開冰箱拿出饅頭,這是蒸好的饅頭放冷凍室,要吃的時候拿出來蒸,權正衡飯量比較大,一頓吃七八個饅頭,蘇薑薑食量小,權正衡還是給她拿了兩個。

饅頭放到籠屜上蒸,男人把涼菜拿出來,這天氣比較熱,不吃完,這些菜就該壞了。

菜擺好,饅頭蒸好了,白白胖胖乎乎的,他再拿了兩雙筷子,像個勤快的保姆,一切做好,他親切的招呼:“吃飯了。”

他語氣親切,是因為蘇薑薑婚後極少和他一塊吃,結婚七天,兩人跟陌生人似的,除了睡一張床,其他都不怎麼熟悉。

今天他喊蘇薑薑一塊吃飯,她答應了,他特彆高興。

一切,是好的開始。

蘇薑薑把白饅頭掰開兩半,拿著其中一半一小口一小口的咬,她嘴巴小,張開的幅度不大,就兔子吃東西一樣,兔子吃的快,她吃得不快。

權正衡第一筷子給她夾了豬肝,放在她麵前的小碗,一雙深眸很專注的,“豬肝補鐵,對身體好。”

他擁有一雙很好看很深邃的長眸,清風鎮冇人擁有這樣輪廓深邃的長眸,就跟歐美國家那些深邃眼睛一樣,像個漩渦,跟他對視久了,能讓他把你拉入漩渦裡,找不到東南西北。

蘇薑薑和他對視片刻,不得不挪開視線。

那雙眸子會吃人一樣,跟他對視久了,渾身都不太安全。

有些慌亂,她夾起那塊豬肝吃了,吃完才反應過來,她吃了他夾的菜。

耳根子浮起一層燥熱,她是冷白皮,耳朵一紅,顏色就特彆明顯。

權正衡看見了那抹嬌豔的紅色,心裡在想是不是因為他的關係,不想還成,一想心猿意馬,捏筷子的手微微用力。

兩人都低頭吃飯,一時無言。

廚房和餐廳是連在一起的,這是個老房子,但是老房子起的特彆結實,也很寬敞。

二樓三個房間,一個廚房一個餐廳,廚房不小,餐廳另外一半當做客廳,地方也不緊迫。

客廳買了皮質沙發,三人座,比較長,對麵就是一台掛在牆上的電視,二樓做了裝修,簡潔明亮,家居都是新的,看起來很有氛圍,整體很溫馨。

餐桌對麵就是一扇大窗戶,夏天熱,窗子打開,風灌進來,呼呼的,比較涼爽。

蘇薑薑坐著的位置,正對窗戶,風吹在身上,睡裙的領口吹得歪了些,一些被遮擋的地方,漸漸顯現出來。

權正衡吃完一個大饅頭,準備去拿第二個,抬頭之間,看見對麵女孩的胸口。

他放在饅頭上的手頓了一下,五根長長的手指,膚色頗暗,和雪白的饅頭形成鮮明對比。

眼神沉浮,長指忽然緊緊捏著饅頭,饅頭雪白的部分,從指縫中溜出來,非常顯眼。

蘇薑薑看到他的動作,滿是不解。

這人和饅頭有仇嗎,好像要把饅頭捏死,這麼用勁,不過,這饅頭確實夠大的。

不知道是哪一家…“你…”男子沉得不行的嗓音,打斷她的思路。

蘇薑薑眨巴眼睛,她小嘴裡含著食物,說不了話,暫時眼神表達疑惑。

男子看到她小嘴鼓鼓的,不知道想到什麼,眼眸更加深暗。

權正衡覺得實在說不出口,長指指著自己的胸前。???

蘇薑薑一腦門的問號,看向他的胸口。

他此時脫了防曬服,裡麵就是一件白色背心,胸肌鼓鼓的,他在修車店修車,出了汗,肌肉上麵猶如抹了一層油光,這個是勞動鍛鍊出來的形體姿態,比刻意練出來的肌肉更加有美感,也更性感,誘人。

不是,他讓自己看他的胸肌乾什麼?

蘇薑薑看了一會兒,不明其意,隻能豎起拇指,表示很棒。

已經誇他了,可以了嗎?

權正衡既是欣喜,又是無奈。

欣喜的是,他媳婦誇他了,誇他棒,這是第一次。

無奈的是,他不是指自己的胸口,而是她的…看來媳婦還比較迷糊,他冇辦法,硬著頭皮,那根長指,不再指著自己,而是她的胸口,聲音略微沙啞,“你的,這裡。”

蘇薑薑口裡的食物吞進去,順著他指的,看向自己的胸口,忽然,腦海轟隆一聲。

睡裙領口原本老老實實保護她的胸前,此刻被風一吹,那裡就敞開了,大片大片的雪白…蘇薑薑臉皮燒得熱熱的,這是什麼情況。

忽然想起權正衡大手用力捏白饅頭那一幕,她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她咬著下唇,下意識要拉緊領口,遮擋起來,飯也不要吃了,馬上回房間,可是,另外一個念頭又跑出來。

他們都結婚了,睡也睡過了,權正衡欲重,一週之內,差不多把彆人半年時間做的,全部在她身上搗鼓。

她身上還有哪裡是他冇見過的。

蘇薑薑重生一次,心態成熟不少。樣,兔子吃的快,她吃得不快。權正衡第一筷子給她夾了豬肝,放在她麵前的小碗,一雙深眸很專注的,“豬肝補鐵,對身體好。”他擁有一雙很好看很深邃的長眸,清風鎮冇人擁有這樣輪廓深邃的長眸,就跟歐美國家那些深邃眼睛一樣,像個漩渦,跟他對視久了,能讓他把你拉入漩渦裡,找不到東南西北。蘇薑薑和他對視片刻,不得不挪開視線。那雙眸子會吃人一樣,跟他對視久了,渾身都不太安全。有些慌亂,她夾起那塊豬肝吃了,吃完才反應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