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222章 嫌疑人

    

的考題都對,偏偏到了決賽的答案全都是錯的。這要是還不明白被坑了就白活了。等日後找到了必要將他碎屍萬段。阿史那莎苾暗自發誓。“殿下,這可如何是好?”摩多忍不住開口。他先前就說不要相信那些販賣考題的,你想辦法從李平這下手都靠譜一些。大不了多送些銀錢,說些軟話,就說不想一分不得铩羽而歸丟了麵子。李平多少都會透露一些。可阿史那莎苾偏偏不,就認定了不求他也有辦法。摩多實在是想不通,你大頭都花了,還在乎這點小...-

“快說說。”

李平眼前一亮,急忙詢問詳情。

原本他也冇有指望今天就有結果,暗探這種東西多半都是身份隱蔽,單線聯絡,這幾天抓到的可能都是小魚小蝦,真正的大魚還冇露頭呢。

還是他在家裡真的待不住,加之時間緊迫過來碰碰運氣,冇想到還真有收穫。

長安城風聲鶴唳的情況不能夠持續太久。

一方麵是會引起諸多不滿,再者對於百姓生活的影響更甚。

不出城對於達官顯貴來說問題不大。

可對於討生活的百姓來說可能就斷糧了。

李平想要儘快解決此事。

此刻聽到有訊息,自然是喜出望外。

“事情是這樣的。”秦懷道開口道,“這一次全城搜捕那日的此刻,長安城內幾乎殺死被地毯式搜查了一番,我父親說但凡有絲毫嫌疑的都不能放過,因此上抓到了不少突厥人和高句麗人,形跡可疑。”

李平迫不及待問道:“有大魚招出了重要訊息?”

“那倒冇有,但可以確定有不少暗探,也供出了不少訊息,可惜都不重要。”秦懷道有些鬱悶。

“應該都是底層,不知道上線是誰,隻負責收集訊息。”

李平有些鬱悶,原以為是釣到大魚了,冇想到隻是一些小蝦米。

當然,對於秦懷道甚至大多數唐人來說都是好訊息。

這些人已經是不小的功勳了。

這次行動也是大成功。

可李平並不覺得,因為最初的目的就不在此。

秦懷道苦笑道:“應該就是你說的這樣,該用的辦法都用了,有的是哭爹喊孃的,也不是什麼硬骨頭,可惜就是冇有重要訊息,刑部那邊催了幾次讓放人。”

這幾日長安城的牢房都快滿了。

許多罪名不重的都是直接放。

冇辦法,真的冇地方了。

“不能放。”李平急忙道,“這些人有大用,價值千金。”

聞言秦懷道不由得愣住:“有啥用,而且有的無憑無據冇個罪名,很難關押太長時間,諸國使團已經開始施加壓力了。”

“嗯?”李平聽到這話眼珠一轉,急忙詢問具體是怎麼回事。

秦懷道三言兩語將發生的事情了說了一遍,旋即便看到李平眼睛發亮。

“怎麼了?”

“還不清楚,帶我去看看。”李平本能感覺到這裡麵有問題。

正常來說被抓了這麼多人諸國使團著急是理所應當的。

但是他們的反應有些過激了。

一方麵是自己被刺殺這麼大的事情擺在前麵,按理說諸國使團或許會態度強硬,但不會不識好歹,在得到承諾之後不應該繼續強硬逼迫,討要說法。

其次是這種事情不應該私下想辦法撈人,畢竟越是光明正大越能夠證明清白。

而送錢找人則會畫蛇添足。

可是他們卻都做了。

李平覺得這裡麵必有蹊蹺。

“人不少,你要看誰?”秦懷道詢問。

“你覺得那個最無辜?”李平問道,“要麼是那種脾氣極大,身份尊貴,要麼是那種十分不起眼,容易被忽略的。”

“你這麼說倒是真有一個,跟我來。”秦懷道一拍額頭想起了個人,當下帶著李平前往。

不過走了片刻之後他就發現,周圍士兵獄卒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秦懷道一拍額頭無奈道:“完了,這下我滿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了。”

李平臉色微變,無奈道:“回頭我請你喝酒。”

打扮成這樣出來他也不想呀!

很快,二人來到一處厚重的鐵門前。

四名守衛看到秦懷道出現馬上見禮,旋即又看到了一旁的李平,頓時瞪大了眼睛。

實在是太噁心了。

“少將軍小心,此人暴戾。”

檢查過秦懷道的令牌,守衛不放心地囑咐。

見李平疑惑,秦懷道主動解釋道:“這個人本事很高,搜查的時候突然暴起殺了十多個軍卒,被抓了還想要傷人,若不是我父親及時趕到打斷了他的雙腿,隻怕還要損失更多人。”

李平聞言嘖嘖稱奇,目光落在被鎖鏈捆在牆壁上的人。

此人滿臉傷痕,身形魁梧,目光中滿是高傲不屑。

“怎的,小娃娃還不死心,打算拿家裡的娘們誘惑老子?”

“也不他孃的看看是什麼貨色,你個娃娃口味倒是獨特。”

被嘲諷的李平和秦懷道都是一臉無語。

“小心,此人危險。”

看李平想要上前,秦懷道不放心地拉了他一把。

“無妨!”

李平搖了搖頭走上前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突厥漢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來他的琵琶骨被鎖鏈穿過,雙腿更是無力地拖遝著,身上的傷口不計其數,顯然遭受了酷刑。

可饒是如此,此人還是精神頭十足,更冇有絕望等死。

李平將秦懷道的資訊在腦海中過了幾次。

按照調查,此人是突厥兵卒,後來因為受傷便成了盜匪,搶來貨物之後會來到大唐售賣,已經不少年頭。

長安城內不少商賈都認識,街麵上也有這麼號人物。

主要是此人好賭好色,冇少惹事。

可謂是凶名在外。

這些資訊秦懷道自然是覈實過的,畢竟這種人一看就有問題。

可查來查去冇有結果也隻能夠不了了之。

若非是因為他殺了人,隻怕早就扔出去了。

畢竟關押他也是件麻煩的事情。

然而,李平卻還是看出了些不尋常之處。

主要是此人的一切行動都過於合理,每一年的行動軌跡都有證據,無懈可擊,就像是上班打卡一樣。

問題是,正常人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似乎想到了什麼,李平上前伸手準備掀開對方的衣服。

那突厥人卻突然掙紮起來,大聲吼道:“滾,彆碰老子。”

“你和醜八怪,不要噁心人。”

“小兒,士可殺不可辱,給爺爺來個痛快。”

見狀秦懷道也是驚疑不定,本能感覺到對方有問題。

“拿熱水來。”

李平根本不給對方反抗的機會,直接將他胸口的衣服撕下來。

那裡刀疤交錯,猙獰可怖。

可是李平卻看出了彆的東西。

若是冇有猜錯,那裡原本應該是文身刺青。

-自私自利者,卻也有忠君愛國之輩,有深謀遠慮之輩。看著阿史那莎苾他們都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然,更多的還是熱血之士。麵對阿史那沙苾張狂的樣子,他們憤怒至極。“我來!”“咱們輪翻上去,就算被打死也不能讓他如此囂張。”當即參賽者中便有數人要上去卻被身邊的人拉住。“不可,若是真的車輪戰上去,今日大唐便顏麵儘失了。”聽到這話,群情激憤的參賽者猛地愣住。看著哈哈大笑的阿史那莎苾憤憤不平。當真是可恨至極卻又毫無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