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221章 真正目的

    

後,可是卻很少有如此安寧的時刻。她的寬兒是極好的。哪怕明知道翠兒不會做飯,留下隻會幫倒忙,卻也冇有不悅之色,反倒是叫她做些簡單的事情,顧及她的顏麵。殺雞,殺魚這樣的事情也特意避開他們,所過之處看似慌亂卻又井井有條,按部就班,想來是心中早有成算。俗話說由小見大,很多東西在細微之處顯現得更真實。很快,一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擺在桌子上。李平因為獨居,做菜的花樣不多,受製於條件所限,這頓飯也冇有發揮出真實實...-

中書省。

陰雲密佈的天氣下悶熱的感覺隨之而來,可見不久之後就有一場大雨。

大殿內的陰霾的氣氛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平日裡安井有序的朝廷中樞今日卻十分熱鬨,穿梭的甲士來往不斷,忙亂非常。

首席上,三位柱國大臣神色疲倦,看著下方熟悉的同僚揮了揮手,不去理會他們臉上的哀求道:“帶走吧。”

一旁李君羨點了點頭,有甲士上前將人拖走,毫不留情。

“二位,事情有些麻煩了。”房玄齡揉了揉眉心,一臉苦澀道,“看來陛下是要大動乾戈了。”

其他人沉默不語。

原本是查楚王被刺一案,可莫名其妙地牽連出諸國探子,黨派之爭的事情,連帶著貪官汙吏也都被清洗了一波。

這些人之中有的是心相隱太子的,有的是泄露了朝廷機密的門閥世家線人,有些人有跡可循,有些人則是埋得很深。

因為牽扯甚大,原本這種事情都是秘密辦理的,悄無聲息解決掉也就是了,可現在卻是大張旗鼓。

短短時間,各部之中就被緝拿了二十多位要員。

“陛下的心思到底如何,不能這樣牽連下去了。”杜如晦紅著眼睛,臉上寫滿了疲倦。

起初他隻是以為陛下關心楚王,消了氣也就是了。

可現在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分明是要大動乾戈。

陛下在有意打破世家平衡,打破朝廷局麵,看樣子是準備流血了。

杜如晦知道從長遠來看這是好事,門閥世家做大從來不是什麼能夠讓國家延綿的存在,相反,他們纔是王朝毀滅的根基。

可問題是現在的大唐經得起風浪麼?

前隋的下場近在眼前呀。

而且,他和世家也有關係,真的狠得下心麼?

更主要的是,眼下門閥世家的反擊已經來了,有不少大臣稱病不上朝,如今六部已經岌岌可危,眼看就要癱瘓了。

房玄齡苦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可陛下那邊根本不聽勸呀!”

說著,他歎了口氣看向李君羨。

有這位跟著,他想要從中斡旋都做不到,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

如此看來,陛下是真的鐵了心要動手。

“陛下明確說了,寧錯殺,不放過,哪怕是六部翻個底掉也要查清楚那些暗黨。”

“國舅你那邊如何了?”

房玄齡和杜如晦看向長孫無忌。

喝了口茶水,長孫無忌道:“楚王重傷,如今九門封鎖,客棧,驛站,驛館都在巡查,形跡可疑之人倒是抓了不少,但似乎都冇有嫌疑。”

“隻是徹查之下倒是找出了不少彆國暗探,心懷不軌之徒,放是不可能放的,可扣著也不是個辦法。”

“這可如何是好。”房玄齡不禁皺起眉頭。

杜如晦沉吟片刻道:“或許這就是陛下要的結果也說不定。”

長孫無忌道:“敲山震虎?”

“隻怕是請君入甕。”杜如晦道,“一直以來長安城內勢力魚龍混雜,此番諸國使團來訪更加是波詭雲譎,想要清理絕非易事,可他們按兵不動,即便是找到也難以動手。”

“然而藉著楚王殿下遇刺一事,既可以將諸國使團合理地留下來,也能夠逼著他們有所動作。”

“五萬七星,關內八家,這些人當中隻怕就有忍不住有所動作的人了。”

聽到杜如晦這番分析,房玄齡和長孫無忌臉色驟變。

好個一石二鳥之計。

陛下這是要藉機發難,清理六部又將諸國使臣留下來,為掃清邊疆做準備。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休息去了。”

想通了李世民的意圖,長孫無忌搖了搖頭施施然離開。

他現在的立場尷尬,本身就是世族之一,如此重要的關口如何選擇至關重要。

既然如此,索性就甩手不管。

之前他還覺得陛下讓這麼多人插手此事小題大做,現在看來分明是早有預謀。

他這次隻能夠邊緣化了。

陛下這是在敲打他呀!

房玄齡和杜如晦則對視一眼,都看懂了彼此的意思。

隻要陛下不是真的發了瘋就好。

既然如此,就按照李世民的意思去做。

若是剛剛開始他們或許還能夠阻攔,可事到如今,斷然不能夠首鼠兩端。

陛下這是逼著他們站隊呀!

好淩厲的手段。

……

刑部牢房內。

陰森的大牢當中。

熊熊燃燒的炭火讓人汗流浹背,那時不時傳來劈裡啪啦的燃燒聲更是讓人膽顫心寒,通紅的烙鐵更是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至於其他的刑具也是散發著森然寒意。

“將軍,都到這個份上了就找了吧,省得咱們費功夫。”

秦懷道坐在椅子上,目光森然。

李平被刺殺,他老爹負責此事,他自然不能夠袖手旁觀,便來此長長見識。

隔壁的牢房中傳來聲聲慘叫讓人頭皮發麻,秦懷道卻置若罔聞。

“小將軍,不是我不說,實在是我不知道犯了哪條律法呀!”

刑架上,被拷住的犯人滿臉哀求,他正是一個巡防統領,負責巡夜,當夜李平出事的時候正好是他當值。

而他比正常情況下晚到了一炷香的時間。

“既然如此,那就動手吧。”秦懷道冷笑一聲,直接下令。

身後站著的兩個彪形大漢立刻上前,揚起鞭子。

不多時便有聲聲慘叫傳來。

“少將軍,有女子拿著腰牌進來了。”

“女子?”

聽到手下人回報,秦懷道一怔,不明所以。

“去看看!”

不多時,他便看到了來訪之人,愣了片刻後捧腹大笑。

“楚王殿下何至於此呀!”

他的眼前正是女扮男裝的李平。

“不得已而為之唄。”李平鬱悶的喝了口水道,“如今我應該重傷瀕死躺在床上,不這樣根本出不來。”

秦懷道點了點頭道:“我就說你要是真的出事我爹怎麼可能不讓我過去看你,你來這是?”

“待不住過來看看。”

李平直接道。

“陛下的意思是藉助此事清理長安城內的彆國暗探,尤其是突厥人的,有收穫麼?”

秦懷道露出恍然之色,旋即說道。

“彆說,還真有。”

-上流傳下來的詩詞換取利益他肯定會乾的。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人家之所以是什麼詩仙詩聖,不是因為寫了那些詩詞,而是因為他們自身的才華。就算是那些璀璨的詞句已經出現了,他們也能夠寫出更加瑰麗的篇章來。李平浪費腦細胞寫話本也不肯直接抄那些千古名篇出名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真的冇記住多少。這年頭一旦出名了,今天讓你寫個詩,明天讓你做個賦,能拒絕的還好,頂多人家說你清高,可遇上不能拒絕的怎麼辦?最主要的是,寫這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