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220章 釣魚執法

    

,在他的認知當中,父皇母後唯一的後悔的事情大概就是當年的宣武門之變。若是如此的話,事情就解釋得通了。當年父皇被逼無奈動手,殺兄弑弟,連帶著處理了他們的後人,事後也時常感歎。那個李平莫不是大伯或者三叔流落民間的後人,被父皇找到認了親。以父皇的手段大抵會是如此的。因為對當年之事的愧疚想要補償,可是一旦暴露了他的身份,朝廷中必然有人反對,那個李平怕是也活不了了,所以乾脆當成自己的孩子,反正都是一家人。李...-

拉著柳嬋兒的手臂,李平將昨夜的事情娓娓道來。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說不上對錯,但他終歸是占儘了便宜的那個人,自然也要承擔責任。

“你說的是真的?”柳嬋兒一時間心神激盪。

李平望著她,目光灼灼道:“我何曾騙過你?”

“那你不早說,害得我在她麵前丟了人?”柳嬋兒銀牙一咬,嬌嗔道。

“誰知道你們兩個偷偷說了什麼。”李平無辜道。

“要你管。”柳嬋兒臉頰頓時一紅,想起武媚娘將李平送回來的時候說的那些話頓時間嬌羞得不能自已。

“你是正室,我如何不管?”李平拉著柳嬋兒的手柔聲說道。

俏臉一紅,見李平越說越冇個正經,當下跺了跺腳轉身道:“不理你了。”

說完便出去了。

看著站在門口的武媚娘,柳嬋兒咬了咬嘴唇,故作強硬道:“既然如此你們的話事情我也不管了,這隻是這件事情還要告知你父母才行。”

武媚娘笑了笑,算是答應下來。

看著柳嬋兒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

是個好姑娘。

可惜遇到了她。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女子何嘗不是呢?

柳嬋兒的表現讓武媚娘鬆了口氣,冇有大喊大叫,冇有吵著立威,冇有尋死覓活。

幾句故作姿態的話倒是也冇有什麼。

“哄好了?”武媚娘踏進房間,笑著給李平倒了杯水。

“你們說了什麼?”李平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冇有了麵對柳嬋兒時的柔情。

武媚娘也不介意,笑著反問道:“你就認定是我欺負她了?”

“難不成她還能欺負你了?”李平反問道。

“哦,這麼說你是要為她出頭?”武媚娘神色淡然道。

“是你我欠了她的,不是麼?”李平開口道。

“真看不懂。”武媚娘輕笑道,“不過若非是你肯以誠待人我想來也不會喜歡你的。”

李平笑了笑,冇有說什麼。

麵對武媚娘和麪對柳嬋兒他做不到態度一致。

武媚娘太可怕了,即便是他們的關係如今已經非比尋常,他幾乎是本能地會思考武媚娘每個動作,每一句話語。

同樣的,他也知道武媚娘不會真正與世無爭的關起門來過日子。

“不如我也搬過來吧?”忽然,武媚娘開口道。

“暫時不行。”李平搖了搖頭道,“我這段時間有事情要做,何況我這裡暫時不安全。”

“我不怕。”武媚娘道。

“我怕。”李平眼睛微微眯起道,“何況若是有個玩意,你不在也算是有個後手。”

武媚娘聞言一怔,臉色微變,旋即低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就在這時,小院外傳來陣陣嘈雜聲。

數十名金吾衛將院落為了個水泄不通,而安康巷的百姓卻想要進來。

“軍爺,我們家在楚王殿下的作坊上工,聽聞殿下受傷了特來探望。”

“是呀,咱們都是熟悉的人,冇有什麼彆的心思,都是受過楚王殿下的恩惠,看一眼就成。”

“軍營,實在不行您將這些東西給拿進去可好。”

自從李平的生意做起來,工坊的生意越來越好。

安康巷的百姓多少都和工坊有些關係,李平的安危關係到他們的生計,是李平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這裡麵有感情也有利益,疊加之下自然分外真誠。

“不行。”

麵對這群大爺大媽的攻擊,金吾衛冷著臉拒絕。

“殿下身負重傷,爾等不得打擾,速速退去。”

說著,他抽出了鋼刀。

金吾衛哪裡經曆過這等事情,他知道這些百姓是好意,但問題是他害怕呀。

陛下今天可是龍顏大怒,直接摘了京兆府尹的官帽子,他可不想步了後塵。

然而,那群百姓卻並不畏懼,還是哀求著。

不遠處,馬車中的李世民掀開珠簾疑惑道:“怎麼回事?”

“是楚王殿下的鄰居前來探望。”侍衛低聲回報。

輕笑一聲,李世民抬眼看去,隻見一眾百姓手中提著雞鴨魚肉焦急地站在門口,不由得露出滿意之色。

“頗得民心呀!”

長孫皇後點了點頭道:“看奏報,那孩子確實是寬厚待人,短短時間便將這安康巷變得繁榮起來,自然受人愛戴。”

李世民點了點頭道:“告訴金吾衛,讓他們把東西留下,人好生請回去,不可造次。”

“喏。”

不多時,院門口的人就離開了。

李世民攜手長孫皇後來到院落中。

剛一踏進門,長孫皇後便焦急地尋找李平。

“我兒如何了。”

“娘。”李平急忙起身迎接長孫皇後,卻又有些疑惑道,“爹孃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算算時辰,好像應該剛下朝吧?

“你母後著急來看你。”李世民一眼便看出他心中所想,隨意坐下道,“說說吧,具體怎麼回事?”

“您二位先做。”李平也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同尋常,收起嬉笑之色。

柳嬋兒和武媚娘聯袂送來茶點。

李世民瞥了一眼心中點了點頭。

就知道這臭小子肯定頂不住,還說什麼不願意娶,都是屁話。

好不容易安慰好長孫皇後,哄著她去和兒媳婦說話了。

李世民臉色陰沉道:“有證據是誰下的手麼?”

李平搖了搖頭道:“光顧著逃命了,不過沒關係,反正都要死。”

“經曆一番生死倒是有所長進了。”李世民滿意地點了點頭,對於李平身上淡淡的殺氣非但不厭惡,反倒是有幾分心思。

在他心中,皇子就該如此。

之前的李平過於平和了。

“朕已經授意藉此事將他們留下了,接下來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會不會有些小題大做了,怕是不少人會反對的。”李平有些擔心。

如此大張旗鼓不光是針對諸國使臣,朝廷中或許還會跳出來一些人。

李世民輕笑道:“朕在乎麼?”

感受著千古一帝身上的自信與霸道,李平也豪情萬丈,沉吟片刻後道:“既然如此不如再鬨得更大些。”

“你要如何?”李世民笑著問道。

“逼反。”李平堅定地說道。

“哦?”李世民想了想後說道,“你是說藉助此事大肆搜捕,逼著他們跳出來?”

李平點了點頭。

這在他們那還有種說法叫做釣魚執法。

-”李平說著舉起那枚禁軍的令牌道,“我有辦法叫開宮門,你們不用擔心。”看到令牌的瞬間,秦懷道所有話語都咽回到肚子裡麵。這玩意好像他爹也有一塊,寶貝得很,都不肯讓他多看看。“那行,我陪你去。”秦懷道拍著胸脯道,“宮裡麵你人頭不熟,彆到了地方都找不到人。”一聽這話,程處默,羅通,尉遲寶林等人也站了出來。“同去同去!”“李兄為紅顏一怒,我等自然要捨命陪君子。”“先前我也聽了幾句,此事真假尤為可知,我等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