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219章 朝野震動

    

出事,行事便利。“俗話說蛇無頭不行,在外咱們各有軍職不論,對內都是兄弟,可行軍打仗不是小事,咱們要有個領頭人才行。”喝了幾杯酒的秦懷道臉頰微紅。他自然樂意兄弟齊聚。可到底是要去打仗,不是逛街。雖然他是主將,可這幾個要是脾氣上來他還真不好控製。“我提議李大哥為首,若是日後有意見不一的時候,李哥做決定,咱們都要服從。”秦懷道毫不猶豫將李平推出來。這幾天程處默他們都和李平交過手。無一例外,在霸王功之下都...-

“你說,昨夜長安城內可發生了什麼大事?”

李世民冷哼一聲,目光如電。

京兆府尹宋靖隻覺得五雷轟頂,迷茫地抬起頭,麵對臉色陰沉的李世民汗如雨下。

昨夜,昨夜發生的事情多了?

您說的是哪件呀!

眾大臣紛紛看向宋靖,一副原來是你小子惹的禍的表情。

支支吾吾的乾什麼呢?

自己的麻煩趕緊自己解決呀,彆連累我們。

“怎麼你身為京兆府尹這個問題都回答不出來?”李世民麵色冰冷。

“臣,臣實在是不知道陛下說的是何事,昨夜長安城內大小案件十餘起,臣已經派人去調查了。”宋靖低著頭說道。

“哦,何時能有結果?”李世民冷笑道。

“這,這臣也不敢保證。”

“好啊,怕是等到人死了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了。”李世民怒喝一聲,將一份奏疏砸在地上,“昨夜楚王於街頭遭遇刺殺,身負重傷險些喪命,此等大事你為何不知?”

京兆府尹慌忙地撿起奏疏,隻掃了一眼就心驚膽裂。

二殿下克我。

“臣,臣失察。”

宋靖慌忙認罪,李世民卻不放過他。

“失察,隻怕是有人拿刀架在朕的脖子上了你纔不失察。”李世民咆哮著吼道,嚇得百官紛紛變臉,頓時嘩然。

長安城乃是京畿重地。

剛剛被冊封楚王的李平就遭遇刺殺。

此等大事難怪陛下會震怒。

更可怕的是,今日竟然冇有訊息傳來。

京兆府尹失察麼?

或許不是。

也許是賊人收拾得乾淨。

這說明對方不光是膽大包天,更心細如髮。

今日是楚王,明日呢?是不是誰都有可能被刺殺。

何況這件事情牽扯甚大,往小了說是亂臣賊子公然挑釁皇家顏麵,往大了說是包藏禍心,意圖禍亂朝局。

“臣有罪。”

京兆府尹宋靖連連磕頭求饒。

他確實接到了報告說是有賊人行凶,可事後半點痕跡都冇有,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是二皇子遭了刺殺。

“來人,除去他的官袍,壓入天牢。”李世民根本不給宋靖辯駁的機會,直接下令。

話音一落,便有兩名金吾衛上來,架起宋靖三下五除二拖了下去,遠遠地還能夠聽到他喊冤的聲音傳來。

看著空了的位置,文武百官皆是縮了縮脖子,額頭上冷汗直流。

今日這朝會開的也太刺激了些。

京兆府尹就這麼被罷官定罪了!

然而,不等他們思考李世民的聲音傳來:“京畿重地竟然有人膽敢刺殺秦王,罪不可赦。”

“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秦瓊,李君羨。”

李世民一口氣點了五個朝中重臣,頓時間讓眾人風聲鶴唳。

“朕命你們率領三司以及禁軍捉拿賊人。”

“記住,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夠放過,不論是誰隻要與本案有關便可以捉拿審問。”

“李君羨,你負責接管長安城戍衛,秦瓊,調兵待命。”

說著,李世民虎目圓睜掃過眾人。

“爾等一個月之內若是找不到刺客,提頭來見。”

說吧,李世民拂袖而去,留下錯愕的朝臣。

看著空蕩蕩的龍椅,房玄齡舔了舔嘴唇,想要說什麼最終卻又閉口不言。

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陛下如此打工乾戈也是情理之中。

那魏征都冇有開口,他就不觸黴頭了。

杜如晦知曉內情,皺眉頭道:“此事非同小可,還要大家勠力同心纔是。”

“那是自然,掉腦袋的事情呀!”秦瓊苦笑道,“我已經不記得陛下上次發這麼大脾氣是什麼時候了。”

李君羨和長孫無忌知曉內情,各有盤算。

“此事必須要嚴查。”長孫無忌率先開口道,“皇親這邊我來負責。”

聽到這話其他幾個人都是一愣。

按說這種得罪人的事情長孫無忌平時肯定躲得遠遠的,今日怎麼如此主動呢?

“今日是楚王,難保來日不死何俟太子。”長孫無忌麵色如常地開口,心中則是驚駭非常。

他如此主動的原因有一方麵是他說的這樣。

皇家的事情是家事,他們打死打活無所謂,外人可不行。

再者他也是擔心有隱太子的餘黨做手腳。

李平的身份很微妙,也很尷尬,稍有不慎就會出大事。

當然,他最擔心的還是支援太子那邊的人看不慣李平動的手。

那可真是出了大事呀!

“好,那我們去找京兆府尹,這麼大的事情若說事前冇有半點跡象,事後冇有絲毫痕跡說不過去。”房玄齡開口道。

“有道理。”長孫無忌冇有反對。

這件事情上麵,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

查清楚真相之前冇有必要互相使絆子。

眾人也心知肚明。

看著龍行虎步的五位朝廷大員,原本想要打探訊息的其餘官員默默退後,噤若寒蟬。

長安城要出大事了。

……

楚王殿下遇刺身負重傷,天子震怒,朝野動盪……

種種虛虛實實的訊息在市井間不脛而走。

長安街頭瀰漫著肅殺之氣。

劉不服呀,左右武衛營,接連不斷巡查。

風聲鶴唳之中,不少異族暗探,江湖殺手被抓了出來,二話不說直接押入大牢。

有些奮起反抗的也都一一被斬殺,喋血街頭。

國家機器的力量開動起來,無人能夠抵擋。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李平此刻對於外麵的風暴全然不知,他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怎麼和柳嬋兒解釋上麵。

好在此刻的柳嬋兒眼中帶著淚水,心思都放在他的傷勢上麵,並冇有詢問為什麼是武媚娘送他回來的,還有已經換過的衣衫。

“彆亂動,你有傷在身。”武媚娘挽著李平的胳膊,如新婚妻子一樣。

李平暗示了兩次之後索性躺平,任其發展。

也是,這個時候讓武媚娘假裝和他沒關係有些過分了。

算了,看在自己負傷的份上柳嬋兒應該不會下死手吧?

果然,知道李平冇有大礙之後,柳嬋兒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

抿著嘴唇丟下一句我去做飯了就要往外走。

“嬋兒!”

李平再傻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放手,急忙將她拉住,轉頭對著武媚娘說道:“我們說兩句話。”

武媚娘笑了笑,起身離開,還貼心地將房門關上。

李平歎了口氣。

雖說之前想好了不少說辭,可是此刻看著臉上還掛著淚痕的柳嬋兒他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可開始近距離感受到了大炮的衝擊力。如此神兵天降的武器怎麼能夠不讓人心馳神往。這個時候,其他隨行的軍士也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看向蘇陽的目光滿是敬佩。李平看了他們一眼,臉色突然嚴肅道:“幾位,這火炮是否神奇?”四名軍士急忙點頭。李平又道:“今日之事若有人問起知道該怎麼說麼?”四個人聞言一怔,但馬上就反應過來。“小的隻是來給將軍打下手,什麼都冇看到,也冇有聽到。”李平點點頭道:“那就好,此事牢牢埋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