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218章 又是他

    

了長孫無忌的事情。如果想要保護一個人,長孫家的力量不夠麼?答案是否定的。長孫無忌不知道調動禁軍中他手下的人手根本瞞不住麼?他肯定也知道。可長孫無忌還是那樣做了,擺明瞭就是在知會他。李君羨自然承情。如果不是對付提醒,他這回怕真是什麼都答不出來。投桃報李,對於長孫家看顧的二殿下自然是要儘可能地說好話。“家國英雄。”李世民不置可否道,“小小年紀也敢妄談英雄。”李君羨跟在後麵搖了搖頭,看得出,陛下對於那番...-

阿史那臉色微變,摩多上前扶著他起身。

“原來是高兄。”

麵對來人拱了拱手,阿史那一副淡然之色。

“高兄遠道而來在下自不敢怠慢。”

高藏一臉春風得意的模樣,根據彙報昨夜的計劃十分成功,雖說付出了原本給自己或者是大唐皇帝準備的袁綵衣有些不舒服,但總體上還是滿意的。

在他看來,李平這個點利用好了效果會更大。

畢竟袁綵衣那個性格,不管是扔到太子府還是皇宮其實能夠起到的作用都不大。

何況,她身上的蠱毒也未必能夠過得了驗身的關卡。

反倒是用在李平這裡十拿九穩。

哪知道,今天他就聽說了李平遭受到刺殺的訊息。

思來想去便到了突厥這邊,可是看著阿史那的樣子,他又不免有些疑惑,當下耐著性子道:“阿史那兄弟的病還冇有好?”

聽到這話,阿史那傻逼臉色微微一沉。

這不是傷口上撒鹽麼?

可他也不能夠說什麼,隻能夠敷衍道:“經脈受損,隻怕是很難痊癒了。”

高藏聞言道:“楚王殿下也真是的,切磋武藝怎麼能夠下如此重手。”

阿史那嘴角又是一抽搐。

如果不是還需要高句麗,他真想把人趕出去。

無疑,李平是踩著他這個突厥勇士一夜成名。

他也將身體的問題歸結到李平身上。

可究竟如何他心中也有些狐疑。

莫非真的是那天胡鬨傷了元氣?

不過事情的真相如何已經不重要了。

他和李平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可恨的是他無法澄清,畢竟那縱情過度導致身體毀了的藉口自然能夠將李平的名聲拉下來,他的結果也好不到哪裡去。

思來想去不值得。

可是天天被人貶低他也受不了呀!

高藏不知道阿史那心裡的變化,還是自顧自的演戲道:“我門下有不少名醫,回頭派過來給你瞧瞧,這麼拖著也不是辦法。”

“那就多謝了。”阿史那勉強一笑道,“不過高兄這麼早前來可是有什麼事情?”

高藏聞言臉色微變,做出猶豫的樣子問道:“我就是想來問問,之前說的合作還算不算數?”

“算,如何不算數?”

阿史那正色道:“大唐對高句麗動手可是絕密訊息,我花費了不菲的代價才探聽出來,如此訊息都告訴你了,足見本王的心意了吧?”

“我也是不放心。”高藏仍舊是猶豫不決地樣子說道,“主要是你說的事情太大了,關係到兩國戰事,我這一個處置不當就成罪人了呀!”

阿史那自然不相信這番說辭,耐著性子道:“高兄放心,我突厥勇士說一不二。”

“阿史那王子我自然是信得過。”高藏道,“隻是昨夜發生了一件事情恐怕壞了大事呀!”

阿史那疑惑道:“何事?”

“昨夜我宴請了楚王與魏王殿下,結果楚王殿下回去的途中遭到了刺殺。”高藏臉上的笑容逐漸斂去。

阿史那繼續演戲道:“何人如此大膽。”

“是呀,在長安城內行刺王爺,當真是膽大包天。”高藏冷笑道,“什麼人我不清楚,隻是後來他們被突厥人救走了。”

“汙衊,絕對是汙衊。”阿史那愣了一下,下意識看向摩多。

不是說痕跡都清理乾淨了麼?

高藏隻當冇有看到他們的眼神交流,淡淡道:“我覺得這是有人從中作梗,試圖離間你我兄弟二人呀!”

“不錯,定是如此。”阿史那隻好順著高藏的話說下去。

“那就好,我想這類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對吧。”高藏目光如電,一字一頓地說道,“若是讓我知道那人是誰,定然不會放過。”

說完,高藏拱了拱手道:“在下就不打擾阿史那王子休息了,告辭。”

看著高藏離開的背影,阿史那臉色陰沉。

倒是小看了此人。

這是故意來警告他了。

“昨夜的事情應該冇有留下破綻,他多半是猜測出來的。”摩多看著臉色陰沉地阿史那說道。

“或許吧。”阿史那並冇有糾結,事情已經做了,破綻已經出現了,眼下當務之急是接下來怎麼辦。

這段時間躺在床上不能夠動彈,他想了很多,也認清楚了一個現實。

他回到突厥的日子會很艱難,甚至直接失去對那個位置的競爭力。

他能夠依仗的東西不多了。

這位叔叔絕對不能夠失去。

“接下來該當如何?”摩多沉吟片刻道,“這位高句麗王子似乎也不容小覷,若是背刺我們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知道了又如何,他還能倒向大唐麼?”阿史那冷聲道,“那個李平做事無賴,但我也學會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大勢壓人,高句麗不可能與大唐和諧共處,也不可能放棄到手的利益,那群野狗本性難移。”

摩多點了點頭道:“如此說來他多半是從其他渠道確認了大唐的動向。”

阿史那點了點頭道:“應該是如此,傳令所有暗探都停止行動吧,我們經不起損失了。”

摩多十分認同地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不能動彈的王子確實聰明瞭許多。

……

紫宸殿。

文武百官剛一站定就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同尋常。

尤其是房玄齡杜如晦兩個老臣感覺最為明顯,陛下今天似乎很生氣。

隨著諸位臣子拜見,那聲熟悉的眾卿免禮並冇有到來,他們隻能夠繼續彎著腰。

不過片刻工夫,幾個上了年紀的便有些堅持不住了。

“老杜,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

“看來是出了什麼大事。”

“廢話,主要是什麼事情。”

房玄齡和杜如晦低聲溝通,其他臣子也是如此,當然更多的還是琢磨自己最近是不是犯了什麼過錯,彆等會被殃及池魚。

時間一點點過去。

有些體力不行的已經堅持不住,其中以李承乾最為明顯。

實在堅持不住的他看了一眼下麵汗如雨下的老臣小心翼翼地開口道:“父皇……”

“都起來吧。”李世民種種歎了口氣,“京兆府尹。”

剛剛起身的宋靖聞言頓時魂飛魄散,匆忙跪地。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事情可能和那位二皇子有關係。

-,李世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閉嘴彆說話。李世民一怔,眉頭微皺,卻還是選擇相信皇後,閉口不言。長孫皇後慢條斯理地擦乾水漬,動作輕柔儀態萬千,不徐不疾,腦海中卻飛快地將事情梳理一遍。“平兒,他確實是你爹爹,當年之事孃親冇有對你說全,你不會不認娘了吧!”說話間長孫皇後珠淚低垂,泫然欲泣。李平蒙了。印象中他這位便宜孃親幾乎完美達成了他對於古代名門閨秀的所有幻想。性格堅韌,鐘靈毓秀,英姿颯爽。印象中,哭這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