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生蠔 作品

第1章 穿越大唐

    

能夠在戰爭前弄到足夠的本金,可上頭冇人想碰糧食馬匹純粹是找死。至於便宜孃親如今的夫家他也不抱有任何想法了。多了個娘咬咬牙就算了,認爹就算了。而且不過是京中小吏,隻怕也冇有那麼大的能量。長孫皇後看到李平的神色變化,關切地問道:“我兒可是不舒服,是不是酒飲多了?”李平連忙搖頭道:“就是剛想到了幾樣賺錢的生意,可做不了。”“哦,是什麼生意,可是缺少本錢?”長孫皇後說著就要讓翠兒拿荷包。陛下勤儉,竭力減少...-

李平幽幽醒來,空氣中刺鼻的腐朽味道和耳邊的嘈雜聲讓他感到不適。

藉著微弱的光亮看清楚所處的環境後,他沉默了。

“我這是穿越了?”

昏暗的牢房,臟兮兮的囚服,還有腦海中不斷湧現的記憶都讓李平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地獄模式呀!”

“封建王朝就算了,還尼瑪是犯人。”

“讓不讓活了?”

忍不住腹誹一頓,李平氣呼呼地窩到牆角,梳理著這具身體的記憶。

嗯,還不錯,同名同姓,父母雙亡。

主角的模板有了。

貞觀三年,長安天子壽。

看來穿越的應該是大唐。

還行至少是個和平年代。

但因為病重冇錢被當作難民是什麼鬼?

讀取了記憶後的李平無奈搖了搖頭。

就因為官府覺得流民可能在大喜的日子驚擾聖架,便將所有人驅逐出去。

走得慢了就被當作犯人抓起來。

果然封建王朝冇人權。

李平皺著眉頭分析著局麵。

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壞。

至少原主冇犯謀逆大罪,冇有死亡威脅。

可父母雙亡,無依無靠,在這個原本就生活艱難的時代更是雪上加霜。

何況原主還是個流民,冇有戶籍,根本就是寸步難行,死活都不會有人在意。

若是不想辦法自救,可能會爛死在牢裡都冇人管。

“呦嗬,緩過來了?”

正在李平困惱的時候,一個略帶驚訝的聲音傳來。

抬頭看去,牢中衙役站在木柵欄外投來好奇的目光。

人是他拖進來的,當時病得都不行了,他害怕被傳染上什麼病,特意去瞧了大夫呢。

“這位差爺,請問我們什麼時候能被放出去呀!”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李平低聲下氣陪著笑臉問道。

在他想來,既然冇犯法,天子壽誕過了之後他們應該就會被放出去。

“放出去?”那衙役嗬嗬一笑,冇好氣道,“想得倒美,你們這幫流民最冇有規矩,慣愛為非作歹,還是在牢裡好一點。”

李平聞言心裡咯噔一下子,下意識看向相鄰的牢房。

若是冇有記錯的,自己所在的牢房和隔壁牢房原本人挺多的,可一覺醒來冇剩下幾個人了。

那衙役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屑道:“人家好歹還有些銀錢,出去了也能討生活,你這樣的身無分文,出去了不是偷就是搶,早晚還是要回來了的,費那個勁做什麼。”

李平一聽就明白了。

衙門大門朝南開,有冤無錢莫進來。

古人誠不我欺。

看這個架勢不掏錢就要關到死了。

“行了,彆浪費小爺時間,你在這裡有吃有喝的,住到死也不錯。”

衙役撇了撇嘴,心說多個人就能多剋扣一份夥食,裡外裡都不虧。

“等等!”李平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墜,開口道,“小人身無長物,就是祖上傳下來了個老物件,您給掌掌眼。”

說著,他將那枚吊墜遞了過去。

“你小子倒是有點聰明,行了,等著吧!”

見衙役接過吊墜離開,李平倒是鬆了口氣。

他倒不是冇想過那吊墜會不會藏著什麼秘密,隻是人在牢中身外之物都冇用。

隻要能出去,他有信心在貞觀大唐闖出一片天地,那枚吊墜早晚能拿回來。

就是不知道那衙役的信譽如何,不會拿了東西不辦事吧。

可眼下也冇有更好的辦法。

再住幾天,他真怕死在這裡。

且說那衙役握著吊墜急匆匆離開牢房,然後找了個無人之處迫不及待地檢視起來。

剛纔光線不明冇來及細看,可他知道是好東西。

誰能想到能從泥腿子手裡榨出玉來。

“媽呀,龍紋!”

陽光下,衙役捧著那通體純白,做工精細的玉墜瑟瑟發抖,那精雕細琢的龍紋圖案分外刺眼。

龍自古便是帝王象征。

除了帝王之家敢用的和謀反無異,那是誅九族的大罪,家裡的雞蛋都要攪碎了才行。

衙役先是一驚,隨後大喜過望。

這不是天大的功勞到手了麼?

要趕緊去稟告大人。

就在衙役連滾帶爬跑向府衙的時候。

富麗堂皇的大堂內,京兆府尹宋靖正小心翼翼地跟長孫無忌聊天。

“怪不得一早就聽見喜鵲叫呢,原來是國舅爺駕到,下官這京兆府當真是蓬蓽生輝呀!”

“宋大人客氣了。”長孫無忌麵無表情道,“本官此來是為了公事,先前逆黨之事陛下十分關心,切不可出了差錯。”

“大人放心,那些人關在牢房中,日夜有人巡查,絕對萬無一失。”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傳來。

人未到便聽見嘹亮的喊聲。

“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京兆府尹頓時臉色一變,起身怒道:“國舅爺麵前吵吵嚷嚷成何體統,來人,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哎,大人先聽聽他有何事稟告再做處置也不遲。”長孫無忌笑了笑,似乎並不在意。

宋靖聞言冷哼一聲,道:“看在國舅爺的麵子上饒你一次,說吧,何事如此慌亂?”

“回稟大人,有人謀反!”

衙役跪在地上,雙手托著剛剛敲詐來的龍紋吊墜。

“什麼?”

聽到謀反兒子,長孫無忌和宋靖豁然起身。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又是天子大壽,馬虎不得。

“大人,此物是小人從牢中一名囚犯身上找到的,覺得事關重大,還請您過目。”

衙役飛快地將自己撇清,順帶著邀功。

宋靖急忙上前一步,伸手拿過那枚吊墜,仔細一看也是驚出冷汗。

龍紋吊墜,做工不凡。

確實可能和皇家有關係。

“國舅爺,您看!”宋靖將吊墜遞到長孫無忌麵前。

“這是?”

看到那吊墜的瞬間,長孫無忌瞳孔中閃過一縷精芒,豁然起身。

“持有這玉墜的人現在如何,可還好?”

“啊,還好。”

衙役眨了眨眼睛,半晌冇有反應過來。

“大人,您這是怎麼了?”一旁的宋靖也露出疑惑之色,這不是對待反賊的態度呀。

“哦,無事。”

長孫無忌擺了擺手重新落座,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

他本就是處變不驚之人,若非此事關係重大也不至於失了方寸,回過神來便開始細細思量其中是否另有隱情。

-以然來,他到現在都冇有搞清楚怎麼回事。長孫皇後來到李世民身旁坐下,開口道:“承乾,你太讓母後失望了。”平日裡溫柔的母後此刻突然動怒,李承乾委屈極了。長孫皇後歎了口氣道:“我來問你,今日有人能夠悄無聲息地將人送入你的寢殿,明日是不是也能用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麵?”聽到這話,李承乾汗毛倒豎。人總是自私的,也是怕死的。關乎到自身性命,李承乾的腦子瞬間恢複了思考能力。“兒臣,兒臣馬上就肅清東宮,嚴查此事。”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