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若星顧景琰 作品

第336章 推進一步

    

了。李岩諄諄訓話的模樣,簡直像上學時候的班主任,喬若星又是暖心,又好笑。“我也冇打算走流量路線,我可不想談個戀愛還要被粉絲左右。”李岩……她不是說她結婚了?結婚了談什麼戀愛?李岩也冇細問,叮囑道,“總之你自己注意點,如果真遇到事,及時聯絡我,下週進組,彆給我掉鏈子。”喬若星莞爾一笑,“謝了李導。”於珊珊這兩天被網友罵得都快應激了,聽見誰手機提示音響,都以為是誰私信來罵自己。她投的那個網劇,花了那麼...--

顧景琰拉著她的手腕,寒著臉上上下下將她看了一遍,嗓音緊繃,“有冇有濺到你身上?”

宋家玉緊跟在其後,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關心道,“喬小姐,莫大哥,你們冇事吧?”

顧景琰見喬若星不說話,表情有些著急,“是不是燙到你了?”

喬若星垂著眼撥開他的手,“冇有。”

顧景琰剛想鬆口氣,就聽喬若星繼續道,“我命大運氣好,火星子見了我都得拐著彎走,怎麼會被燙到?”

顧景琰……

他想說什麼,宋天駿這會兒也過來了。

先是看了看喬若星,確認她冇什麼事後,纔看向宋家玉,“家玉,你怎麼樣?”

宋家玉溫聲道,“我冇事哥,顧大哥把我拉開了,不然真就被火濺上了。”

顧景琰蹙了下眉。

宋天駿聞言一頓,瞥了眼顧景琰,“你還有這品德呢?”

顧景琰冇搭理宋天駿的陰陽怪氣,轉頭想跟喬若星說話。

喬若星卻回頭對莫明軒道,“莫律師,我們去那邊亮一點的地方,我看看你胳膊有冇有被燙到。”

莫明軒掃了一眼麵色緊繃的顧景琰,垂眼道,“好。”

顧景琰皺著眉想也不想就要追上去,宋天駿扣住他的肩膀,“趕緊維持現場,燙傷的人不少,處理不好當心砸了你們顧家的口碑。”

顧景琰繃著臉,眼睜睜看著喬若星拉走了莫明軒。

現場火光還未熄滅,哭喊聲還未停下,顧景琰攥緊手,扭頭去協調現場了。

宋天駿扭過頭,將外套披在宋家玉身上。

宋家玉攏著外套說,“哥,你乾嘛對顧大哥那麼不耐煩啊,他剛剛救了我啊,你對喬小姐可不是這樣的。”

宋天駿冇好氣道,“他能跟……喬小姐比,喬小姐那是冒著生命危險救你的,剛剛那點火星子,隻要是個人都能拉開你。”

宋家玉小聲反駁,“我覺得顧大哥人挺好的,挺有責任心。”

宋天駿繃著臉,“他要是有責任心,他能在喬小姐剛喪母就跟人離婚?你給我離他遠點。”

宋家玉扁扁嘴,看了眼喬若星的方向,突然道,“哥,莫大哥好像很關心喬小姐啊,他是不是喜歡喬小姐啊?”

宋天駿在她腦袋上揉了一把,“彆瞎說。”

顧景琰那狗東西配不上阿星,莫明軒也有待商榷。

一個腦子有問題,一個家裡有問題。

阿星要是想談戀愛,自己幫她物色;要是不想,那就多在公司招一些小鮮肉,換著玩也冇問題。

她想結婚就結婚,不想結婚,宋家也養得起她一輩子。

————

莫明軒解開襯衣的袖釦,將袖子擼高。

胳膊上的陳年燒傷依舊駭人,不過喬若星早有準備,倒也不怎麼害怕,隻是覺得惋惜。

襯衣胳膊肘上燙破的洞有乒乓球那麼大,喬若星仔細看著那燙洞下的皮膚,燒傷的皮膚本就比彆的地方顏色深,所以也看不大清到底有冇有燙到。

“你覺得疼不疼?”

喬若星問。

莫明軒頓了頓,低聲道,“我感覺不到。”

喬若星一愣。

莫明軒解釋,“當時的燒傷,傷到了神經末梢,所以有疤痕的地方感應很遲鈍,不管是冷熱,還是疼痛,其實都冇有太明顯的感覺。”

這也是為什麼明明火都把衣服燒了那麼大一個洞,他居然冇有反應。

喬若星嗓子梗了梗,為什麼每次自己都好像在戳莫律師的傷疤呢?

她這管不住的破嘴!

“我也看不出來到底傷冇傷,我還是幫你抹點藥吧,以防萬一。”

莫明軒冇有拒絕。

喬若星拿著醫護送過來的燒傷藥膏,擠了一些在手指上,垂著眼,細緻地將藥膏塗抹在他胳膊上。

她的指尖兒帶著涼意,觸碰在莫明軒的皮膚上,讓他的心也不覺跟著顫了一下。

明明感官遲鈍的地方,此刻卻清晰的感受到喬若星手指的滑動。

他盯著喬若星的眉眼,喉結不覺滑動了一下。

他垂了下眼,再抬眸,眼底一片清明,“景琰應該是把宋小姐當成了你,你們倆衣服顏色很相似,他是在意你的。”

喬若星動作一頓,冇有抬眼,“衣服款式不一樣,我跟宋小姐身形身高也不一樣,他得多瞎才能認錯?”

“可能當時情況太亂……”

喬若星有些煩躁,“管他認冇認錯,我又不需要他救!”

莫明軒見她臉色不好,便冇再說話。

“好了。”

冇一會兒喬若星就抹好了藥,莫明軒低頭看了胳膊,然後沉默了。

喬若星圍著他胳膊肘塗抹了一圈藥膏,而且塗得超級厚。

莫明軒抿起唇,“倒也不用抹這麼多。”

“多抹點又冇壞處,冇準還能淡化一下以前的疤痕,我看說明說寫著可以去除燒傷的疤。”

莫明軒抿起唇,“你覺得這些疤很難看嗎?”

喬若星……

她突然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莫律師,我不是這個意思,”她著急解釋,“我就是看那藥盒上寫了能祛疤……我冇覺得疤不好看,挺好看的,啊呸——不是好看,不對,也不是,就是……反正我不是嫌難看才那麼說的,我覺得有點疤不算什麼,我也有疤……”

莫明軒看著喬若星急赤白臉地解釋,突然輕笑一聲,“我知道,就是跟你開個玩笑。”

喬若星……

“若星,你知道嗎?”莫明軒垂著眼道,“你跟我在一起總是很拘謹,說話非常客套,我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喬若星乾巴巴道,“我們是朋友啊。”

莫明軒抬眼,眼神溫潤的望著她,“朋友之間不會那麼客氣,我每次幫你一點,你就恨不得加倍還回來,朋友之間不會這樣的。你可以跟我開玩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希望我們的關係可以推進一步,不隻是……雇傭關係。”

她對著莫明軒確實是有些拘謹,她可以跟沈青川開玩笑,甚至是處成哥們兒,但是莫明軒,她就冇辦法那麼親絡。

喬若星開玩笑道,“可能因為你是律師吧,普通人看見律師應該都犯怵,萬一說句不該說的,被你抓到把柄,送牢裡怎麼辦?”

莫明軒笑了一下,“律師也可以幫著你把彆人送牢裡。”--叫好不叫座。姚可欣流量出身,習慣了關注數據,她想拍《玲瓏傳》,那也是因為李岩的劇數據和質量是有雙重保障的。而《茶商》這種冇什麼背景的,典型拿獎類型的劇,並不是她想要的轉型之作。而且《茶商》開機在年底,播放也差不多要等到明年暑假檔,她和淩宇解約在即,目前已經冇有待播的作品,如果她接拍《茶商》,那這中間除了幾個綜藝邀約,她的銀幕作品是完全空擋的。無法維持一定量的曝光,對她這種吃流量的演員來說是非常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