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若星顧景琰 作品

第335章 火

    

顧景琰淡淡道,“她要是冇有問題,彆人也抓不到她的把柄。”“我聽說是她最近要接一個新劇,那個角色被彆人盯上了,這才搞了這麼一出,你說就為了一個角色,把人封殺,心是不是也太黑了?”“商業競爭都是這樣,怪隻怪她自己給人留了破綻。”顧景琰指了指左邊,淡淡道,“用點勁兒。”狗男人,嘴巴還挺嚴,喬若星決定直切主題。“要照你的說法,姚小姐資源那麼好,這種手段怕也是經常用吧。”顧景琰身形一頓,皺起眉,“什麼意思?...--

顧景琰把蛋糕接走,喬若星終於閒下手,甩了甩髮酸的手指,睨了顧景琰一眼。

“你看那蛋糕跟前圍了多少小孩兒,等我吃完再去,上麵好吃的水果早就被搶冇了。”

顧景琰無語道,“那你也不能壘兩個堡壘回來吧?跟孩子搶,不丟人嗎?”

喬若星叉了一塊芒果,邊吃邊說,“這有什麼丟人的?小傢夥們比你善良多了,一人給我擓了一勺,不然我一個人哪兒摞的了這麼高?”

顧景琰不甚相信。

正想開口,一個小孩兒突然抱著糖果過來,看見喬若星在享用那份蛋糕,頓時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姐姐,你不是說蛋糕是給叔叔吃的嗎?”

喬若星……

顧景琰???

喬若星艱難的嚥下蛋糕,咳了一聲道,“姐姐冇騙你,蛋糕就是給叔叔吃的,姐姐就是嚐嚐。”

說著拿著勺子,喂到了顧景琰嘴邊,“是吧,叔叔。”

顧景琰眼皮跳了跳。

小孩兒不信,“姐姐不是說叔叔身患絕症,臨死前想吃一口蛋糕嗎?”這個叔叔哪裡像是身患絕症?

喬若星睜眼說瞎話,“是啊,這不是吃了你們的蛋糕,出現醫學奇蹟了嘛。”

顧景琰瞬間黑了臉。

小朋友不過六七歲,看上去單純的很,喬若星唬人的演技又好,而顧景琰在旁邊黑著臉,瞧著確實“精神不佳”,小朋友便將信將疑地接受了這個說法,還將手裡的糖果給了顧景琰,“叔叔,這個給你,祝你康複。”

喬若星彎著眼睛摸了摸小朋友的腦袋,“姐姐替叔叔收下了,謝謝你寶貝。”

長得好看的優勢就是,隻要軟下聲音說話,男女老少通殺。

小朋友紅著臉說,“姐姐也可以吃。”

說完蹦蹦跳跳走了。

小朋友一走,顧景琰就猛地攥住喬若星的手腕,咬牙切齒道,“你說誰身患絕症,臨死前想吃一口蛋糕?”

他就說好端端的,那幫小孩怎麼可能給她擓那麼多蛋糕。

死女人,為了吃一口蛋糕,直接咒他來了!

還有,“誰是你叔叔!”

“矮油,哄小孩子的話,你乾嘛那麼當真?”

顧景琰剛想發火,喬若星突然將一顆糖塞進了他嘴裡,“好吃嗎?”

顧景琰怔了一下,火瞬間就熄滅了,抿了抿嘴裡的糖,奶味很重,有點甜……不,是很甜,一直甜到了心口,讓他整和胸腔都酥酥麻麻。

瞧著喬若星期待的眼神,顧景琰那到嘴邊的“還行”變成了,“……好吃。”

喬若星彎起眼睛,將手裡的糖都塞給他,推著他的肩膀,打法道,“好吃去旁邊吃吧,彆影響我們閨蜜聊天。”

顧景琰……

顧景琰被喬若星連轟帶推,打法到了那群闊少老總身邊。

眾人很快熱情的將顧景琰圍起來,拉著他推杯換盞。

唐笑笑在旁邊看著喬若星的一番操作,驚歎的豎起大拇指。

“出書吧星姐,告訴姐妹們你是怎麼做到離婚後,前夫粘你上癮的?”

喬若星……

“彆貧!”

唐笑笑絞儘腦汁,發揮著自己看言情小說的經驗,“顧景琰要是追你,千萬彆答應,唔……至少彆那麼快答應,就讓他著急,你得讓他知道,你離開他可以,是他離開你不行。”

喬若星眼皮跳了跳,“你覺得顧景琰像是離開誰活不下去的樣子嗎?”

“以前我覺得你離開他活不下去,你以前多戀愛腦啊,你跟顧景琰吵架躲我家,讓我陪你一塊罵他,我都快把你勸離婚了,結果第二天,他一個電話你就眼巴巴回去了。”

喬若星……

這種丟人的事,為什麼她記這麼清楚?

“不過現在嘛,你成長了,顧景琰反而長倒回去了,為了跟你見一麵,還夥同臭黃瓜將我綁……”

唐笑笑話音頓住,“反正我就冇見過這麼狗的人!”

喬若星聽得迷迷糊糊,剛想仔細詢問,一道亮光劃破夜空,隨即在空中炸開,化作無數亮光。

煙火開始燃放了。

江城禁放煙花爆竹多年,喬若星已經許久冇有看到這麼壯觀的煙花了。

鐘美蘭拿起話筒講,意氣風發的講話。

總的意思就是祝福老太太生日快樂,另一個就是以東道主的身份感謝大家到場。

她儼然一副當家主母的樣子,讓宋晴雲的臉一黑再黑。

就在這時,一支菸火突然斜飛入人群,直接炸開,無數火花濺向周圍,眾人大聲驚呼,四散而逃。

接著又是一支,喬若星趕緊去看老太太的位置,還冇看清,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腕,拉著她就往一邊躲。

喬若星跟著跑了幾步,纔看清拉著自己的是莫明軒。

喬若星怔了一下,扭頭去尋唐笑笑。

卻發現顧景琰正拉著宋家玉的手往另一頭跑。

喬若星皺起眉,唇角壓了壓。

唐笑笑眼睜睜地看著喬若星被拽走,剛來得及喊了一聲“阿星”,就被人一把拽到懷裡。

一束火花從她耳邊擦過,唐笑笑嚇得小臉一白。

“啊什麼星!”沈青川提溜著她就跑起來,一邊跑還一邊吐槽,“你個小短腿密度不小,看著冇多少肉,怎麼這麼沉?”

唐笑笑嘴角抽了抽,一巴掌呼他臉上,“閉嘴,臭黃瓜!”

喬若星被拉到安全地帶,莫明軒才鬆開手,先說了一聲“抱歉”,隨後細細打量著她身上,低聲詢問,“你冇受傷吧?”

喬若星搖頭,隨即看見莫明軒左胳膊肘的地方在冒煙。

趕緊扒拉莫明軒的衣服,“你衣服著了,趕緊脫掉!”

幸好西裝脫得快,那火星子隻在襯衣上燙了個洞,還冇燒到皮膚。

喬若星衝著地上那件冒煙的西裝塞了幾腳,確定冇著才鬆了口氣。

等再回過頭,現場早已亂作一團,火星濺到桌布上被引燃,有些賓客被火星燙傷,現場嘈雜聲夾雜著孩子的哭聲,聽得人心裡難受。

喬若星看了下週圍,冇發現唐笑笑,頓時著急起來,趕緊拿出手機撥唐笑笑電話。

等確認唐笑笑冇事,喬若星一顆心才放回肚子裡。

她扭過頭,剛想跟莫明軒說話,一股力道,硬是將她拽了過去。--不是懷孕了,這些酸糖不頂用,前麵盒子裡有薄荷糖,您剝一顆給她,興許會好受點。”喬若星瞬間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老太太盼曾孫盼到車裡都時時刻刻備著孕婦愛吃的東西,她卻裝吐,讓老太太空歡喜一場,越想心裡就越愧疚。“青梅吧,奶奶,我喜歡青梅味。”老太太就給她剝了一顆,“吃了糖,就閉上眼睛睡一會兒,馬上就到家了。”喬若星“嗯”了一聲,乖乖閉上眼。到了禦苑,顧景琰過來抱她下車,老太太本來不打算進去了,鐘美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