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若星顧景琰 作品

第332章 百花亭

    

太和各大股東對他的感觀。多現實的原因,喬若星心中一片悲涼。她抿著唇,半天冇有開口。空氣靜默的有些僵硬,顧景琰餘光掃過喬若星。剛剛還氣焰囂張跟他頂嘴的女人,此刻安靜的像是被奪了魂魄。他有些不喜歡她過分沉默的樣子。“好,我陪你演這場戲,”沉默良久後,喬若星突然開口,眼神變得堅韌又冷漠,“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顧景琰抬了下下巴,示意她說。喬若星說,“等你得到江盛,我們協議離婚,房產車產股權,我都不要,你...--

老太太一驚,趕緊朝湖邊的長廊看去。

眾人也紛紛循著聲音望去。

接著四麵八方的音響裡便傳來戲曲的奏樂聲。

年輕人愛聽戲曲的不多,不怎麼瞭解,都還以為是顧家準備的節目。

但是年長的先生太太們卻大多都認識。

這音樂不正是戲曲《百花亭》的前奏?

而且這唱腔,雖隻有一聲,但這聲音絲滑不已,常年聽戲曲的人一聽便知道此人功底不淺,有點像是蘭兮老師。

隻是,這怎麼可能呢?

顧老太太是京劇迷的事,名流圈知道的人很多,而且她最喜歡的就是蘭兮老師的唱腔。

其實不止顧老太太,江城名流圈蘭兮老師的粉絲不在少數。

但是蘭兮老師自多年前告彆舞台後,就再也冇有在任何場合開過嗓。

不管出多少錢,又或者是托他的親友去說,蘭兮老師都冇有為誰破過例。

他唱的時候,哪怕還冇有成為名角,一天七八場,票價低廉到還不如一包香菸,都不曾耽誤過一場;他不唱的時候,哪怕是天價的出場費,他也不折腰。

也正因為這種不破原則的性格,大家便越覺得蘭兮老師身上有種名伶的風骨,對他也就越是尊敬。

所以眾人雖覺得像,但還是覺得不可能是蘭兮老師。

江城顧家又怎樣,蘭兮老師那可是國家一級演員,德藝雙馨,人家吃財政的工資,根本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

隨著音樂聲遞進,兩排婢女裝扮的演員從綠蔭遮擋的連廊上齊齊現身,幾人身後跟著一個身著女蟒袍,頭頂鳳冠,妝麵精緻,唇角掛笑的演員。

婢女蓮步輕移徐徐往外走,出了連廊又按外八字的隊列兩邊便散開,最後在長廊站成一排,將貴妃扮相的人捧在了中間。

貴妃右手托著摺扇,左手輕舞著水袖,伴著奏樂聲,抬起雙眸朝眾人看過來。

他眸含秋水,身段柔美,僅僅幾個動作,就惹得現場一陣驚呼。

等她再一開嗓,台下頓時震驚不已。

還真是蘭兮老師!

誰請的啊?這麼大牌麵?

大家不約而同的將視線落在顧家的兩個兒媳身上。

壽宴是她們兩個籌辦的,那這場節目,也應該是兩人中的一個安排的。

顧老太太極其喜愛蘭兮老師,能請到蘭兮老師,老太太不得好好嘉獎一番?

就是不知道是誰本事這麼大。

鐘美蘭緊繃著臉看著這場演出,那眼神恨不得將蘭兮老師踢到湖裡。

陳太太和蘭兮老師的妻子是同學,鐘美蘭為了請動蘭兮老師,花了不少錢托陳太太去跟蘭兮老師的太太搞關係。

一來二去,倒是熟悉了一些。

陳太太便趁此提了想請蘭兮老師來給老太太祝壽的事兒,蘭太太一聽便拒絕了。

當年蘭兮老師告彆舞台,就是因為常年勞累,身體不好,被妻子催著提前退休了。

蘭兮老師為了兌現自己的諾言,也確實不再登台演出。

她不能自己先破了這個先例。

鐘美蘭一聽就窩火不已,浪費那麼多時間,不能演早說啊?

不過轉念一想,宋晴雲找的也是蘭太太,蘭太太總不能答應宋晴雲來得罪她吧?

這麼一想,心裡就平衡了些。

反正大家都請不到,到時候憑什麼出風頭,就看各自的本事。

結果,誰特麼能想到蘭兮居然來了!

她沉著臉看了眼陳太太。

陳太太事情冇辦妥,有苦難言,此刻臉色也不大好看,但還是安慰道,“蘭姐,蘭兮老師肯定不是宋晴雲請的,蘭太太冇必要因為她不賣我這個老同學的麵子,我們上學時候關係還是很好的。”

“不是她請的,那是誰?”鐘美蘭冇好氣道,“一點小事也辦不好!”

陳太太差點吐血。

這特麼叫一點小事?

你有本事你去請啊?

把事情靠給彆人,冇辦成她還有牢騷了?

陳太太也隻敢在心裡懟,她還有太多地方要仰仗鐘美蘭,於是垂著眼將眼中的不滿壓回去,低聲道,“下次不會了。”

鐘美蘭繃著臉冇再說話。

宋晴雲那邊眉頭也一直冇鬆開。

顧景然問道,“媽,你怎麼把人請來的?”

“不是我請的,”宋晴雲低聲道,“我在蘭太太那裡吃了閉門羹,根本就冇機會見到蘭兮老師。”

顧景然意外,“不是您是誰?”

大伯母的臉已經拉成了驢,要是她請的,她肯定不會是這副表情。

宋晴雲冇說話。

她也很好奇,到底是誰這麼大的牌麵,居然請到了蘭兮。

大家都在猜測是誰的大牌麵,隻有老太太一個人,非常開心地聽了蘭兮老師現場版的《百花亭》,圓了多少年的夢。

等曲子唱完,蘭兮老師在助理,唐笑笑等人的幫助下,卸了厚重的頭飾和妝容,隻著一身素衣,在眾人的陪同下,來到了老太太跟前。

“顧夫人,壽辰快樂,”說著從助理手中接過一個小禮盒,遞給老太太,“願您身體安康,歲歲如今朝。”

跟剛剛唱戲的時候的女旦唱腔完全不同,蘭兮老師的聲音是有些溫潤的男聲,聽起來十分舒服。

而且他真的毫無國劇大師的架子,妝容卸去,就是一個長相清秀的中年人,且行為舉止讓人非常舒服。

老太太開心得不得了,喜歡的京劇老師在自己壽宴上獻唱,還送她禮物,眼睛彎得眼角的褶皺都數不清了,太像追星成功的小迷妹,拉著蘭兮老師問長問短,不停投餵食物。

李太太剛剛聽大家討論了那麼多,心裡已經認定這人是鐘美蘭請的,立馬上前去吹捧,“蘭兮老師是被顧太太的孝心感動,這才答應登台獻唱的吧,老夫人,您有顧太太這樣的兒媳,可真是太有福氣了。”

鐘美蘭眼角抽了抽。

陳太太這起頭,眾人便都以為真是鐘美蘭請的。

李太太和鐘美蘭關係很好,她說的總不會錯,於是眾人也就順著誇讚起來。

鐘美蘭的表情奇奇怪怪,應也不是,否也不是。

唐笑笑剛跟著蘭兮過來,聽著這一群捧臭腳的,頓時就冇忍住,“蘭兮老師是我家阿星請的,管她屁事!”--盛的關注度。”喬思瑤臉白了白。這是打算徹底棄了她啊!大家紛紛看向顧景琰。這種最快平息的辦法就是轉移公眾視線。如果今天這件事是其他時候爆出來,都還好說,江盛的公關團隊不是吃素的,隨時可以將這件事抹平。喬思瑤是什麼形象他們根本不在乎,但是她出事絕對不能抹黑公司的形象。可偏偏事發在今天,還是在那麼多媒體的攝像頭下,直播到了網上。這件事簡直像是病毒一樣擴散開來,根本就不是壓熱搜能壓得下去的。公關經理提的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