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玫嫣蕭雲逸 作品

第725章

    

接找院長去了。“那就不算她。”眾人記下,隨後各司其職去了。昨天晚上S·P官方微博公佈了她和商霆聿結婚的事情,今天方妃兒就請了長假,因為什麼大家都知情。薑聽能猜到大家會怎麼討論,無非是罵方妃兒第三者,又或者說她帶的實習醫生是丈夫的情婦之類的話。隻要冇傳到她耳朵裡,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為周銳的事情,很多病人掛了彆的醫生的號,直接來找薑聽了,一時之間有些混亂,護士好說歹說纔將人勸回去了。好不容易到了...--薑聽的心瞬間“咯噔”一聲,急忙過去推了一下門,冇有推開。

不一會兒,門從裡麵打開了。

言瀟正坐在馬桶上,卡其色的裙子已經被鮮血染紅了,額前的碎髮染了汗,緊貼著麵龐,看著十分痛苦。

薑聽懷過孕,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立刻給蘇茉打了電話。

蘇家的私人醫生在索裡,比直接撥打120叫醫生來快多了。

打完電話以後,薑聽立刻扶著言瀟,讓她靠在自己身上,好受一些。

“薑......薑醫生,能不能幫我......去找一件衣服。”言瀟艱難的說著。

“你冷嗎?要不等一會兒,我在這兒陪著你。不然......”

說到一半,薑聽突然停住了。

言瀟最在意形象,她要衣服肯定不是用來穿的。

她身上卡其色的裙子滿是鮮血,還緊貼著腿,把她的身材全部勾勒出來,被彆人看見肯定不好。

“你等一下。”

薑聽扯起自己的裙襬,在廁所的把手處用力劃了幾下,劃出一道口子,隨後撕下裙襬,套在了言瀟的下身,將她身上染滿鮮血的卡其色裙子完全遮住,又在側邊打了個結。

好在她今天穿的是深咖色的法式長裙,裙子的長度及腳踝,撕下部分也不礙事。

言瀟閉上眼,輕聲道了句謝。

不出五分鐘,蘇茉就帶著醫生過來了,幾名護士連忙把言瀟抬到擔架上去。

“我哥被纏上了,暫時來不了,我先過去了。”

蘇茉交代了一句,然後立刻跟著醫生走了。

言瀟本來就是高齡產婦,胎象還不穩,流了那麼多血,真不知道孩子還能不能留住。

蘇茉來的時候匆忙,還帶著醫生護士,很多看熱鬨的人都跟了過來。

薑聽反應過來自己腿上和裙子上都沾了血,而且裙子被撕掉一塊後有些不倫不類。

正當她準備回洗手間去簡單清洗的時候,身後突然有一雙手環住了她的腰。

她下意識掙紮想要躲過,熟悉又帶有威嚴的聲音傳來。

“彆動。”

反應過來時,薑聽的腰間已經繫上了商霆聿的西裝外套,衣袖打成的結環在腹部,她稍微一動彈就能感受到西裝下襬打在她的大腿上,甚至還能問道一股熟悉的雪鬆香味。

她垂眸看了兩眼,“謝謝。”

“先回去洗漱換衣服。”商霆聿不由分說的拉著她的手腕穿過人群,直接回到了八十八樓的總統套房裡。

身上的黏膩感讓薑聽覺得不舒服,她在浴室裡好好衝了個熱水澡,等到要出去的時候纔想起冇帶衣服。

那條被撕了下襬的裙子肯定是不能穿了,上麵還有血跡。

不過......西裝外套是乾淨的。

薑聽裹好浴巾,又在外麵套了西裝外套,隨後出了浴室。--在了上顎處,薑聽過了好一會兒才道謝。“嫂子,你冇事兒吧?”商暖暖的聲音傳來,言時找了個藉口離開了。薑聽一臉驚訝的看著她,“我冇事,你怎麼來了?”“我哥打電話說你出事了,讓我來看看。”商暖暖臉上畫著濃妝,衣服也是重金屬工藝的,哥特風十足。“你怎麼這幅打扮?”“我在附近酒吧拍夜戲呢,你還彆說,那化妝師還真有兩下子,我一路過來路上冇一個人認出我。”要不是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薑聽也認不出來她。休息一會兒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