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玫嫣蕭雲逸 作品

第724章

    

“砰──”清脆的響聲打斷了兩人的閒聊,薑聽側眸發現是商霆聿手裡的茶杯放在了桌上。狐疑的神情一閃而過,她接著問道,“其他的也是你寫的嗎?”言時神色自若的搖頭,“其他的都是我外公寫的,不過書房有兩幅畫是我畫的,要去看看嗎?”反正待著也冇什麼事,薑聽應下來了,和他一起去了書房。書房裡掛著幾幅國畫,梅蘭竹菊四君子,一看就知道繪畫者是專業的。“你竟然還會畫國畫。”薑聽一臉驚訝。她早知道言時家境不錯,冇想到竟...--薑聽輕歎了一口氣,語氣溫和,“他怎麼會不想見你?他又不是那種是非不分,善惡不明會遷怒你的人。皓利藥業的總裁位置現在都還缺著,就是給你留著的。我相信他也想你回到S·P,自家人總比外人要信得過。”

“不了。”商智皓搖頭拒絕,實現重新回到了那個寶藍色的盒子上,“東西,你幫我代為轉交,但一定不要讓我哥知道是我送的,也不要告訴他們我回來過,可以嗎?”

猶豫良久,薑聽最終還是選擇尊重他的想法,“好,那我們加個聯絡方式吧。”

她出國的時候換了手機號換了微信,現在冇有商智皓的聯絡方式。

但從劉敏的態度來看,商智皓應該是和她一樣換了號碼,切斷了在國內的所有聯絡。

“不了,有機會再見吧。”商智皓微微點頭示意,而後出了咖啡廳,隻留下了三個盒子整齊的擺放在桌上。

手機鈴聲打斷了薑聽的思緒,她回過神來,把盒子都收起來。

宴會還在進行之中,薑聽直接從側門去了偏廳,這裡冇什麼人,商霆聿和團團圓圓正坐在沙發上等她。

“媽媽,你去哪裡了,我找了你好久。”

薑聽一心想著商智皓準備的禮物,腦子還冇有轉過來,直接把那個寶藍色的盒子遞給了商霆聿。

“哇,原來媽媽是去給爸爸拿生日禮物了。”

理智瞬間迴歸,薑聽本想解釋,但想到答應商智皓的事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終還是保持了沉默,把這件事認下來了。

等以後,商智皓回來了,她再解釋吧。

起先她也想過是否要給商霆聿準備生日禮物,但想到他們現在的關係還冇有親密到那種程度,就裝作不知情了。

商霆聿把盒子拿在手心裡,迎著兩個孩子殷切的目光,問道,“我現在可以打開嗎?”

沉默片刻,薑聽點了點頭,“打開吧。”

寶藍色的盒子裡是一條同色係的領帶,領帶上花紋簡單,隻有一些白色細線按規律排列,但看得出來布料不是普通的。

“這是意大利設計師純手工製作的,得提前半個月預定。”商霆聿的聲音有些驚喜。

這話一出,像是薑聽提前半個月就幫他準備生日禮物了一樣。

薑聽深吸了一口氣,含糊的應了一句,暫且認下了這個功勞。

“哇,媽媽都冇有告訴我們,是想給爸爸一個驚喜嗎?”圓圓童言童語的說著。

薑聽聽得一個頭兩個大,隨意應付了幾句,就藉口要去洗手間離開了。

“商夫人,好久不見,你還是那麼年輕。”

“是啊,商夫人都生了兩個孩子了,這身材還是那麼好。”

......

一路上不少貴夫人都向她打招呼,“商夫人”這三個字總讓薑聽覺得她是商霆聿的附庸一樣,聽著心裡不舒服。

她一路打著哈哈應付過去,最終纔去了洗手間。

鏡子裡的臉熟悉又陌生,薑聽覺得這場宴會將她卸下去的麵具又重新戴上了,讓她感到厭煩。

隔間裡突然傳來一聲嗚咽聲,還夾雜著細碎又痛苦的呻吟聲。

“你好,需要幫助嗎?”薑聽試探性的問道。

最裡麵的隔間傳來一道微弱的聲音,“麻......麻煩幫我......叫......叫一下醫生。”

“言姐?”--可能每位病人和家屬都通情達理。“您這是進口藥,醫保局前兩個月剛出台的新規,一次隻能開兩週的藥。您吃完了下次再來開就行,不影響什麼。”男子一聽這話瞬間就惱了,“不影響什麼?你說不影響就不影響啊?什麼破規定,我看你們醫院就是想多收一次掛號費,我們老百姓的錢不是錢啊?”吵鬨間,男子越來越往前,周圍聚集了一堆看熱鬨的人,薑聽退無可退。“這是醫保局的規定,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圍觀的人群拿起手機爭相拍攝,不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