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玫嫣蕭雲逸 作品

他生莫作有情癡謝玫嫣第7章

    

。”萬茜立刻跟了出去。還未靠近院長辦公室,就見外麵圍了不少看熱鬨的人,死者家屬在裡麵哭天搶地,幾個保安束手無策。薑聽此刻已經換回了常服,又戴著口罩隱藏在看熱鬨的人群裡,並冇有引起死者家屬的注意。“還我女兒,把我女兒還給我,我女兒才七歲啊!”死者媽媽哭得死去活來,聲音啞得厲害。“把黑心醫生交出來,我們明明排的薑醫生的手術,你們非要杜醫生來,說她做這個手術冇有失敗過,結果呢?結果就是我女兒死在了手術檯...--小說叫做《他生莫作有情癡謝玫嫣》是蕭雲逸的小說,男女主角是謝玫嫣蕭雲逸。小說內容精選:吻著吻著,他忽地撬開謝玫嫣的嘴,將一顆小巧的藥丸送入了她的口中。謝玫嫣驀地睜開眼,緊張地看著他:“你給我吃的什麼?”“嗬~”男人輕笑,“是讓你舒服的東西。”他話落,掰了一下謝玫嫣的下頜,迫使她將那藥吞了下去,而後,微微後退一步,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的對麵。...

吻著吻著,他忽地撬開謝玫嫣的嘴,將一顆小巧的藥丸送入了她的口中。

謝玫嫣驀地睜開眼,緊張地看著他:“你給我吃的什麼?”

“嗬~”男人輕笑,“是讓你舒服的東西。”

他話落,掰了一下謝玫嫣的下頜,迫使她將那藥吞了下去,而後,微微後退一步

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的對麵。

幾分鐘後,謝玫嫣就明白他剛纔給她的是什麼了。

是媚藥!

還是極強藥性的。

兩人喘息了一陣,男人將她的束縛解了,抱著她走到床榻放下,笑道:“今日先放

過你,下次爺再來讓你快活。”

話畢,他掀起被子將謝玫嫣小心地蓋好,這才從視窗跳了出去。

隨著他將窗戶打開,一陣冷風吹了進來,將室內濃鬱的味道吹得散了些。

也帶入了某種特殊的香味。

也許是這晚折騰得太顧害,又或許是因為太過憂心家人,第二日,謝玫嫣便覺得

頭痛、渾身無力。

她一整日都躺在床上,三餐皆是由蘭馨伺候著隨便用了點。

玉露殿中的任何訊息,自是第一時間傳入了承光殿中。

蕭雲逸一得知她生病,急得立馬拋下奏摺去瞧她。

可是走到半路,他又驟然清醒了過來。

他現在去看她,豈不是代表他服軟了麼?

他想要的答案,謝玫嫣還冇給他呢!

想到此,蕭雲逸強令自己原地止步,命李茂全道:“你馬上去太醫院宣朕的口諭,

讓杜若速速帶人去玉露殿,跟他說一定要將人治好。”

“是,奴才這就去。”

李茂全曉得輕重,於是便令小太監伺候著,自己飛快往太醫院趕去。

又過了一個時辰,他匆匆來回稟道:“皇上,小主她不許杜大人看。”

蕭雲逸聞言,急得將飽蘸了墨水的狼毫往岸上一拍,擰眉道:“謝玫嫣她這是想乾

什麼?!”

“回皇上,”李茂全小心翼翼地道:“奴才問了慧兒,說是小主她昨夜冇有睡好,染

了風寒,又……”

“又什麼?”蕭雲逸瞪他一眼。

“又似乎受了驚嚇,今日一天都在房中說著一些胡話。”

蕭雲逸一滯。

一口氣瞬間堵在胸口既上不去、又下不來。

真是冤孽!

後宮比她貌美、比她和順的女人那麼多,他怎麼偏偏就對她神魂顛倒了?

就像是中了蠱,完全身不由己。

他忍不住歎口氣,道:“讓杜若今夜彆回府了,在宮中隨時候命,等晚些她睡了,

朕去瞧瞧她。”

“是,奴才曉得了。”

說是晚上去,然而一想到謝玫嫣生著病,蕭雲逸一整日便什麼事都乾不進去。

奏摺匆匆翻了幾頁,就被他擱下了。

又去了承光殿的院中練了一會兒劍,練完沐浴之後本想去榻上睡個午覺,可是怎

麼都睡不著,翻來覆去都想著謝玫嫣現下不知情況如何了,可好些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戌時,他早早地便去了玉露殿外殿徘徊。

等到亥時一至,裡頭剛傳來謝玫嫣已經入眠的訊息,他便急急地悄聲走了進去。

她的寢宮,在她不知情的時候,他早已不知來過多少回了,可從來冇有如今夜這

般急切過。

匆匆走到床前,掀開紗帳,隻見謝玫嫣穿著一襲淡青色的寢衣,閉目躺在錦被中

小臉蒼白,明明個字不矮,然而在被褥的擁簇下看上去小小的一團,瞧著可憐

極了!--後情緒不好,所以纔沒有把信交給他。“挺......好的。”薑聽看著商智皓又倒了一杯酒,目光飄忽不定,眼神總是向上瞟,隱約猜到了什麼。輔修心理學時,有一門課程是學習微表情的,可以通過微表情來判斷彆人的狀態。薑聽一般隻有在麵對情況嚴重的病人時纔會通過觀察微表情來判斷病人內心的狀態,從而更好的為其治療。但這段時間裡,她通過微表情發現了商暖暖和商智皓在和她說話時都撒了慌。她也曾試圖用同樣的方法觀察薛映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