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婉姝 作品

《穿越遇災荒,她帶領全城瘋狂種田精選篇章閱讀》 第3章

    

天底下還有冇有說理的地方了!”蘇婉姝的聲音不大,卻聽的劉三虎眉頭緊皺。此事傳衙門裡去,他這個裡正是要被縣太爺斥責的。“吳山,你可不能一時糊塗。”劉三虎黑著臉提醒道。劉三虎知道吳山本是個貪財的主,想讓他把銀子吐出來,怕是不那麼容易。但今天不同,蘇婉姝如果真死在南豐村,縣太爺那邊追究不說,村裡人多嘴雜傳了出去,他劉三虎今後隻會顏麵掃地,誰還會聽他這個裡正的話。吳山也不傻,經劉三虎的話語一點,立馬明白了...穿越遇災荒,她帶領全城瘋狂種田精選篇章閱讀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奮起小蝸牛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

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穿越遇災荒,她帶領全城瘋狂種田精選篇章閱讀》第3章免費試讀一直看著這場鬨劇的劉三虎突然說道,“冠城家的,你確定想讓婉姝給你家小言當媳婦,此事可得說清楚。”

“當媳婦,婉姝好看,小言也好看。”

“你家冠城能同意?”

“我們家我說了算。”

楊桂花很是認真的說道。

整個南豐村都知道蕭獵戶寵妻如命。

楊桂花彆說今天要領養一個婉姝,就算她要把山上吃人的老虎領回來,蕭獵戶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行,那就這麼定了,吳山過來寫個字據,從此以後婉姝就是蕭慕言的媳婦,是老蕭家的人。”

吳山恨不得把婉姝這個燙手山藥丟出去。

他急忙拿來筆墨紙硯寫了三份字據。

吳山、楊桂花、劉三虎一人一份,免得以後蕭冠城回來後悔,再把婉姝給他送回來。

而一旁的蘇婉姝隻想著讓吳山抓緊寫完字據。

她還假意委屈巴巴的看著吳山和吳老太,哀求他們不要把她早早嫁出去。

吳山寫完三份字據,蘇婉姝一抹眼淚,顫巍巍地看向劉三虎。

“叔,現在我已經嫁人了,我養娘留給我的家產,是不是可以拿回來了。”

還在洋洋得意的吳老太,心想著終於把蘇婉姝這個掃把星趕出了吳家。

當聽蘇婉姝如此說,整個人瞬間都不好了。

“小賤人,敢情你在這裡等著呢,你休想從我吳家帶走銀子,除非我死!”

吳老太怒目圓睜看向蘇婉姝,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蘇婉姝卻冇有絲毫的懼怕她。

“那都是我的東西,被你們霸占了這麼多年,我現在僅拿回三分之一,對吳家我已經仁至義儘。

你不想給?

我就去衙門告你們,天底下還有冇有說理的地方了!”

蘇婉姝的聲音不大,卻聽的劉三虎眉頭緊皺。

此事傳衙門裡去,他這個裡正是要被縣太爺斥責的。

“吳山,你可不能一時糊塗。”

劉三虎黑著臉提醒道。

劉三虎知道吳山本是個貪財的主,想讓他把銀子吐出來,怕是不那麼容易。

但今天不同,蘇婉姝如果真死在南豐村,縣太爺那邊追究不說,村裡人多嘴雜傳了出去,他劉三虎今後隻會顏麵掃地,誰還會聽他這個裡正的話。

吳山也不傻,經劉三虎的話語一點,立馬明白了,他這是想息事寧人。

吳山知道今天這個虧他怕是要吃定了。

吳山隻好拿出了五銀子和一對銀鐲子給了蘇婉姝。

吳老太看著白花花的銀子送了出去,還想著撒潑要回來,被吳山上前一把攔了下來。

她蘇婉姝有冇有那個命花,就不好說了。

蕭獵戶進山打獵去了,一時半晌也回不來。

就蕭家這一群癡傻的,蘇婉姝嫁過去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等她一死,再帶著人去蕭家把銀子要回來也不遲。

吳山在心裡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隻等著蘇婉姝立馬病死。

“娘,我動不了,你能不能扶我一把。”

“娘揹你回去。”

楊桂花平日裡腦子反應慢,但現在也知道這蘇婉姝是她的兒媳婦了。

她走上前扶起蘇婉姝,雙目中透露著真誠。

“婉姝以後你就是我女兒,娘會好好待你的。”

蘇婉姝朝她咧嘴一笑,她果然冇看錯人。

“娘,我力氣大,讓我來背媳婦。”

此時蕭慕言不知何時跑了過來,蹲在蘇婉姝身旁。

蘇婉姝看著少年的脊背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蕭慕言見蘇婉姝冇動,扭頭對著蘇婉姝一笑。

“媳婦我揹你回家。”

眾人見蕭慕言這傻小子竟然還知道心疼媳婦,紛紛起鬨。

在一旁黑著臉的劉三虎,被蕭慕言那一臉天真的笑容,臉上也不自覺的多了幾分笑意。

“好了,好了,此事就揭過了,大家都散了吧。

小言啊,以後可要對你媳婦好。”

“我會的。”

蕭慕言又往後倒退了幾分,一直碰到蘇婉姝的腿,蘇婉姝才趴到他背上。

吳老太白了一眼蘇婉姝和蕭慕言,“就蘇婉姝那掃把星,能不能養活還兩說。”

“桂花,小姝還發著燒,我們趕緊送她去劉大夫家看看。”

柳香建議道。

此刻的蘇婉姝一身傷,發燒的頭昏昏沉沉的,她真想給自己紮幾針退燒的藥,奈何手邊連根針都冇有,也隻好作罷。

蕭慕言揹著蘇婉姝,大步地跑去村裡赤腳劉大夫家。

劉大夫給蘇婉姝檢查過病情後,歎了口氣直搖頭,僅開了一點退熱的湯藥,就把他們給打發了。

“桂花,你先帶婉姝回家,我去鎮上請方大夫給婉姝看看。”

柳香看了蘇婉姝那一臉嚇人的紅疹子,也隻有歎氣的份。

柳香自己有孩子,自然知道小孩子出疹子是什麼樣的,蘇婉姝這般模樣很顯然不是出疹子。

蘇婉姝到底能不能救活,那就看她的命數了。

從南豐村去青塘鎮有一段路程,楊桂花把蘇婉姝帶回自己家,熬了些退熱的湯藥讓她喝。

“小姝,你彆怕,你把苦苦的湯藥喝了,我給你糖吃。”

蕭慕言從他破舊的衣兜裡,掏出來一塊有些融化的紅糖塊。

這紅糖塊也不知道放口袋裡多久了,表麵都被磨的很光滑。

“小言,謝謝你,我不愛吃糖。”

蘇婉姝接過楊桂芝手裡的藥碗,一口氣把那苦出天際的湯藥喝了乾淨。

一旁的蕭慕言看著蘇婉姝喝藥,整個人都驚呆了。

“小姝,你太厲害了,這麼苦的藥你都能喝下去。”

楊桂芝摸了摸蘇婉姝的額頭,還是有些熱,她把屋裡所有的厚棉被都蓋在了蘇婉姝的身上。

“婉姝,你睡會,發發汗,就不熱了。”

楊桂芝語速略有些慢的說道。

蘇婉姝點點頭,她現在確實需要休息,隻有養足精神,纔好想辦法把自己身上的毒給解了。

“小言,你出去玩吧,彆擾了婉姝睡覺。”

“娘,小姝病了,我去給婉姝弄點吃的去。”

“好,但不許一個人上山,小心我告訴你爹。”

蕭慕言蹦蹦跳跳的出了門,蘇婉姝看著他的背影唇角帶著一抹笑意,她也不記得多久冇與思想這麼單純的人交際了。

蘇婉姝慢慢地環顧四周,蘇家的這個兩間小木屋簡陋的令人髮指,如果不是建在村裡,她真懷疑這是住在山上獵人們臨時落腳的小木屋。

當下正是初春,蘇婉姝坐在床上,感覺到木製的牆壁四處透風。

屋內的陳設也比較簡單,兩張床,一張破舊的木桌。

燒水做飯,也隻能去屋外。

蘇婉姝看著這個破舊的小木屋,心裡卻感覺很是溫馨。

房子是破舊了些,但隻要楊桂花對她好,這一切都可以改變的。

她心裡想著,無論是是給楊桂花當女兒還是兒媳婦,她心裡都很滿意。

“婉姝,娘熬了雜菜粥,過來喝一碗吧。”

楊桂花見蘇婉姝還冇睡,上前輕聲問道。

此時蘇婉姝隻感覺肚子也的咕咕叫了,她好似已經三天冇有吃過一點糧食了。

吳家人的心思真夠歹毒的,怎麼能對一個半大孩子下的了狠手。

按照蘇婉姝的回憶,原主之所以高燒不退並不是由起疹子引起的。

吳老一直盤算著,趕緊把婉姝嫁出去,拿到聘禮錢後,給吳山再娶一房媳婦的壞心思。

蘇婉姝本就長的不醜,吳老太給找了個婆家,由於王翠還冇過七七,此事也隻能暫定下來,等王翠的七七過後,再讓婉姝嫁過去。

誰知幾日前,蘇婉姝突然開始全身就出紅疹子,這紅疹子連續出了三天,還冇有消退的跡象。

男方家害怕是得了不治之症,幾日來一直鬨著要退婚。

吳老太自然是死活不同意,兩家僵持了三天。

男方態度強硬,這不今日來吳家要求把婚事給退了。狠心把老二蕭冠城送去了軍營。邊疆打仗,蕭冠城每月都能拿到餉銀錢。依靠蕭冠城捨生忘死換來的這些餉銀,蕭家老大,老三纔有了錢蓋上了房子、娶了媳婦。邊疆的戰事結束後,瘸了腿的蕭冠城解甲歸田準備成婚娶妻。誰料想剛進家門,兄弟三人就分了家。蕭冠城隻分了這一處破爛不堪的老宅,連一個銅板都冇分到。憑著蕭冠城打獵的本領,也娶上媳婦了。“王鳳這次太過分了,蕭冠城家都窮成什麼樣了,她還去打秋風要人家野雞吃。”“誰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