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渺 作品

《》 第2章

    

資訊發出去卻如石沉大海,久久冇有回覆。蘇渺皺眉,將手機仍在一邊,冇去管了。晚上,林婉回來,看見蘇渺還驚了一下,隨即埋怨道:“出院也不叫我去接你,是不是秦墨澤送你回來的?”蘇渺朝她笑:“我這麼大人了,自己不能回嗎?”林婉目光停在她那個勉強至極的笑上,臉上的揶揄之色褪去。她坐到蘇渺身邊:“發生什麼事了?”蘇渺強撐的笑意再堅持不下去,輕聲道:“秦墨澤的未婚妻來找過我了。”她將秦柳的話原模原樣的告訴林婉。...秦墨澤很快走近病床,伸手去解蘇渺的衣服。蘇渺逼著自己將注意力集中到天花板上,就在這時,他清冷聲音響起。“你老公出軌了?”蘇渺渾身一僵。...《蘇渺秦墨澤》第2章免費試讀蘇渺的心一顫,手指微動,直接拉黑了秦墨澤。

第二天,她出門去醫院。

快到醫院大門時,一輛白色瑪莎緩緩停在她身邊。

車窗落下,陳竟明淡淡開口:“上來,談談。”

蘇渺眼風掃過周圍人八卦的眼神,還是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剛坐好,陳竟明就出聲:“留著孩子,吃虧的隻有你自己。”

蘇渺冷眼看他,心口堵的厲害。

怎麼當初就信了這種人的甜言蜜語,嫁給了他呢?

蘇渺冷笑一聲,說話也不客氣了:“不會說人話就早點去投胎找閻王回爐重造,下輩子你當條狗都比現在會說話。”

陳竟明臉果然黑了,卻是直接拿出一張支票:“五十萬,你把離婚協議簽了。”

蘇渺冇接,直接開口譏諷:“五十萬你就想離婚?你腦子冇事吧?想自由,可以,除非你名下所有財產都歸我!”

按蘇渺對陳竟明的瞭解,他能被自己這番話氣得跳腳。

可他隻冷冷盯了她幾秒,便猝然冷笑:“嫌少?可惜你在我這裡隻值這麼多。”

蘇渺的心狠狠刺痛起來。

但她天生是個不服輸的人,也不甘示弱的冷笑了回去。

“你嫌多?可誰讓你自作孽呢?”

“跟我說回來的機票改簽,結果開房資訊發到我手機上來了,跟周青儀做到讓前台給你們送套子,被我抓姦在床的精彩照片你覺得值多少?”

越說越氣,蘇渺將挎包狠狠砸在陳竟明身上,徑直推門下車。

“陳竟明,想奔赴新生活又不願意付出代價,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撂下這句話,蘇渺轉身就走。

隻是剛拐過角,就又被一輛保時捷718攔住。

周青儀風情搖曳的走下車:“蘇小姐,留著孩子,吃虧的隻有你自己。”

竟連開場白都和陳竟明一模一樣!

蘇渺不由翻了個白眼,胃裡一陣翻騰。

周青儀又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我勸你趁早把孩子打了,同為女人我也知道損害,三萬營養費,夠了嗎?”

蘇渺看著她高高在上的樣子,神情像是在看傻逼。

“你應該很喜歡‘三’這個數字,畢竟這麼喜歡知三當三。”

周青儀卻笑得輕蔑:“不被愛的那個人纔是小三,你清高不要錢,那就等著人財兩空。”

蘇渺也笑了:“那我也提醒你,這些年陳竟明玩的挺花,你趁早去醫院檢查檢查。”

周青儀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她狠狠看了蘇渺一眼,這才驅車離開。

等她走了,蘇渺長長吐出一口氣。

剛轉身,就看見秦墨澤站在不遠處!

蘇渺心裡一梗,迎著秦墨澤淡淡的眼神,乾巴巴開口:“秦醫生,上班啊?”

秦墨澤冇答話,抬腿往前走。

蘇渺抿了抿唇,默默跟了上去。

等掛了號又來到檢查室,秦墨澤已經換好衣服,白大褂藍口罩,遮不住他鋒利的眉眼。

“躺著吧。”

他隨意說著,似乎對在醫院門口看到的事毫不感興趣。

蘇渺躺上病床,看著他戴上手套起身,手心不自覺微微出汗。

秦墨澤很快走近病床,伸手去解蘇渺的衣服。

蘇渺逼著自己將注意力集中到天花板上,就在這時,他清冷聲音響起。

“你老公出軌了?”蘇渺渾身一僵。

片刻後,她自嘲出聲:“是啊,跟你談你劈腿,找個老公也冇好到哪去,我眼光還真差。”

蘇渺看著秦墨澤,他也在看著蘇渺。

冇兩秒,他漠然移開視線,語氣平淡:“我們早就過去了。”

他似乎隻是毫不在意的隨口一言。

蘇渺就突然就不知道說什麼了,隻是心尖突然泛起的酸澀……怎麼也壓不下去。

室內陷入一片沉默。

秦墨澤開始給蘇渺做檢查。

他的手在她的小腹上遊走,哪怕隔著手套也能感覺到驚人的熱度。

蘇渺覺得不自在,下意識想往後挪。

秦墨澤卻按住她的腰:“彆動。”

這一下,腰部異常敏感的蘇渺不由發出了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

扣在她腰上的手驟然一緊,秦墨澤眉梢上挑:“我還冇碰你。”

蘇渺臉頰熱度上升,咬著牙道:“不好意思,秦醫生,我天生怕癢。”

秦墨澤露出的那雙黑眸看不清情緒,隻輕按她腹部,問:“這裡疼嗎?”

蘇渺彆開眼,搖頭。

秦墨澤手指下移:“這裡呢?”

蘇渺身體一顫。

秦墨澤又問了一次:“疼不疼?”

他湊的近,聲音飄忽,蘇渺突然想起兩人的第一次……

雙方都冇有經驗,他也是這樣問:“疼不疼?”

一陣疼痛襲來,蘇渺驟然回神,抓住秦墨澤往下的手:“你在乾什麼?”

秦墨澤眸色平淡:“子宮前處陣痛,建議再去做個彩超。”

蘇渺瞳孔霎時一縮。

下了檢查台,從秦墨澤手裡接過病曆本,她立即落荒而逃。

出了檢查室,蘇渺才後知後覺的尷尬。

也不知道現在在他心裡,自己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蘇渺麵上浮起苦笑。

“蘇渺!”

就在這時,一個小護士叫著她的名字從後麵追了上來。

蘇渺腳步一頓,她將一張藥單塞進蘇渺手裡。

“你怎麼走這麼快,拿著,這是秦醫生給你開的藥。”

小護士來得快也走得快,留下蘇渺一個人,隻覺耳朵熱得嚇人。

……

回到家,蘇渺看著微信列表裡被拉黑的秦墨澤,又看看提回來的一堆藥。

猶豫許久,還是將秦墨澤從黑名單裡放出來。

發了句:秦醫生,這個藥怎麼吃?

幾乎是立刻,秦墨澤發來一張圖片,上麵的醫囑清清楚楚。

蘇渺回他:謝謝秦醫生

但訊息過去後,她一直等到快睡著,秦墨澤的對話框都再無動靜。

第二天,早上10點。

蘇渺一起床就發現手機上有條半小時前的訊息。

秦墨澤:早上的藥記得吃

她心口堵了口氣。

又回:謝謝秦醫生

這一次,對話框又一次沉寂下去。

蘇渺抿緊唇,放下手機,洗漱後打車便去公司。

她是一名創意設計師,進的這個公司在業界也頗具名聲。

懷孕後,她便申請了在家辦公,隻是有些東西還需要定時當麵對接。

中午,蘇渺再次收到秦墨澤的訊息。

?中午的藥記得吃

蘇渺臉一黑,拿起手機啪啪打字:秦醫生不忙?每天給患者發訂閱號一樣的訊息不覺得累嗎?

螢幕寂靜幾秒,秦墨澤的頭像慢悠悠彈出來:職責所在

蘇渺深吸一口氣,不回了,再度將人拉進了黑名單。

下班已經是晚上7點,高峰期,打車軟件上的人排到了一百多位開外。

蘇渺站在街邊,正遲疑要不要走回去時,一輛大G停在她麵前。

車窗下滑,秦墨澤的臉出現眼前,他淡淡開口:“上車。”

蘇渺思索兩秒,果斷拉開副駕駛的門。

前座上貼著安安靜靜的四個字:秦柳專座。不是真的想跟我哥離婚?”蘇渺頓住:“為什麼這麼問?”陳若池挑眉:“你從來冇有跟我哥正兒八經的談過離婚這事。”蘇渺頓時有些味如嚼蠟。說到底,她不甘心,更不想就這麼成全那對狗男女。陳若池見她不說話,又說:“現在我爸媽是還不知道你懷了孕,要是等他們知道了,離不離婚就由不得你了。”吃完飯,陳若池從兜裡掏出一個U盤放在她麵前。“這是我哥家這些天的監控畫麵,我給你拷出來了,應該會有用。”蘇渺驚了,拿起U盤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