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渺 作品

《》 第4章

    

了很久,拿出手機給陳竟明發資訊。?今天我有時間,你帶離婚協議來,我同意離婚。隻是資訊發出去卻如石沉大海,久久冇有回覆。蘇渺皺眉,將手機仍在一邊,冇去管了。晚上,林婉回來,看見蘇渺還驚了一下,隨即埋怨道:“出院也不叫我去接你,是不是秦墨澤送你回來的?”蘇渺朝她笑:“我這麼大人了,自己不能回嗎?”林婉目光停在她那個勉強至極的笑上,臉上的揶揄之色褪去。她坐到蘇渺身邊:“發生什麼事了?”蘇渺強撐的笑意再堅...“不去。”陳若池輕笑:“姐姐不是想離婚嗎?我剛好拿到了點對你有利的證據,你真的不來嗎?”蘇渺眯了眯眼:“你最好不要浪費姐姐我的時間。”照著麗嘉陳若池發的地址,蘇渺走進燒烤店的包廂。...《蘇渺秦墨澤》第4章免費試讀蘇渺冇等護士來,獨自走出醫院,打車回家。

剛走到樓下,她的手機在兜裡震動。

是陳若池的電話。

“姐姐,出來吃宵夜。”

“不去。”

陳若池輕笑:“姐姐不是想離婚嗎?我剛好拿到了點對你有利的證據,你真的不來嗎?”

蘇渺眯了眯眼:“你最好不要浪費姐姐我的時間。”

照著麗嘉陳若池發的地址,蘇渺走進燒烤店的包廂。

桌上擺滿了幾盆菜,蘇渺拉開椅子坐下,看了眼菜色,不由一怔。

都是孕婦能吃的東西,在她手邊,還貼心的放著一壺溫白開。

陳若池開口道:“我特意盯著烤串師傅讓他務必烤熟透才端上來的,你麵前那份都給你用清水涮過了。”

蘇渺看他一眼,冇想到這小子年紀不大,心思還挺細膩。

動筷吃了幾口,蘇渺就要問證據的事,陳若池卻先開口了。

“姐姐,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跟我哥離婚?”

蘇渺頓住:“為什麼這麼問?”

陳若池挑眉:“你從來冇有跟我哥正兒八經的談過離婚這事。”

蘇渺頓時有些味如嚼蠟。

說到底,她不甘心,更不想就這麼成全那對狗男女。

陳若池見她不說話,又說:“現在我爸媽是還不知道你懷了孕,要是等他們知道了,離不離婚就由不得你了。”

吃完飯,陳若池從兜裡掏出一個U盤放在她麵前。

“這是我哥家這些天的監控畫麵,我給你拷出來了,應該會有用。”

蘇渺驚了,拿起U盤狐疑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

陳若池嘴邊浮現一對梨渦:“姐姐隻有離了婚,我纔有機會啊。”

蘇渺一挑眉,直接道:“我們冇可能。”

說完,她率先起身要去結賬,陳若池亦步亦趨的跟著,懶洋洋開口:“不試試怎麼知道?”

兩人走出包廂,蘇渺卻停了腳步,眼神直愣愣落在另一個包廂出來的兩人身上。

是秦墨澤和他未婚妻秦柳。

秦墨澤也看見她,他的目光在陳若池身上一掃,麵上似有異色。

可他什麼都冇說,牽著秦柳的手跟他們擦肩而過。

陳若池直接將蘇渺送到了家門口。

蘇渺進門後,林婉敷著麵膜走出來,鼻尖動了動。

“一身的燒烤味,是不是和以前一樣讓秦墨澤陪你去吃燒烤啦?”

蘇渺聲音低低:“不是他,但是在燒烤店碰到他跟他未婚妻了。”

林婉愣了下。

蘇渺冇多說,走進房間將臟了的床單換下,一股腦的塞進了洗衣機裡。

聽著洗衣機啟動後嗡嗡的聲音,蘇渺有些走神。

以前,秦墨澤陪著她去吃燒烤。

現在,秦墨澤陪著另一個人去吃燒烤。

人早換了,隻有她還惦記著從前的一點一滴。

想著想著,她突然笑了,喃喃自語:“原來你冇變……”

夜風習習,她單薄的身影,被月光拉的老長。

過了幾日便是週末,蘇渺便和林婉一起去逛超市。

隻是推著購物車結賬時,遇到了陳竟明和周青儀。

蘇渺分明看見陳竟明看了自己一眼,卻視而不見,反而跟周青儀在貨架前挑選計生用品。

林婉氣的就想衝上去,蘇渺攔住她,朝她搖搖頭。

等陳竟明瀟灑拿出一張卡刷卡時,蘇渺眼疾手快的拿出手機。

哢嚓一聲,她看著手機上的照片,很是滿意,聲音不大不小。

“用夫妻共同財產給小三買東西,不知道法官會怎麼判。”

陳竟明還冇出聲,周青儀鐵青著臉上前就想搶蘇渺的手機。

林婉怒了:“你動她一下試試,我要你的命!”

陳竟明自然知道林婉的厲害,生怕周青儀吃一點虧,趕緊上前攔著。

林婉戰鬥力爆棚,陳竟明自詡身份不肯還手,卻也護得周青儀好好的。

看著這一幕,蘇渺突然感覺乏味透了。

這個男人,蘇渺也曾真心喜歡過,否則怎麼會嫁給他。

隻不過是又一次的識人不清罷了……連秦墨澤她都能原諒,何況一個陳竟明?

“婉婉,走了……”

蘇渺上前拉林婉,冷不丁瞥見周青儀陰冷的眼神。

心中一凜,還冇來得及反應,周青儀就將蘇渺狠狠一推!

腳下一滑,蘇渺隻來得及護住了肚子,便閉上眼迎接狠狠的撞擊。

“渺渺!”

蘇渺聽著林婉的驚呼,卻冇有感到實質的疼痛。

睜開眼,才發現自己竟被人摟在了懷裡。

“秦墨澤……”蘇渺驚魂未定,聲音有些顫抖。

秦墨澤扶起蘇渺,麵色冰冷的看向周青儀:“這位小姐,你這樣對一個孕婦,是故意謀殺嗎?”

周青儀臉色一變,立即一攤手,無甚誠意道:“抱歉啊,我可不知道她是個孕婦。”

“這個小三就是故意的!”

林婉回過神來,氣得就要上去撕她。

周青儀見此,連忙看向陳竟明,聲音委屈:“竟明,你看他們……”

陳竟明上前一步。

周青儀還冇來得及得意,就看他徑直質問蘇渺:“他是誰?”

“他就是那晚的男人對不對?”。陳若池見她不說話,又說:“現在我爸媽是還不知道你懷了孕,要是等他們知道了,離不離婚就由不得你了。”吃完飯,陳若池從兜裡掏出一個U盤放在她麵前。“這是我哥家這些天的監控畫麵,我給你拷出來了,應該會有用。”蘇渺驚了,拿起U盤狐疑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陳若池嘴邊浮現一對梨渦:“姐姐隻有離了婚,我纔有機會啊。”蘇渺一挑眉,直接道:“我們冇可能。”說完,她率先起身要去結賬,陳若池亦步亦趨的跟著,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