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渺 作品

《》 第6章

    

?”她的話像一個巴掌拍下來,打得蘇渺臉上火辣辣的疼。蘇渺從喉間擠出聲音:“你誤會……”秦柳又一次笑著打斷:“不過也沒關係。”她好以整暇的開口:“我不介意他有小三,各玩各的,不出人命就可以了。”秦柳站起身,視線在蘇渺肚子上逡巡片刻。“順帶告訴你,他跟我已經在備孕了,孩子還是自己的好,你要想跟他在一起,那肚子裡這個,就趁早解決。”高高在上,居高臨下。像古代的正妻對外室一樣。蘇渺猛地攥緊了手。秦柳見她不...“你過去為秦墨澤付出了多少,她知道嗎?冇有你就冇有現在的秦墨澤!更輪不到她來給你指手畫腳!”蘇渺苦笑搖頭:“她隻是點醒了我,我不該再貪戀屬於過去的溫柔。”林婉還要再說,門外卻響起敲門聲,她隻能去開門。不一會,蘇渺聽見林婉的怒罵:“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真晦氣!”...《蘇渺秦墨澤》第6章免費試讀病房裡。

秦柳坐在秦墨澤剛剛坐過的位子上,上下打量著蘇渺,目光裡帶著一點新奇。

這樣的眼神,看得蘇渺秦名心虛。

她輕咳一聲,正要說話。

秦柳卻先一步開口了:“你現在是準備懷著你老公的孩子來勾引我未婚夫?”

她的話像一個巴掌拍下來,打得蘇渺臉上火辣辣的疼。

蘇渺從喉間擠出聲音:“你誤會……”

秦柳又一次笑著打斷:“不過也沒關係。”

她好以整暇的開口:“我不介意他有小三,各玩各的,不出人命就可以了。”

秦柳站起身,視線在蘇渺肚子上逡巡片刻。

“順帶告訴你,他跟我已經在備孕了,孩子還是自己的好,你要想跟他在一起,那肚子裡這個,就趁早解決。”

高高在上,居高臨下。

像古代的正妻對外室一樣。

蘇渺猛地攥緊了手。

秦柳見她不反駁,眼裡帶著點輕蔑,轉身離開麗嘉。

病房寂靜,蘇渺雙手抱膝,將頭深深埋進雙臂,像是一尊雕像,久久未動。9

第二天上午,秦墨澤依舊提著保溫盒走了進來。

蘇渺看著他,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秦墨澤,你對我這麼好,是想讓我做你的情人?”

秦墨澤臉色陡沉。

蘇渺心臟發顫,臉上的笑意卻愈發譏嘲。

“實話告訴你,我冇打算跟我老公離婚,我現在……就是在跟他賭氣。”

秦墨澤逆光站在那,表情暗沉的幾乎讓人看不清。

一片沉默中,他抬手,將手中的飯盒扔進垃圾桶,發出一聲悶響。

他轉身走了。

蘇渺看著他的背影,視線驟然模糊。

接下來幾天,秦墨澤再也冇來查過房。

出院那天,蘇渺獨自一人去辦了手續。

回家後,蘇渺坐在沙發上想了很久,拿出手機給陳竟明發資訊。

?今天我有時間,你帶離婚協議來,我同意離婚。

隻是資訊發出去卻如石沉大海,久久冇有回覆。

蘇渺皺眉,將手機仍在一邊,冇去管了。

晚上,林婉回來,看見蘇渺還驚了一下,隨即埋怨道:“出院也不叫我去接你,是不是秦墨澤送你回來的?”

蘇渺朝她笑:“我這麼大人了,自己不能回嗎?”

林婉目光停在她那個勉強至極的笑上,臉上的揶揄之色褪去。

她坐到蘇渺身邊:“發生什麼事了?”

蘇渺強撐的笑意再堅持不下去,輕聲道:“秦墨澤的未婚妻來找過我了。”

她將秦柳的話原模原樣的告訴林婉。

林婉氣紅了眼:“你真是個傻子,她說你兩句你就把自己釘在恥辱柱上!”

“你過去為秦墨澤付出了多少,她知道嗎?冇有你就冇有現在的秦墨澤!更輪不到她來給你指手畫腳!”

蘇渺苦笑搖頭:“她隻是點醒了我,我不該再貪戀屬於過去的溫柔。”

林婉還要再說,門外卻響起敲門聲,她隻能去開門。

不一會,蘇渺聽見林婉的怒罵:“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真晦氣!”

蘇渺心裡一緊,連忙走過去,卻看見陳竟明站在門口!

他向來注重形象,此刻卻麵帶疲憊,下巴上冒著青色胡茬,一副頹廢的樣子。

陳竟明看到她,眼睛一亮,竟是雙膝一彎,直接跪了下來!

“老婆,我們不離婚好不好?”眼神直愣愣落在另一個包廂出來的兩人身上。是秦墨澤和他未婚妻秦柳。秦墨澤也看見她,他的目光在陳若池身上一掃,麵上似有異色。可他什麼都冇說,牽著秦柳的手跟他們擦肩而過。陳若池直接將蘇渺送到了家門口。蘇渺進門後,林婉敷著麵膜走出來,鼻尖動了動。“一身的燒烤味,是不是和以前一樣讓秦墨澤陪你去吃燒烤啦?”蘇渺聲音低低:“不是他,但是在燒烤店碰到他跟他未婚妻了。”林婉愣了下。蘇渺冇多說,走進房間將臟了的床單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