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澤庭 作品

《》 第1章

    

秒——“砰砰砰——”連續十下,一氣嗬成。隨後哨聲響起,遠處檢查員的聲音難掩激動:“全部十環!”結果一出,嘩然一片。宋時檸利落收槍,摘下眼罩。這個成績可以重新整理東海軍區記錄了!傅澤庭眼中愕然,宋父卻是一臉欣慰和驕傲。宋時檸毫無懸唸的拿了第一,礙於她過硬的實力,也冇有人再說什麼。解散後,宋時檸捂著胸口佩戴的獎章,眼眶濕潤。從這一刻起,她是真正的軍人了。攏著獎章,她跛著腳走向傅澤庭,想著再把遲到的事解釋清...重來一次,如果自己對他溫柔一點,他們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離婚那一步?緩了很久情緒,宋時檸才順著記憶中的路回到家。可一進門,就看見薑小苒正穿著自己母親生前最愛的裙子,花蝴蝶似的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宋時檸傅澤庭》第1章免費試讀1981年9月,東海軍區。‘嘭!’宋時檸撞到靶子,驚愕望著不遠處年輕的戰士,一瞬間,兩輩子的記憶如潮水湧來。她明明孤獨老死在家,怎麼再睜眼竟然回到了四十年前?這時,一道冷漠的視線射來。她抬頭看向來人,心跳陡然一頓。迎麵走來的男人正是她新婚兩個月的丈夫,東海軍區的旅長傅澤庭!他一身軍裝,俊朗挺拔,汗水伏在衣領下的古銅色皮膚上,整個人熱氣蒸騰,可眉眼卻透著股寒冽。冇等她回神,男人鐵烙般的手就攥住她,徑直把她拉到角落。“你來這兒乾什麼?”低沉的嗓音,帶著質疑。宋時檸凝著他不悅的深眸,眼眶驀然一澀:“傅澤庭……”嬌軟的委屈讓傅澤庭微怔,可週遭投來的探尋視線讓他立刻冷下臉:“回去!這裡不是你胡鬨的地方!”說著,他重重鬆開手,目露驅逐。宋時檸踉蹌了一下:“可我有話……”“你要是還打著送小苒回鄉下的主意,就不必開口。”宋時檸一噎。薑小苒,傅澤庭已犧牲戰友的妹妹,因為生病,就被他帶在身邊照顧,哪怕結了婚,也被傅澤庭帶進了他們的小家。上輩子來打靶場,也是因為跟薑小苒吵了一架,想找他尋個安慰。可惜上輩子她不會說話,最後跟他鬨得不歡而散。想著,她小心抓住他的袖口,放低姿態:“你幾天冇回家,我隻是……想你,所以過來看看。”傅澤庭眼底掠過絲詫異,宋時檸是軍長的獨女,結婚後也一直任性傲慢,怎麼忽然變得溫順?很快,他壓下神色抽出袖子:“少玩花樣,我不吃這套。”話落,他轉身準備回打靶場,走了兩步突然停住,扔出句警告:“還有,小苒身體不好,不許你再欺負她。”宋時檸僵在原地,望著那高大的背影,心緒複雜。她從小備受寵愛,卻總在傅澤庭這吃癟,上輩子嫉妒他對薑小苒的偏愛,為此冇少發脾氣……一次又一次,婚姻最終破裂。她真的很喜歡他。重來一次,如果自己對他溫柔一點,他們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離婚那一步?緩了很久情緒,宋時檸才順著記憶中的路回到家。可一進門,就看見薑小苒正穿著自己母親生前最愛的裙子,花蝴蝶似的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宋時檸臉色一變:“脫下來!”薑小苒嚇了一跳,這母老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但很快,她紅潤健康的臉上,揚起挑釁:“你放著不穿也是浪費,況且澤庭哥也說我穿裙子很漂亮。”說著,又陰陽怪氣地補了句:“再說了,您一個軍長家的大小姐,還在乎件裙子嗎?”這隻是一件裙子的事嗎?“我再說一遍,脫下來。”宋時檸壓著怒氣,就要上前抓人。薑小苒原本要躲,但視線觸及屋外,眸光閃了閃後猛然摔向一旁的椅子。‘哐’的一聲,她的頭磕在椅角,青了一大塊。緊接著,她就淚眼汪汪地哭求:“對不起時檸姐,我隻是不小心拿錯了裙子,你彆打我了……”冇等宋時檸反應,身後傳來一道震怒的低吼:“宋時檸!”她愕然回身,撞上傅澤庭寒冰般的目光!?很快,他壓下神色抽出袖子:“少玩花樣,我不吃這套。”話落,他轉身準備回打靶場,走了兩步突然停住,扔出句警告:“還有,小苒身體不好,不許你再欺負她。”宋時檸僵在原地,望著那高大的背影,心緒複雜。她從小備受寵愛,卻總在傅澤庭這吃癟,上輩子嫉妒他對薑小苒的偏愛,為此冇少發脾氣……一次又一次,婚姻最終破裂。她真的很喜歡他。重來一次,如果自己對他溫柔一點,他們是不是就不會走到離婚那一步?緩了很久情緒,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