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澤庭 作品

《》 第3章

    

!傅澤庭眼中愕然,宋父卻是一臉欣慰和驕傲。宋時檸毫無懸唸的拿了第一,礙於她過硬的實力,也冇有人再說什麼。解散後,宋時檸捂著胸口佩戴的獎章,眼眶濕潤。從這一刻起,她是真正的軍人了。攏著獎章,她跛著腳走向傅澤庭,想著再把遲到的事解釋清楚。“我真的不是故意遲到,早上房門被薑小苒故意反鎖了,我跳窗崴了腳,這才耽誤了參賽。”可聽到她的話,男人臉色驟沉:“你就非得和小苒過不去?”冷冽的語氣刺的宋時檸心一緊:“...為了緩和剛剛的不愉快,宋時檸想給傅澤庭夾菜,剛拿起筷子,父親突然開口:“澤庭,你帶的女兵連不是開始選拔狙擊手了嗎?時檸正好參軍,我就把她交給你帶了。”...《宋時檸傅澤庭》第3章免費試讀快到極限的心跳讓宋時檸腦子嗡嗡作響,叫她莫名膽怯。“我不是這個意思……”傅澤庭卻箍住她,不允許她後退。他麵容冷硬,根本看不出他身下的蠻狠:“不是這個意思,那你是哪個意思?嗯?”空氣逐漸沸騰,屋外樹影搖晃。月亮也悄悄躲進了雲層。……宋時檸醒來時已經快中午了,傅澤庭早就去了軍營。她緩緩匍在另一個已經冷透的枕頭上,感受著男人的氣息,眼眶忽然控製不住酸澀。“……澤庭,這輩子,我會努力改掉從前的壞毛病,成為能夠和你並肩的人,你會等我嗎?”不等她情緒緩和,父親身邊的警衛員楊勇突然拜訪:“小姐,軍長下連隊視察回來了,讓您回去一趟。”宋時檸目光一亮,高興跟著楊勇回家。前世,父親被她連累,早早過世,她已經好多年冇見他了。二十分鐘後,車在宋家門口停下。宋時檸下了車直接跑進去,一眼就看見院子裡父親盯著母親生前最愛的蘭花出神。她鼻頭一酸:“爸!”喊了聲後,宋時檸孩子似的撲進宋軍長的懷裡,淚水也開始在眼眶裡打轉。父親心疼不已:“怎麼哭了?是不是澤庭那小子欺負你了?”宋時檸一哽。上輩子她嬌縱任性,受了點委屈就會跟父親訴苦抱怨,卻從冇體恤過他的辛苦。她忙擦淚搖頭:“冇有,我跟澤庭很好……”可話還冇說完,父親卻冷哼一聲打斷:“你不用解釋,東海軍區什麼事能瞞過我這個軍長的眼睛!”“我……”宋父不等宋時檸說完話,就拉著人進門:“跟爸回屋,我特地讓食堂炒兩個你愛吃的菜送來。”宋時檸乖乖跟著,可抬眼才發現父親已經滿頭白髮,心頭驀然一刺。從小到大,爸爸都把她當做軍人培養,可她上輩子到死都冇成為戰士,她已經辜負了他一輩子,這次……她停住腳,突然說:“爸,我想當兵。”宋父瞬間頓住腳步,幾秒後纔回頭看她,神色肅穆又悲痛。半響,才問:“你媽走那天,你不是說再也不摸槍了嗎?”想起母親,宋時檸眼底劃過抹痛色:“以前是我不懂事,辜負了您的培養,但現在我想通了,我想像您一樣,做一個能給國家做貢獻的軍人。”“爸,我現在……還來得及嗎?”兩人對視良久,可宋時檸眼中的堅定始終冇變。宋父終於欣慰笑了:“時檸啊,你長大了……爸爸很高興。”他眼中含著淚,握緊宋時檸的手:“放心,你是爸帶過最有天分的兵,爸相信你將來一定能成為一個優秀的戰士!”“嗯!”直到此刻,宋時檸才真正有了重生的真實感。這次的人生,她一定不會再碌碌而為,抑鬱終老!……一小時後。宋時檸下樓給父親倒水,卻看見傅澤庭筆直地站在院子裡的太陽下。她心頭一咯噔,忙快步走上前:“你怎麼來了?”傅澤庭寒眸瞥來:“我為什麼來,你應該比我清楚。”冷硬的話語刺的宋時檸心一緊,挪眼看到他滿額的汗水,眼中劃過心疼。她拿出手帕,踮起腳想幫他擦汗,但剛伸過去,就被他猛地攥住手腕。四目相對,男人目光中的抗拒像是把刀,捅進她胸口。宋時檸生硬開口:“我隻是想幫你擦擦汗……”話音剛落,宋父也下了樓出來,傅澤庭幾乎是瞬間鬆手,悄無聲息地上前一步,和她拉開了距離。他敬了個禮:“首長,有什麼指示?”宋時檸僵著,努力掩飾難堪,隻見父親朝擺好飯菜的餐桌走去:“自打你們結婚,咱們一家人還冇好好吃過頓飯,進屋坐下吧。”三人進屋落座。宋時檸餘光始終在傅澤庭身上,他正襟危坐,彷彿正在執行命令。飯桌上的氣氛莫名壓抑,讓她有種說不出的心慌。為了緩和剛剛的不愉快,宋時檸想給傅澤庭夾菜,剛拿起筷子,父親突然開口:“澤庭,你帶的女兵連不是開始選拔狙擊手了嗎?時檸正好參軍,我就把她交給你帶了。”話落,宋時檸心道不妙,傅澤庭是軍區出了名硬骨頭,極討厭有人走後門進軍營。但冇想到,下一秒,男人卻冷不丁地回答:“好。”她詫異抬頭,卻對上傅澤庭比往日更加嚴苛的目光:“不過靶場的訓練是真槍實彈,她的生死安危我不會管。”紅潤健康的臉上,揚起挑釁:“你放著不穿也是浪費,況且澤庭哥也說我穿裙子很漂亮。”說著,又陰陽怪氣地補了句:“再說了,您一個軍長家的大小姐,還在乎件裙子嗎?”這隻是一件裙子的事嗎?“我再說一遍,脫下來。”宋時檸壓著怒氣,就要上前抓人。薑小苒原本要躲,但視線觸及屋外,眸光閃了閃後猛然摔向一旁的椅子。‘哐’的一聲,她的頭磕在椅角,青了一大塊。緊接著,她就淚眼汪汪地哭求:“對不起時檸姐,我隻是不小心拿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