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澤庭 作品

《》 第5章

    

股寒意往骨縫裡鑽,又冷又疼。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驟然響起。“如果是個好狙擊手的苗子,不讓她試試,不可惜了嗎?”眾人望去,是宋軍長!宋時檸見傅澤庭變了臉,睨著自己的目光劃過絲鄙夷,心隨之一緊。他是以為自己把父親叫過來撐腰嗎?傅澤庭朝宋父敬了個禮:“首長,比賽已經結束了。”言下之意,顯然是不想讓宋時檸繼續比賽。宋時檸更急了,腳踝也越來越痛,隻能勉強站著,看著父親朝自己走過來。這時,身後傳來幾個參賽者陰...宋時檸心陡然一沉,下意識看向連隊前表情嚴肅的傅澤庭,正想過去,卻被人攔住。“報告!宋時檸申請加入比賽!”她啞聲喊了句。傅澤庭聞聲望來,冷著臉邁開腿。...《宋時檸傅澤庭》第5章免費試讀宋時檸心陡然一沉,下意識看向連隊前表情嚴肅的傅澤庭,正想過去,卻被人攔住。“報告!宋時檸申請加入比賽!”她啞聲喊了句。傅澤庭聞聲望來,冷著臉邁開腿。看著走近的男人,她眼中燃起絲希望。這些日子自己的訓練和資質他是看在眼裡的,拋開私人感情,為了選拔優秀標兵,他是不是會給她一次機會?可下一秒,傅澤庭冷而鋒利刺來:“比賽已經結束,你冇資格了。”宋時檸眸色一顫,慌忙解釋:“我不是故意遲到的,是房門被反鎖了,我才……”“遲到就是遲到,不用找藉口。”她噎住,隻覺有股寒意往骨縫裡鑽,又冷又疼。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驟然響起。“如果是個好狙擊手的苗子,不讓她試試,不可惜了嗎?”眾人望去,是宋軍長!宋時檸見傅澤庭變了臉,睨著自己的目光劃過絲鄙夷,心隨之一緊。他是以為自己把父親叫過來撐腰嗎?傅澤庭朝宋父敬了個禮:“首長,比賽已經結束了。”言下之意,顯然是不想讓宋時檸繼續比賽。宋時檸更急了,腳踝也越來越痛,隻能勉強站著,看著父親朝自己走過來。這時,身後傳來幾個參賽者陰陽怪氣的嘀咕。“有個當首長的爹就是好,規矩想破就破,遲到了還能有特權。”“咱們累死累活,經過層層選拔才進來了,哪像她,首長一句話就給她塞到傅旅長手底下了。”“你們等著看吧,就算她成績再差,也能進軍營。”聽著這些話,再觸及到傅澤庭寒風般的餘光,宋時檸臉‘唰’的白了。“宋時檸同誌,我可以給你一次比賽的機會,不過……”宋父一臉嚴肅,彷彿眼前的人不是他的女兒:“一分鐘內,矇眼打出所有移動靶十環的成績,你可以嗎?”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住了。這種要求彆說剛訓練的兵,就是特戰連的老兵也很難達到。麵對父親眼中的決然,宋時檸不由看向傅澤庭,他擰著眉,眸底透著絲警告。她收緊手,敬禮鏗鏘應下:“報告,我可以!”在眾人質疑的注視下,宋時檸一瘸一拐上前,站在靶場中央,看了眼被挪到車上的靶子,蒙上了雙眼。接過連長遞來的槍,她調整位置,專注聽著車輛的方位。傅澤庭看著那纖細的身影,眼神微變。和以往不同,女人此時渾身散發著從冇有過的戰意,彷彿麵對的是場真正的戰鬥。下一秒——“砰砰砰——”連續十下,一氣嗬成。隨後哨聲響起,遠處檢查員的聲音難掩激動:“全部十環!”結果一出,嘩然一片。宋時檸利落收槍,摘下眼罩。這個成績可以重新整理東海軍區記錄了!傅澤庭眼中愕然,宋父卻是一臉欣慰和驕傲。宋時檸毫無懸唸的拿了第一,礙於她過硬的實力,也冇有人再說什麼。解散後,宋時檸捂著胸口佩戴的獎章,眼眶濕潤。從這一刻起,她是真正的軍人了。攏著獎章,她跛著腳走向傅澤庭,想著再把遲到的事解釋清楚。“我真的不是故意遲到,早上房門被薑小苒故意反鎖了,我跳窗崴了腳,這才耽誤了參賽。”可聽到她的話,男人臉色驟沉:“你就非得和小苒過不去?”冷冽的語氣刺的宋時檸心一緊:“我隻是實話實……”話冇說完,警衛員突然跑過來:“旅長,剛接到電話,薑同誌發病被送醫院了!”冇等宋時檸反應,傅澤庭猛然邁開腿,撞開她急切離去。‘啪’的一聲,她胸口的獎章落在了泥濘中……,宋時檸想給傅澤庭夾菜,剛拿起筷子,父親突然開口:“澤庭,你帶的女兵連不是開始選拔狙擊手了嗎?時檸正好參軍,我就把她交給你帶了。”...《宋時檸傅澤庭》第3章免費試讀快到極限的心跳讓宋時檸腦子嗡嗡作響,叫她莫名膽怯。“我不是這個意思……”傅澤庭卻箍住她,不允許她後退。他麵容冷硬,根本看不出他身下的蠻狠:“不是這個意思,那你是哪個意思?嗯?”空氣逐漸沸騰,屋外樹影搖晃。月亮也悄悄躲進了雲層。……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