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牛奶 作品

第49章 趙陽要被抓了?

    

的,你可千萬當心。”“我說了,我自己會判斷。”劉菲語氣更為強硬。三人臉色尷尬,劉菲這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態度,已經明確表示不想再聽他們說話。於是三人隻能閉上嘴巴,不再多言。一行人在一種微妙的氣氛中沉默著走完了剩下的路程。到了廠門口,劉菲終於鬆了口氣。她迫不及待想要擺脫這幾個虛偽陰險的人,立刻道彆進入了廠區。劉菲感覺自己被這幾人的態度噁心到了。無論他們以後對趙陽使出什麼手段陷害,自己都會堅定地站在趙陽一...-

就在趙陽逛著琉璃廠的時候,報社李主編突然帶著幾個編輯急匆匆地來到了四合院。

一進門就焦急地詢問起街坊鄰居趙陽在不在和他住在哪個位置。

被問道人正是三大媽。

一看這幾個陌生人氣勢洶洶地闖進來,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後退了兩步。

李主編見狀,連忙擺手示意不要害怕,又重新問道:“請問趙陽同誌在嗎他住在四合院的哪個房間”

三大媽猶豫了一下,還是指了指後院最深處答道:“趙陽他住在我們院子最裡麵那間,你們找他有事嗎”

李冬青連聲道謝,就和編輯們急匆匆地衝向了後院。

三大媽目送他們離去的背影,心中暗自猜測,這幾個人看氣勢肯定是衝著趙陽來的,而且似乎還很著急的樣子。

想來不是什麼好事,搞不好是來找趙陽算賬的。

想到這裡,三大媽的八卦之心瞬間被勾起,忍不住對周圍的幾位大媽說道:“誒,剛剛那幾個人你們看到了吧”

“他們直奔趙陽房間而去,不像好人啊,說不定是來找趙陽算賬的。這小子平時脾氣不好,不知得罪了什麼人,這下要倒黴了。”

“真的嗎他們找趙陽算賬”

“我看也是,你瞧那幾個人氣勢那麼凶,絕對不是來好好說話的。這趙陽脾氣確實差,指不定惹了大禍!”

幾個大媽紛紛議論開來,都在猜測趙陽遇到了什麼麻煩,說不定真的是得罪了什麼人,現在對方上門來找他報複呢。

八卦的資訊就這樣在院子裡迅速傳開,一個說一個有理,很快大家都在傳趙陽遇到了大麻煩,不知要出什麼事。

……

趙陽拿著那個小香爐和幾幅字畫,心中湧起一陣興奮和喜悅。

他仔細端詳著手中的物件,尤其是那個香爐,上麵刻著“天地絕命”四個大字,栩栩如生。

其實,趙陽對古董並不太在行,他隻是憑著對這類老物件的印象,覺得它們看起來古色古香,擺在家裡當裝飾品應該不錯。

這個時代的舊物大多不太值錢,他也就順手把看中的買了下來。

至於那個小香爐,完全是因為電視劇裡的鏡頭記憶,才鬼使神差般買下的,價值到底如何還有待考證。

不過這也無妨,趙陽並不在意它的真假,他隻是單純地喜歡這份古舊的韻味。

把這些物件仔細收好在包裡,趙陽心情大好,哼著小調準備去找家飯店吃飯。

趙陽來到附近一家國營餐廳,點了幾個熱菜和白米飯。

店裡播放著輕快的音樂,空氣中瀰漫著飯菜的香氣。

獨自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邊吃飯一邊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行人。

這些路人步履匆匆卻神態輕鬆,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大家雖然都穿著樸素,卻似乎對這個艱難的時代充滿熱情和希望。

忽然有些明白為什麼曆史書上總寫老一輩人懷念那個年代了。

吃過午飯,趙陽漫步在琉璃廠古街的巷弄裡。

這條老街保留著濃鬱的曆史氣息,四處都是青灰色的舊式瓦房,還有些斑駁的古蹟。

趙陽感覺就像穿越回了過去,越看越有興致,忍不住東逛逛西看看。

轉過一個弄堂,他發現了一家古玩店,於是走了進去。

店裡擺滿了字畫書法、古瓷和各類古玩,牆上還掛著幾幅已經泛黃的舊畫。

對這些古玩不太懂行,但還是儘情地參觀了一番,店主也熱情地給他講解商品的曆史故事。

逛了一個下午,趙陽對這個古老的京城也多了一份熟悉和喜愛。

直到太陽西斜,街道兩旁的房屋在夕陽下拉出長長的影子,他才慢悠悠地踱步回到四合院。

……

與此同時,在四合院裡,李主編已經在趙陽家門口焦急地等待了一下午。

誰知趙陽一個不在家。

李主編隻得在這裡守株待兔,冇想到足足等到了黃昏,那作家的身影還是不見。

“這趙陽也太不靠譜了,白天不在家我們都等到現在了!”一個編輯不滿地抱怨道。

“再等等吧,天黑前總該回來了。”李主編皺著眉頭說。

他們在院子裡晃了一整天,引起了鄰裡的好奇和議論。

因為他們一直後院,於是四合院裡的傳聞就越傳越離譜——說趙陽得罪了什麼大人物,這些人是來抓他的。

這時,軋鋼廠的員工也是陸陸續續回來了。

劉菲一下班回到院子,就聽大媽們在那裡七嘴八舌,趙陽好像惹上了大麻煩,有人在他家門口守著。

心中一緊,立刻小跑到後院裡,想搞清情況。

閻埠貴是第二個回來的,一回來三大媽就衝了上來。

“當家的,當家的,出事了!趙陽那小子出事了!!”

“什麼?!趙陽出事了,出什麼事了?”

聞言閻埠貴也是一驚,緊接著麵上就露出了喜色。

三大媽連忙繪聲繪色地描述著白天發生的事。

\"你猜怎麼著,今天中午忽然就來了幾個冇見過的人,直奔著趙陽房間去了。”

“我跟你說啊,那幾人長得身材高大,頭髮短寸,神色很是凶惡,手裡還提著公文包,動作十分粗魯,看上去絕對不是來好好說話的。我都被嚇了一跳,還以為來搶劫呢!\"

\"後來我仔細一打聽,才知道他們是來找趙陽的。”

“看那架勢,八成是趙陽得罪了什麼人,對方這是來討債或是報複的。這小子平時做事冇輕冇重的,這下惹禍上身了。\"

三大媽一通猜測,將事情說得無比的誇張。

引得回來的人全都圍了過來。

\"什麼,有人來抓趙陽\"一個鄰居瞪大了眼睛,\"趙陽得罪誰了嚴重到要派人抓他的地步\"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快說說嘛!\"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追問,個個都一臉八卦的表情,彷彿要將趙陽的內幕聽個水落石出。

三大媽故作神秘,搖了搖頭:\"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看那幾人的架勢,絕對不是小事。唉,趙陽這小子,我就說他那脾氣遲早要惹事,這下可遭殃了!\"

說完,三大媽還不忘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這時,易中海一夥人正好回來了。

他和何雨柱提著兩籃新鮮雞蛋,一臉不悅地走進院子。

這些雞蛋花了好多錢,現在還要因為兌現諾言分給大家,這讓他心疼又鬱悶。

剛進門,就聽到一群人在這裡唧唧喳喳的討論。

閻埠貴見他回來了,連忙湊上前去。

“他一大爺,二大爺,出事了!”

“出事了?又出什麼事了?”

易中海和劉海中聞言都是一驚。

閻埠貴把方纔的事簡單複述了一下。

易中海等人聽完紛紛都是露出狂喜的表情,趙陽這小子終於要遭到報應了。

易中海更是覺得今天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

正當他們高興的時候就看見趙陽又是提著大包小包的回來了。

趙陽剛一進來,就感覺四合院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許多鄰居都用怪異的眼光盯著自己看,臉上還帶著隱隱的幸災樂禍。

尤其是三大媽,三大爺,還有易中海等人,就好像是等著看什麼好戲一樣。

趙陽不解地皺了皺眉,不過冇有理會。

還是提著東西朝後院走去。

許多鄰居都好奇地跟在後麵,一副等著看熱鬨的樣子。

-難堪還不過來幫忙,但是現在他自己都找不到台階下,也懶得去理會劉海中和閻埠貴。隻能狠狠咬了咬牙,強忍著怒火啞著嗓子說:\"嗯......這個小人......他就是......就是我易中海。\"\"什麼!\"眾人都驚得瞪大了眼睛。易中海說自己是小人這也太戲劇性了吧!\"對,就是我。\"易中海瞪了趙陽一眼,磨著牙說,\"我最近撿到一隻山雞冇分給大家,這對不起大家,我作為四合院的一大爺,應該帶頭樂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