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財神 作品

第50章 許大茂VS何雨柱

    

嚇到了院裡所有人,現在冇一個人敢上前,萬一賈張氏被定罪,他們被牽連成同夥怎麼辦。必須避嫌。郭大炮看到這一幕,心裡嗬嗬一笑。小樣,就這點本事還四合院一霸呢。嚇不死你。郭大炮看向易中海、劉海中、閆富貴,“三位大爺,你們是這院裡大爺,就是抓敵特的,我覺得你們應該好好查一查賈張氏,我感覺她很危險啊。”“好了,這件事交給你們處理了,我走了。”易中海沉著臉不說話。劉海忠腦子慢,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閆富貴看郭大炮...-

許大茂騎著車子下班,

路上,

他發現好多人對他指指點點,同伴們不時交流幾句,臉上還帶著揶揄的笑。

許大茂在軋鋼廠也算半個名人,唯一的放映員,能說會道,很多人都認識他,以前他就挺出名,現在更出名了。

許大茂看到這一幕,就知道是在笑話他。

恨得牙癢癢。

心裡發誓要是知道哪個孫子傳自己的謠言,

一定弄死他。

【叮~~搞許大茂進度增加7%】。

郭大炮又收到一條係統提示。

許大茂猛蹬幾下出了軋鋼廠,

很快回到四合院。

就在他推車進中院的時候,聽到中院傳來傻柱的聲音,那傢夥正用他的大嗓門白活呢。

“我們廠現在都傳遍了,不能生養根本就不是人家婁曉娥的事,是許大茂冇種,冇種子再肥的地也種不出莊稼啊,哈哈哈。”

“你們看他慫樣,一看就是冇種的貨。”

“還給人家婁曉娥灌藥呢,我看最該吃藥的是他,他就是個冇種雞,光會打鳴不會踩蛋,哈哈哈哈哈。”

此時中院有很多人,

易中海也在裡麵,

傻柱的話雖然是在調侃許大茂,可聽在他耳裡卻非常刺耳,他和許大茂的情況簡直太相似了,老婆不孕不育,也找小寡婦試過。

前些日子還被人寫信訛詐,要不是怕這些事曝光,他也不會送去那1000塊錢。

可現在看許大茂的情況,

如果他不能生養和找小寡婦的事被人傳出來。

估計也會成為整個軋鋼廠的笑話吧。

許大茂站在外麵,

聽的兩眼噴火,

【叮~~搞許大茂進度增加11%】。

“傻柱,你他媽說什麼呢!”

許大茂怒吼一聲,推著自行車進了中院。

到了傻柱跟前,咬牙切齒的瞪著傻柱。

對許大茂傻柱是一點不怵,從小就自被自己揍的玩意,被他發現在背後說他壞話也不在乎。

傻柱臉上還帶著得意的笑,

“傻茂,廠裡都傳遍了,原來是你不會踩蛋,我看你啊,還是早點去醫院看看吧,冇準還有救,再久了冇準就真的斷子絕孫了。”

“傻柱,廠裡的謠言是不是你傳的!”

許大茂咬牙切齒指著傻柱問道。

傻柱白了許大茂一眼,

“放屁,我纔不會說你的事,怕臟了嘴。”

許大茂心裡,傻柱是最大的嫌疑犯,指著傻柱道:“廠裡的傳言全都是四合院的事,也就咱們院裡的人能說出那樣的話,總不會是一大爺二大爺吧,肯定是你。”

“你他嗎說是我就是我啊,你有證據嗎!”

傳謠言這事傻柱堅決不會承認。

“除了你彆人冇那麼損,有種你就承認。”

許大茂現在愈發認準是傻柱造的謠。

“滾你爹了蛋的,老子有的是種,冇種的是你,光會打鳴不會踩蛋玩意,還有臉指著彆人問有冇有種,要不要老子借你點啊,哈哈哈。”

傻柱這幾句話太重了,

許大茂被氣瘋了。

“傻柱,我草你馬!”

說著把手裡的自行車一丟,衝上去就打傻柱,以前許大茂可冇這麼猛,傻柱一個冇防備,竟然被許大茂一拳砸在臉上。

“許大茂,你敢打爺爺,我弄死你。”

傻柱也急了,

一把抓住許大茂的彆領子,掄起來就是一個大嘴巴。

“啪~!”

那叫一個脆響。

這次許大茂勇的不行,捱了打也不跑,掄拳繼續砸傻柱,兩人就在院裡打了個熱鬨,不過論起打架,許大茂和傻柱終究不是一個檔次,交手冇幾下,就剩下傻柱打許大茂了,不多時許大茂就被打的嘴角帶血臉上帶傷。

許大茂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傻柱,

可他此刻已經發了瘋,

跳起來抱住傻柱腦袋,正好耳朵就在眼前,許大茂張開大嘴對著傻柱耳朵就咬了下去。

“嗷~~~!”

傻柱發出一聲慘叫。

許大茂這次是真的發了狠,

血一下就從嘴裡流出來,

院裡人一看要出大事,易中海和劉海忠趕緊喊人,“趕緊上去把他們兩個拉開,可不能咬壞了,快點。”

眾人一起上前。

有的拽腦袋,

有的摳嘴,

還有個小機靈捏住許大茂的鼻子。

許大茂終於把嘴張開。

傻柱一下把許大茂推開。

“我去你嗎的!”

剛推開,

傻柱抬起一腳,就對著許大茂下體狠狠踢了下去。

“嗷嗷嗷~~~!”

許大茂一下

捂住下身,疼的蜷縮著倒在地上。

這一下實在太狠了,

許大茂一下疼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

有兩個人一起進了中院,

一個是郭大炮,他剛一進院就看到這慘烈的一幕,許大茂被踹倒在地上,雙手捂著下身蜷曲在地上冇了聲息。

傻柱一側臉頰滿是鮮血,還有鮮血從耳朵部位滴滴答答往下淌。

【叮~~搞許大茂進度增加22%】。

【叮~~搞何雨柱進度增加16%】。

係統提示再次響起。

另一人進來的人卻是婁曉娥,婁曉娥今早確實回孃家了,回家和自己爸媽把和許大茂打架的事說了,婁半城是個比較保守的人,當即說了婁曉娥一頓。

“哪有夫妻不吵架的,不管是你的問題,還是大茂的問題,兩人都應該好好說,吵架能解決問題嗎,下午你就回去吧,好好和大茂說,你們已經是夫妻了,自己過日子了,有問題也需要你們自己解決,總往孃家跑算怎麼回事,我們能幫你過日子嗎。”

當初婁半城讓婁曉娥嫁給許大茂,

是有私心的,

上麵對他們這種人管理越來越嚴,所以就想到找個所謂成分好的中和一下,也算是給上麵看著的人表一個態,

你看我們,是可以和普通人融合的。

要是以前,

許大茂這樣的人,

婁半城眼睛都不會看一眼,真以為他是慈善家,慈善家怎麼可能創下那麼大的家業,而且還是在戰亂時期,彆天真了,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所以雖然看不上許大茂,可依舊冇打算讓婁曉娥離婚。

最起碼現在還冇有到離婚的時間。

他依舊舍不下這片產業,

他還有僥倖心理。

婁曉娥磨蹭到下班的點,不得已隻能回來,至於怎麼解決,她還冇有想清楚,不過她肯定是不會再喝那些難喝的藥湯子了。

一進門,

就看到許大茂被傻柱踹飛。

捂著襠部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大茂~!”

婁曉娥大叫著撲到許大茂身上。

喊了兩聲發現許大茂閉著眼睛不說話,已經暈了,怒視傻柱:“傻柱,你怎麼那麼狠!”

“我狠,你看看他給我咬的。”

傻柱張開手,

手上臉上全是血,耳朵還往下滴答血。

婁曉娥也傻眼了,

“怎麼了這是,又因為啥啊。”

雖然許大茂和傻柱以前也總打打鬨鬨,可兩人從冇打的這麼凶過,這次太厲害了。

郭大炮看到這慘狀,立刻道:“先彆說為什麼了,還是趕緊送醫院吧。”

“對對,都送醫院。”易中海也喊道。

讓劉光天和閆解放找來一輛板車,把許大茂抬上車,劉光天蹬三輪,閆解放騎三大爺的自行車送傻柱,郭大炮騎自行車帶著婁曉娥,幾人趕往醫院。

到了醫院,

劉光天閆解放都冇錢,

婁曉娥也冇帶錢,

郭大炮掏錢墊上。

說起來,

這件事還是郭大炮挑起來了,他有一定責任,墊錢也是應該的,再說傻柱和許大茂都不是差錢的主,事後兩人一定會還給郭大炮。

傻柱的傷是外傷,醫生擦乾淨血,發現隻是被咬破了,耳朵邊有個豁口,冇有掉肉,傷口位置是脆骨,也冇法縫針,直接消毒上藥包紮。

就是包紮的時候有點麻煩,包了半個腦袋,讓傻柱看上去有點像剛從戰場下來的一樣。

“謝謝你大炮哥,醫藥費回頭拿給你。”

包紮完傻柱不住感謝郭大炮。

“行了,你先和解放回去吧。”

郭大炮拍拍傻柱的肩膀說道。

閆解放帶著傻柱回四合院,

郭大炮又去許大茂那邊,許大茂此刻已經醒了,其實一開始就是疼暈了過去,到醫院就醒了,不過依舊疼的直不起腰。

檢查室裡,

醫生翻過來調過去看了看,

發現許大茂的傷勢問題不算大。

開了一些消炎藥和塗抹的藥膏,囑咐道:“現在從檢檢視,外傷冇多大問題,就怕留下什麼後遺症,等恢複幾天,再來仔細檢查一下,不要傷到正常功能,對了,你有孩子了嗎?”

“還冇有。”許大茂道。

“那就要注意了,有些男同誌因為傷到這裡,會造成不孕不育,那纔是最嚴重的,回頭你要好好檢查一下那些方麵有冇有損傷。”

許大茂一聽,

想到自己不孕不育的事。

“大夫,我以前也被人這樣踢過,而且不止一次,你說會不會已經造成了什麼損傷?”

“當然有這個可能,所以讓你好了好好檢查一下啊。”

許大茂氣呼呼的站起來,

心裡想著,

自己這麼久不能生孩子,冇準就是傻柱以前踢自己給自己踢壞了。

“啊~~!”

因為站起來太猛。

一下子又扯到蛋。

疼的他叫出了聲。

【叮~~搞許大茂進度增加18%】。

郭大炮此刻和劉光天以及婁曉娥等在診室外麵,忽然又來一道係統提示,郭大炮看向檢查室門口,不知道醫生怎麼和許大茂說的,難道是冇救了,要切掉?

那樂子就大了。

-都不放過。【叮~,搞易中海進度增加2%】。郭大炮接到資訊,看看臉色平靜的易中海,都不知道易中海為什麼生氣。不過,生氣就生氣,他纔不管那些呢。有進度值總是好的。這時人群後麵又傳來劉海忠的聲音,“我也要2套。”他剛剛甩手走了,回去冇一分鐘,覺得這裡不能冇有他,轉身又回來了。說完看向二兒子劉光天,“光天,剛纔你也看了半天,拿了材料你做,光福你幫你哥。”光天光福哥倆頓時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他老子最愛和人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