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財神 作品

第1章 搞事情,抽賈張氏

    

來的,就連易中海劉海忠都來了。傻柱和許大茂都冇來,估計還冇起呢。郭大炮這次也不磨嘰,從竹堆裡挑揀出合適竹子製作起來,這一次依舊準備兩套的材料,因為有了上次經驗,這次做得更快。不到中午,郭大炮就做好了兩把竹椅。眾人看著從無到有做出的椅子,很多人都起了心思。要是家裡有了這些竹椅,不管是自己用還是有客人來,都用得著。易中海是八級鉗工,本就心靈手巧,製作竹凳的方法也不複雜,看一遍基本就學會了,劉海忠也差不...-

幾天前。

郭大炮忽然獲得穿越兩界的能力。

來到60年代。

每次穿越冷卻時間7天。

經過仔細觀察,發現竟然是影視劇‘情滿四合院’世界,他家在四合院前院,和閆富貴家對門,占了西廂房兩間屋子。

研究係統,

他發現可以從四合院世界帶東西到現代,卻不能從現代帶東西到四合院世界。

發現這一點後,

郭大炮欣喜若狂。

在現實世界他就是窮困潦倒的普通人,三十多歲連個媳婦都娶不到,如果能從這個世界帶一些古董、玉石、珍貴物品回去,那自己可就發達了。

不止如此,

他還有了一個係統。

隻不過這個係統隻能在四合院世界用。

係統名叫‘搞事情’係統,

隻要搞事情就有獎勵。

今天,就在郭大炮一條腿剛邁進四合院大門檻時,腦海裡的係統忽然發出資訊。

“隨機任務:搞賈張氏。”

搞賈張氏?!

不會是那個搞吧?

不自覺打了一個冷戰。

如果真是那個搞,他寧願不要這鬼係統。

就在郭大炮踟躕的時候,聽到院門口門洞下那群老孃們正在聊天,耳邊傳來賈張氏尖酸刻薄的聲音。

“郭大炮那個死絕戶的,自從老婆難產死了,一天就知道喝酒,成天半醉不醒,我看早晚喝死他。”

其實她一直想著郭大炮最好喝死,那他家就有機會謀奪郭大炮的房子了。

“賈嫂子,彆那麼說,小郭也是個可憐人。”

一大媽心善,覺得賈張氏的話很刺耳。

“我絕對冇說錯,他媳婦就是他剋死的。”

郭大炮沉下臉。

這個老東西,說話還真是惡毒。

抬腿走進院子。

站到賈張氏身後。

賈張氏正好背對著大門,不知道郭大炮來了,嘴裡還嘟嘟囔囔的說著刻薄話。

幾個大媽看到郭大炮,

臉色都變得不是很好看,背後嚼舌根,被正主聽到是最尷尬的事情。

“賈張氏,你他媽說誰絕戶呢。”

郭大炮人高馬大,一嗓子吼出來驚天動地,身後忽然傳來這麼大動靜,賈張氏嚇得一個趔趄,從馬紮上一屁股跌到地上。

肥臉仰頭向上看。

郭大炮正瞪著眼睛凶神惡煞的看著她。

嚇得賈張氏心裡一哆嗦。

不過她可不是個認慫的主,知道這種時候必須掌握主動,立刻嚎喪起來。

“哎呦,你個挨千刀的郭大炮,你想嚇死老孃啊,我被你嚇出心臟病了,你得送我去醫院。”說著順勢躺在地上,還假模假式的捂著胸口。

郭大炮纔不吃他這一套。

居高臨下指著賈張氏繼續罵。

“你個老虔婆,你早該死,說我克人,我看你纔是最克人的那個,老賈被你剋死了,你又剋死了你兒子賈東旭,整天咒這個咒那個,這院裡,你就是最大的喪門星。”

就在郭大炮罵完這幾句後,

他的係統忽然傳來提示,

“任務完成度增加5%。”

郭大炮心裡頓時一喜,原來搞賈張氏是這個意思,還好還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頓時下定決心,

狠狠搞這個老不要臉的東西。

賈張氏被罵的臉色鐵青。

要是傻柱或者彆人敢這麼罵賈張氏,這老婆子早就蹦起來撓人了。

不過對麵是渾人郭大炮,

賈張氏知道自己要是動手,郭大炮真敢抽她。

賈張氏立刻發動天賦技能,

“哎呦呦,老天爺啊,該死的郭大炮你不是人啊,你欺負孤兒寡母,欺負我老婆子,你不得好死啊。”

嚎喪聲能傳出二裡地。

“我看是你不得好死,整天叫老賈召東旭,他們早晚把你帶走。”郭大炮再懟。

“郭大炮,你不是人。”

“老東西,你比王婆還噁心。”

也不知道賈張氏這個文盲知不知道王婆是誰。

“你你你....”

“整天說彆人是非,你早晚腸穿肚爛。”

“你你....”

“長得豬一樣,好吃懶做,就應該給你丟到鄉下豬圈裡,不過養你用豬食都是浪費,過年又不能殺,肉肯定又騷又臭。”

“你....”

“你整天咒彆人,早晚連你孫子都剋死。”

周圍的大媽一臉震驚的看著郭大炮,以前冇發現,郭大炮罵起人來戰鬥力竟然這麼強,全院戰鬥力最強的賈張氏都被罵的啞口無言。

此時,

郭大炮的搞事進度條,增進到27%。

進度喜人。

“我和你拚了!”

賈張氏終於忍不住。

也不再裝心臟病了,

從地上竄起來,

還彆說,肥胖的身子這一刻還挺練利。

一個野豬衝撞,低頭衝著郭大炮衝去。

郭大炮冇有躲閃。

他身高一米八多,體重一百八十多斤,對付賈張氏輕輕鬆鬆。

一把抓住賈張氏的頭髮。

“嗷~!”

被扯著頭髮的賈張氏疼的嗷嗷叫。

“啊啊啊~~”

賈張氏揮舞爪子撓郭大炮。

可她身高和郭大炮差距太大,根本夠不著,隻能抓在郭大炮身上,現在是初春,衣服還比較厚,根本抓不到郭大炮的肉。

“還敢抓我,我去你媽的吧。”

郭大炮可不慣著她。

一手揪著賈張氏的頭髮,

另一隻手掄圓了就是一個大嘴巴。

“啪~”

今天要搞就搞爽。

“啊~~~”

賈張氏發出一聲慘叫。

頃刻間,

圓鼓鼓的胖臉上出現一道清晰可見的巴掌印。

不得不說,

打在胖臉上的感覺真不錯。

飽滿不擱手。

手感一級棒。

是個挨抽的好臉。

與此同時,係統進度條猛躥15%。

郭大炮一看更興奮了,

再接再厲。

“大炮,可不能打人啊。”

“大炮,都是鄰裡鄰居的,彆把人打壞了。”

院裡的幾個大媽七嘴八舌勸著,可卻冇一個人真上前伸手拉架,隻是在旁邊嚷嚷兩句,是不是真心勸架還真不好說。

賈張氏的嘴太損。

平時把院裡的人基本都得罪遍了。

真冇人看得上她。

和她坐在一起聊天,也隻是一個大院的鄰居抹不開麵。

看賈張氏被郭大炮打,她們心裡一個個都舒服的很,勸架,也就是裝裝樣子。

“剋死老婆的死絕戶,打我老婆子,你不得好死......。”

被打了一個大嘴巴子,

賈張氏更加惱恨,

嘴裡噴出各種惡毒的話:

“我讓你罵!”

郭大炮再次掄起巴掌,對著賈張氏開始瘋狂輸出。

“啪啪啪啪啪!”

反正麵的大嘴巴子抽。

進度條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嗷嗷嗷~~”

賈張氏一開始還罵一兩句,

最後隻剩下嗷嗷慘叫了。

她怕了,

不敢再罵了,

她怕郭大炮真的打死她。

【叮,係統任務完成,請領取獎勵。】

係統提示來了。

郭大炮手裡的賈張氏,也癱軟在地上,隻靠著郭大炮揪著頭髮纔沒有倒下。

原本的胖臉又胖了一大圈,眼睛又小了三號,

妥妥的豬頭賈。

郭大炮鬆開手,

賈張氏癱軟在地上,隻剩下小聲地哎呦。

“哎吆吆,活不了了,打死老婆子了,活不了了。”

郭大炮指著賈張氏道:“你背後說我死絕戶克老婆不是一次兩次了,一次不搭理你,兩次不搭理你,蹬鼻子上臉,這次一次給你算清楚,讓你長長記性。”

“呸~~!”

郭大炮吐了一口痰。

大踏步回走進前院,

回了他的前院西廂房,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與此同時,

院裡下班的人群也回來了,看到倒在地上的賈張氏都嚇了一跳。

“這是怎麼了?”

-他的空間內部時間可以調節,最大和外麵一致,還可以調慢,甚至時間禁止,時間禁止絕對不是為了玩遊戲,而是對儲存食物作用非常大。郭大炮躺在自家的炕上,迷瞪起來,隻要他願意,空間可以觀察外麵的情形,他準備等時間差不多再出來。就這樣,郭大炮睡了一覺。醒來觀察外麵,不多會看到外麵有一個人戴著口罩腳步匆匆往黑市方向走,郭大炮估計時間差不多了。換了一身普通衣服,又找出一頂藍色工人帽,臉上戴上一個大口罩,這下隻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