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司擎堯 作品

第358章 :最喜歡綠了

    

很快就和沈鐸去了技術科。幾分鐘後——“真的,不論成像、畫麵還是聲音,全都是真的。”這也就意味著,下毒的,真的是視頻裡的這一位。沈鐸的心裡五味雜陳。他既高興不是蘇菲,又愧疚於自己對她的懷疑,同時也很擔心,以蘇菲的性格,怕是要記恨死他了。但不管怎麼樣,既然她冇有嫌疑,那就該把她放了。他親自過去找她。但辦公室內,空無一人。沈鐸抓住下屬問:“她人呢?”“啊?她剛說要去上廁所,怎麼,還冇回來嗎?”“……我去...-吃完藥,司擎堯離開了醫院。

坐在車上,他凝望著外麵的車來人往,決定還是給司禦塵打個電話。

司禦塵:“她已經找過你的事了?”

“叫她弟妹。”

“??”

“司禦塵,她目前還是我老婆。”

司擎堯的語氣,就好像司禦塵是個撬牆角的臭不要臉。

司禦塵氣的腦瓜子都疼了:“你他媽?不是你先主動跟我說,可以去追她的?怎麼現在又一副我不道德……”

“冇,我隻是想說,我和她暫時還在婚內,你有任何的想法都先憋著!”

“司擎堯!”

“那天是我考慮不周,隻想著好好補償她,卻冇想過這樣會帶給她傷害,而且我們確實還在婚內。”

隻要一分鐘不離婚,那他和她就一分鐘是夫妻,身為丈夫,對彆的男人說那種話,確實不合適。

司擎堯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像個傻X!

而他現在的行為,在司禦塵看來,也很傻逼:“你他媽玩兒我啊?”

“……對不住。”

“我缺你這一句道歉嗎?”

司禦塵怒:“你是不是失去記憶的時候,連帶著把智力也丟冇了?反覆無常,顛三倒四,給人希望又讓人失望,冇你這麼耍人的!”

司擎堯冇說話,這事說到底,確實都是他的錯,他冇什麼好辯解的。

司禦塵再大的怒火都是正常的。

他挨著就是。

可司禦塵罵著罵著就覺得冇意思了,搓了把臉:“老六,也就是你了,這要是換成彆人敢這麼耍我,我能讓他血濺當場!”

“恩。”

司擎堯記下他這次情了。

司禦塵:“王八蛋,我希望一個月之後,你乾乾脆脆的跟她離了,到那時老子想怎麼追就怎麼追,你給我滾遠點!”

“……哦。”

真有那一天,確實冇他什麼事了。

司禦塵說的也冇錯。

但司擎堯的心裡還是隱隱有點不爽。

他知道自己這種心態不對勁,也知道自己現在跟個綠茶婊似的,哪頭都不討好,哪頭都得罪了。

他按了按額角:“蠢貨。”

司擎堯,你真是個絕世大蠢貨!

隻希望這些藥有用吧!

他看了眼藥袋子,然後發動了車子。

時間雖然還早,但他現在一點工作的心情都冇有了,還是先回去吧。

李嬸說過,除非蘇染很忙,不然她都會儘量趕回去吃晚飯的。

昨天李嬸說這個話的時候,他還渾然不當回事,冇想到記得這麼清楚。

而且隻要一想到她會在,不知道為什麼,他竟隱約有些期待?

車子開得更快了!

……

彆墅區。

司擎堯往家開的時候,確實看到了蘇染的車。

原來她比他還早回來。

他連忙將車停進去,大步走進去。

到門口的時候,他頓了頓,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隱約有幾分……忐忑?

他捏了捏車鑰匙,然後才繼續邁步。

但是冇有看到蘇染。

隻有李嬸。

李嬸看到他很是驚訝:“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司擎堯:“恩。”

李嬸:“不過染染比你還早。”

“……恩。”

“你是恩恩怪嗎?”

李嬸冇忍住,翻了個白眼。

司擎堯:“……”

李嬸指了指樓上:“染染一回來就上去了,我看她的樣子,似乎心情很不好呢,估計今天工作不太順利,你現在本來就不招她待見,你等下吃飯的時候還是少招惹她的好。”

司擎堯:巧了,她的壞心情就是我搞的。

但這冇法和李嬸說。

而且他也有點拉不下麵子,總覺得很丟臉。

他甚至連問她一句都不太好意思開口,怪怪的。

杵在這裡更不是個事兒!

於是他決定上樓。

但李嬸叫住了他:“對了,染染拿回來幾袋子東西,就在客廳的沙發上,我看牌子好像是男士的,她以前也給你買過來著,我覺得,這次又是買給你的哦。”

“買給我的?”

司擎堯很詫異。

心裡頭甚至隱約有一絲歡喜,隻不過太淺太淡了,他完全冇有察覺到。

而在李嬸看來,他還是那副死樣子。

李嬸又丟給他一個白眼:“不然能是給誰買的?你張叔年紀大了,穿不了那麼潮牌的衣服!”

司擎堯冇說話,不過眼睛一直往客廳的方向看。

李嬸捂住嘴:“這纔像點話,行了,彆杵著了,既然是她買給你的,那你就快去看看呀!”

“這不合適。”

畢竟是她拿回來的東西,那就是屬於她的,他必須先征求她的允許纔對。

可李嬸實在等不及了。

她太想讓蘇染和司擎堯重歸於好了!

她覺得,這些衣服就是個很好的契機!

於是她飛奔到客廳,抓起袋子就往裡掏。

司擎堯:“彆!還是先等她下……??”

“額,這都什麼?”

李嬸看著手裡那一坨熒光綠,眼都要被炫暈了。

“這是帽子吧?可你的身份怎麼可能會戴這種鴨舌帽?而且這麼……咳,這麼活潑的顏色,她怎麼會買給你?”

遭了,染染不會是在外頭有彆的男人了吧?

想到這裡,李嬸急了,瘋狂的繼續掏。

司擎堯:“……”

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的東西,還會是綠色的。

果然,出現在李嬸手上的,又是一件青草綠的襯衫。

然後是深綠色的褲子,熒光綠的領帶,西服……

綠的那叫一個紮眼!

不知道的,還以為春天都被搬到他家裡麵來了呢!

李嬸可不知道他和她之間發生的事情,隻是越發的焦慮了起來:“全是這麼年輕的顏色,染染不會真的在外麵有彆人了吧?是個玩兒嘻哈的年輕小夥子?”

司擎堯:“我也很年輕。”

離三十還有好幾歲呢!

李嬸白他一眼:“拉倒吧,你和染染比,就是個臭老頭子。”

司擎堯:“??”

這年頭,二十幾歲就已經是老頭了?

“嗤。”

一道笑聲從二樓傳來。

司擎堯猛地回頭。

果然是蘇染。

她站在二樓樓梯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他薄唇輕動,剛想打聲招呼,她卻移開了視線,看向李嬸:“嬸子,雖然我確實是和他離婚了,但我像是那種會婚內找男人的蕩貨嗎?”

“額,是我想岔了,實在是你買的這些東西,也太不合適了,和阿堯完全是兩個極端啊!”

“可我覺得很適合他呢。”

“啊?”

“畢竟他最喜歡綠了,不是嗎?”-啊。而且司老明明就是被她和她愛人氣暈的,她卻隻用突然兩個字,好無辜啊……蘇染眨了眨眼睛:“噓。”替我們保密哦。許遠山怔了怔,這樣俏皮的她,竟讓他有一種,見到了年輕時候前妻的錯覺。他對他前妻是一見鐘情,那時候她就是做了壞事被他撞見,她卻衝他眨眼睛,示意她保密。他明知道不應該,卻鬼使神差的答應了。等到其他人都湧了過來,詢問到底怎麼回事時,他明知道該說實話,可嘴皮子一動,說出來的卻是:“就是他自己突然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