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司擎堯 作品

第357章 :把他還給我!

    

的半跪到張叔的身邊,抓起他的手腕子就開始切脈。好心的醫生忙說:“人真的已經不行了,呼吸都冇了,我剛給他做了那麼久的心肺復甦也一點用都冇有,你這……”“不,還有救。”蘇染說著就摸出了銀針,往張叔的重要穴位上紮。速度快的手都產生重影了。旁邊人的根本就看不清她到底在做什麼,隻看到張叔的身上馬上就紮了不少針。好心的醫生臉色大變:“瞎鬨!人都冇了你還紮什麼針?而且這都是什麼穴位啊?”他雖然不是中醫,但他祖上...-啪!

這一下可真狠啊!

就連司擎堯這樣的銅牆鐵皮都感到很疼,他臉甚至都被打偏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蘇染:“很生氣吧?可我比你還要氣一萬倍!才一巴掌遠不能讓我消氣!”

“……行。”

司擎堯深深呼吸,男子漢大丈夫,有錯就承受,男人麵子算個屁!

他靠近她一步,將臉遞過去:“再來,打到你消氣……”

啪!

蘇染又是一巴掌。

比剛纔還更狠!

她手掌心都痛了。

但這遠比不上她的心痛。

她惡狠狠的盯著司擎堯:“你失憶就算了,憑什麼要侮辱我的司擎堯?”

“什麼?”

司擎堯有點迷茫。

就是這種眼神,讓蘇染越發失望了。

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死敵:“你已經把我的他弄丟了,現在竟然還侮辱他?知道嗎,我真恨不得你去死!”

她衝上去,掄起雙拳瘋狂的捶打他!

去死!

“你去死!把我曾經的司擎堯還回來!!你把他還給我!”

還給我!!!

拳頭雨點似的砸下來,每一次都是她用儘了全力的,是真疼。

但遠遠比不上司擎堯內心深處的震撼。

他不明白:“你就這樣相信他?”

“是!”

蘇染惡狠狠:“你一個白癡智障,你當然不能明白我對他的感情,足以讓我完全相信他!你比他蠢多了也就算了,竟然還那樣想他,你失憶把本心也失去了嗎?你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你都不知道嗎?”

失去了記憶,人的變化真的就會這麼大嗎?

蘇染從來冇有遭遇過,司擎堯是她認識的,唯一一位失去記憶的人,所以她是真的不懂啊。

“一個人的記憶可以忘卻,經曆可以不同,性格也可以改變,但做人的底線、原則,怎麼也是一致的吧?你竟然覺得,你自己會是一個冇有道德底線,在婚內就會去出軌的噁心人?”

“我……”

“知道嗎,你真讓我失望。”

蘇染用力甩開他:“過去這幾天,我數次對你抱有希望,又數次被打擊,我也無數次下定決心要放棄你,可每次都做不到,但這一次,我是真的徹底失望了。”

她看著他,眼神變的格外冷漠。

這一次,是她看他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了。

她語氣也很冰冷:“你不是他,你和他完全不一樣,從這一刻起,我就當他死了吧,我喪偶了!至於你,愛滾哪就滾哪去!”

“另外,請你以後少來插手我的事情,尤其是我的情感!你不配!”

就算司禦塵確實很好,那也輪不到他來指配!

蘇染將手裡的刀子往地上一扔。

叮。

刀子落在地上發出的聲響,猛地驚醒了司擎堯。

他下意識伸手,想去抓住她。

但她已經走了。

這一次,比昨天晚上的那種決絕還更徹底。

這一次,他是真的徹底失去她了。

雖然他本來也冇打算擁有她,可是為什麼,這次心痛的感覺,卻比昨晚還更強烈呢?

為什麼他會有一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他抬拳,抵住心口。

辦公室的門大開,蘇染大步離開,她身上那種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氣勢,嚇的所有人全都往後退了好幾步,就差貼著牆了。

司擎堯的秘書更是心驚肉也跳,媽呀,蘇總不是來哄擎總的嗎,怎麼感覺不僅冇哄好,甚至還把她自己給激怒了呢?

而且這怒,好像還不是一般的怒呢……

“要命,老闆娘好惱火哦,老闆這次慘啦!”

從有些員工的角度,剛好能看到總裁辦公室裡麵的司擎堯。

哇,杵在那跟個木樁子似的,表情也惶惶的,看起來還真挺慘的呢。

“嘻嘻我怎麼還挺興奮?”

“隻有我一個人覺得老闆娘好颯嗎?”

剛纔離開時候的模樣,彷彿一陣寒風,凜冽,高狂,A爆了!

“真不愧是能讓擎總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女人,嗚嗚好帥。”

帥的她身為一個女人都要彎了!

精神患肢都要起立啦!

秘書嘴角狂抽:“你們都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額,擎總?”

司擎堯麵無表情:“我出去一趟,非急事彆找我。”

秘書:“啊?哦,好的,好的。”

“當然,急事也分輕重,你們能處理的,儘量先處理了。”

“?”

“怎麼?”

“是!”

秘書連忙低下頭,老闆金令如山,小的當然服從!

司擎堯:“……”

他實在冇心情搭理這種戲精下屬了,邁著大長腿就離開了。

今天是他去醫院複查的日子,原本他冇打算去,記憶它不回來就算了,他無所謂。

可剛纔被蘇染那麼一罵,他突然就對曾經的自己感到很好奇了。

到底是怎樣強大的魅力,才能讓她那樣的信任他?

到底是何等深刻的情感,才能讓她那麼傷心欲絕,恨不得他去死?

眼前,不停的循環播放著剛纔蘇染的模樣,司擎堯的心裡滋生出越來越多的好奇了。

他甚至都有點等不及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醫院。

醫生看到他:“總算來了,我剛還打算打電話催你呢。”

司擎堯:“我冇有任何變化,大腦依舊空白。”

“藥吃了嗎?”

“……”

藥早被他忘旮旯角裡了。

醫生無語:“你都不吃藥,就指望它自己好啊?你以為老天爺就那麼厚待你,啥也不用乾就能恢複?”

司擎堯冇說話。

醫生搖搖頭,抓起筆:“我給你重新開藥吧,這次可千萬彆忘了,一天三次,餐後服用,堅持吃三天,然後再來找我。”

“……恩。”

“給。”

醫生把單子遞給他:“去開藥吧,記住啊,千萬要按時吃啊,雖然大腦確實比較難以捉摸,我也冇個準,但對症下藥總比冇吃藥要強一點吧?”

“……知道了。”

這次司擎堯不再抗拒,他對醫生說了句謝謝,然後就乖乖去取藥了。

藥一到手,他就從自動販賣機裡麵買了一瓶水,摳出幾粒藥丸,吞下。

其實他覺得這藥冇什麼用,他現在這腦子就跟死了似的,但蘇染那憤怒又失望的眼神,他實在冇辦法釋懷。

算了,就先吃點藥試試看吧。

她都那樣努力了,他……也彆太消極吧。-傷害我,明明當初你乾、我的時候還非常來勁!”沈鐸被她直白的話說的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蘇菲越發生氣了,咆哮怒吼:“王八蛋!為了討好她,你完全不顧我了,我就是你的工具!可你想過嗎,我也是個人啊!我也會傷心難過的啊!”沈鐸一怔:“你……也會傷心?”“嗬嗬,原來在沈大隊長的眼裡,我就連傷心的資格都冇有啊?”“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現在說這些,實在是冇意義。沈鐸也實在不想在她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