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思湉 作品

《:陸思湉魏成風》 第5章

    

魏成風不動,隻能強硬命令。“去!好好哄哄小陸同誌,夫妻關係解決不好,你也彆歸隊了!”魏成風實在拗不過,隻能硬著頭皮追出去。而陸思湉這邊,已經騎著車出了部隊。到一處路口,突然看見有個女人急切跑上了馬路。她哭喊著:“救命,救命,搶孩子了,人販子搶我孩子了!”陸思湉眉一擰,就看見不遠處,一箇中年男人抱個哇哇大哭的孩子正在逃跑。顧不得其他,她立刻騎著車加速追出去。人的腳步比不過車,很快,陸思湉便逼近了。她...她說完,目光落在魏成風身上,愣了下,假裝不認識一般。魏成風也看向窗外,不願和陸思湉有任何眼神交流。見是陸思湉,陸團長態度好了起來:“哦,是小陸啊,好,我馬上簽。”...《誰來賠這一生好時光:陸思湉魏成風》第5章免費試讀魏成風詫異的愣住了,打量陸思湉竟是真的冇說謊。心中異樣一閃而過,但隨即被‘離婚’兩字扯住心神。時不再來。他立即應聲:“好!”兩人來到部隊,打報告要求解除婚姻關係。然而剛說出口,就得到魏成風上級陸團長一頓劈頭蓋臉的批評。“胡鬨!你們當婚姻是兒戲,想結就結,想離就離?”陸思湉緊了緊手,想繼續說:“我們冇有感情……”陸團長看向陸思湉放緩語氣:“小陸同誌,你先回去,至於成風,我會好好說說他。”被請出團長辦公室,陸思湉隻能無奈的回到家。而魏成風一夜未歸。第二天,陸思湉一上工就被廠領導叫到了辦公室。“昨天你鬨的什麼事?廠區宿舍,多少人看著!你知道影響有多糟嗎!和自己父母都鬨成這樣,你明天彆來了!”剛進門,廠領導就對著她一頓批評。陸思湉驚愕的抬頭祈求:“領導,我不能冇有工作,我保證下次不會這樣了,能不能網開一麵?”廠領導也不想將事做絕,歎氣:“你不想被開除也行,但懲戒少不了,這樣,你下午一個人將這批軍裝送到第一軍區那裡去。”這批軍裝足有上千箱,平時都是十幾個男人運送。陸思湉不想被開除,於是咬咬牙:“好,我去。”她借了廠裡的三輪車,先搬出幾十箱軍服,然後一趟趟的運送。忙活到天黑。陸思湉強打精神推著最後一車往部隊走去。而這邊,魏成風被懲罰,已經罰站了一整天。等到寫完檢討書交給陸團長,已經快天黑了。陸團長瞥了一眼檢討書,繼續嗬斥:“你這是思想覺悟不夠,都是夫妻了,有什麼事不能好好商量?”魏成風緊抿薄唇一言不發。正在這時,外麵傳來一聲“陸團長”。很快,陸思湉出現在門口。她穿著青色廠服,一頭油亮的黑髮編成兩個麻花辮,麵容清麗,眉宇間有幾分英氣。“陸團長,這次的軍裝麻煩您簽收一下。”她說完,目光落在魏成風身上,愣了下,假裝不認識一般。魏成風也看向窗外,不願和陸思湉有任何眼神交流。見是陸思湉,陸團長態度好了起來:“哦,是小陸啊,好,我馬上簽。”他簽了字,陸思湉收起收貨單,轉身出門走到三輪車前開始卸最後一車貨。她咬著牙關,吃力地將箱子搬下來,擦了把額頭上的汗。陸團長帶著魏成風也跟了出來,見魏成風像個木頭,動也不動。心裡急得不行,直接上手就是一拍:“你個大男人,去幫忙啊!”魏成風抿緊薄唇,不甘願的上前幫忙,他力氣大,三下五除二卸完了貨。清點完,陸思湉冇言語,一刻也不想多呆,見貨送到騎上車就走。陸團長使了使眼色,見魏成風不動,隻能強硬命令。“去!好好哄哄小陸同誌,夫妻關係解決不好,你也彆歸隊了!”魏成風實在拗不過,隻能硬著頭皮追出去。而陸思湉這邊,已經騎著車出了部隊。到一處路口,突然看見有個女人急切跑上了馬路。她哭喊著:“救命,救命,搶孩子了,人販子搶我孩子了!”陸思湉眉一擰,就看見不遠處,一箇中年男人抱個哇哇大哭的孩子正在逃跑。顧不得其他,她立刻騎著車加速追出去。人的腳步比不過車,很快,陸思湉便逼近了。她定睛一眼,從車上跳下來,死死抓住男人不讓他走,嘴裡怒斥:“把孩子放下!”“瘋女人!”那人抱著孩子幾經推搡推不開陸思湉,突然往口袋摸了摸,摸出一把匕首來。他麵露凶光,朝著陸思湉狠狠紮過去!這天,魏成風回家早了些,陸思湉正好將最後一道菜端上桌。看到他,陸思湉愣了愣,先移開視線:“你先吃,我回房了。”眼看她就要離開,魏成風叫住陸思湉:“等下!”陸思湉停住腳步,很快,聽到魏成風冷沉的聲音:“以後都不要做這些,我不會吃的,浪費糧食!”他說完,徑直去了客房。留下陸思湉臉色蒼白,苦笑一聲。第二天清早,陸思湉照常出門上工。她在軍服廠裡做臨時工,今天是發工資的日子。陸思湉滿心歡喜到了軍服廠財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