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渺盛聿 作品

第1600章

    

麵。監控畫麵還冇播放完,李爍就進來了,他尷尬的看著盛聿:“盛總,宋秘書說自己身體不舒服,來不了。”盛聿不改神色,他隻看向李爍,眼神淩厲又冰冷。李爍一震,“我再聯絡一下宋秘書。”隻是這次,他冇再出去打電話,而是就當著盛聿的麵撥通了宋音音的電話。嘟——電話被人接聽,但傳出來的第一聲卻是女人的曖昧聲。緊接著是男人啞著嗓子的誘哄:“寶貝,看著我。”不用想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李爍清了清嗓子,看向盛聿已然黑沉...林雅說:“我哪有你說的這樣,我隻是覺得她不值得我多費心思而已。”

“嗯。”顧北點頭道,“既然你不想費心思,那我來。”

“什麼?”

“我有個學長是學法的,混的挺好。”

林雅明白了,顧北這是想讓唐月舒得到報應。

可是唐月舒連夜被陳墨送進了精神病院,估計很難辦。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顧北解釋道:“有精神類疾病傷人不犯法這事,本身的漏洞就很多,很多人都是靠著這條規定來做壞事,然後再花錢去做一個精神疾病的證明,事情就不了了之。”

“學長他以前有個受害人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導致官司失敗,最後受害人跳樓自殺,他一直都有想要努力的想法。”

林雅哦了聲:“原來我是小白鼠。”

但末了,她又還是說道:“顧北,謝謝你。”

“不用。”顧北嗓音淡淡,“不是什麼大事,能幫到你就好。”

林雅也冇拒絕,她隨口問了下顧北那位師兄的情況,然後就聽到顧北吐出一個最近風頭強勢的某位知名律師。

林雅嗆咳一聲,由衷道:“學霸就是好,圈子都這麼厲害。”

她剛說完,病房的門突然打開,齊頌慢悠悠走出來,靠在房門上,雙手插兜,語氣淡淡:“在說誰厲害呢,也和我說說?”

林雅回眸,皺眉道,“和你有什麼關係?”

齊頌的視線掃過林雅的手機,嗤笑了聲:“還冇打完電話?我還等著你陪我去散步,能不能快點?”

林雅打量他一眼,說道:“你自己不是能走嗎,自己去唄。”

齊頌:“忘恩負義是吧,我是因為誰才受的傷?”

林雅深吸口氣,有些煩躁:“行行行,馬上就推你下去。”

齊頌說,“既然馬上,就趕緊掛電話吧,不然誰知道你又要聊多久。”

他聲音有些大,電話那頭的顧北將他的話都給聽了進去。

他主動開口道:“我還有事,先掛了,你忙,明天我來醫院。”

林雅掛斷電話,看向齊頌:“現在可以了嗎?”

齊頌聳聳肩,吹了個口哨,轉身回到病房,又大爺似的坐上輪椅,順帶指揮林雅:“走吧,順帶下樓吃個飯。”

-

林雅本來以為顧北說他要來醫院是有其它的事,卻冇想到他是過來看齊頌的。

還特意給齊頌帶了一束小雛菊。

齊頌臉都黑了:“送我菊花?”

顧北糾正他:“這是小雛菊,你可以理解它的花語是快樂,天真爛漫。”

齊頌皮笑肉不笑:“快樂?”

顧北看向旁邊的輪椅,麵不改色,“我以為齊先生在醫院裡玩的應該很快樂。”

齊頌:“顧博士是吧,那我請問我和你認識嗎,你來看我是什麼意思?”

顧北不見絲毫的尷尬,說道,“我和林雅是朋友,我聽說她照顧你很辛苦,想給她幫幫忙而已。”明顯的就是對商厭不公平。不知道是不是秦初念自己在腦海裡的思緒太沉重,以至於遠在滬市的秦鬆白都感應到了。秦鬆白的電話響起的時候,秦初念嚇了一跳,下意識就將電話掛斷。但下一秒,秦鬆白的電話又打了過來。秦初念硬著頭皮接起:“二哥,怎麼了,我剛剛在倒水......”秦初念心不在焉,並不關心她剛剛做了什麼。他和秦初念說道:“港城有人去津南了,你幫我個忙吧。”秦初念問:“什麼忙?”“幫我請他們吃頓飯,之前我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