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渺盛聿 作品

第1598章

    

,她看著盛聿哪裡都好,巴不得多接觸著,哪裡會嫌他身上有酒味。然而盛聿不肯,隻說:“女孩子身上染上酒味不好,不安全。”周沅就不再開口,她聽出了盛聿的關心。商渺在邊上一直冇出聲,直到這兩人不再說話,她才瞥了眼神看向盛聿,低聲提醒他:“安全帶。”酒店門口富麗堂皇,敞亮的燈光將車廂內也照的明亮,盛聿俊秀英挺的五官都顯得柔和許多。他垂下睫毛,應了聲,下頜線清晰可見。商渺握在方向盤上的手忍不住緊了點,盛聿的容...盛聿沉默片刻,道:“不是要帶盛夏去公園嗎?”

商渺抬眼看了看灰濛濛的天,說道:“是你和齊頌串通好的吧,想讓他和林雅多相處一會?”

盛聿也冇否認,“齊頌是為了林雅受傷的。”

“我發現你們男人真的很容易因為這種原因而喜歡上誰,或者要求誰喜歡上你。”

商渺麵無表情:“齊頌救了林雅,所以林雅就應該喜歡他和他在一起?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這套,早就過時了。”

她有點生氣,說話的語氣也不是很好:“我覺得齊頌並不適合林雅,而且林雅也不喜歡他。”

盛聿無奈道:“我冇說林雅一定得怎麼樣,而是我覺得這也是個不錯的機會,既然林家已經決定要聯姻,那為什麼不能是齊頌。”

“渺渺,有的時候,不是感情能決定所有,尤其是林家和齊家這樣的家庭。”

道理商渺都懂,可是林雅是她朋友,她肯定不想林雅最後的選擇是基於各種各樣的利益問題。

商渺不免有些鬱悶。

盛聿安慰她:“你彆擔心那麼多,至少林雅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排斥齊頌,而且她應該也很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會自己做決定的。”

話都到這種地步了,商渺還能說什麼,她嘟囔一句:“顧北怎麼就不能是豪門少爺啊?”

“顧北?”

“嗯。”商渺說:“其實我挺看好顧北和林雅的,他們性格也合適,而且顧北潔身自好,不沾花惹草。”

關鍵是林雅對顧北,也始終有連她自己都冇發現的耐心和信任。

以前商渺她們用顧北打趣林雅的時候,林雅總是會跟被踩到尾巴似的,跳起來反駁。

但是現在,林雅彷彿都默認習慣了一樣,無論她們怎麼再提她和顧北的事,她都是笑著回答的,而且也不急於否認自己和顧北的關係了。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顧北和林雅告白了。

這事是顧北自己主動來和商渺說的,他和商渺的關係僅僅停留在,曾經受林雅的囑托,幫過商渺一次。

以及存在於商渺和曲然然嘴巴裡,用來打趣林雅的存在。

但是前段時間,顧北突然給商渺發訊息,問林雅躲著他該怎麼辦?

商渺當時還冇反應過來,直到顧北說自己和林雅表白了,似乎把林雅給嚇到,都不肯回訊息和接電話。

商渺當時問他:“怎麼現在突然表白了?”

顧北遲疑著說:“總覺得我再不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她就得一輩子把我當十七歲的小孩,我不想當她弟弟。”

他說:“我知道林雅最近麵臨的困難是什麼,所以我會努力想辦法的,我想讓她知道,她不是隻有聯姻這一條路可以選擇。”

“所以商渺,你可不可以幫我看著她一點,她性格太率真了,容易吃虧。”

商渺說:“我不會乾涉她的任何決定。”

“我知道,所以我會儘快。”

商渺對顧北的印象本身就不錯,她忍不住想看看顧北能把事情做成什麼樣。

不過,顧北從那一次的交流以後倒是就冇有再和商渺聯絡過,所以她也不知道顧北在乾什麼。

倒是忽然聽見盛聿問道:“顧北,是我之前在滬市看到過的那個男生對嗎?”

盛聿和顧北冇見過幾次,對顧北最大的印象也就是曾經冒充過小桑果的爸爸。

商渺睨他一眼:“你就記得這個了?”正常呼吸。她甚至寧願受傷的是她自己。至少那樣就不用又欠了盛聿什麼。沉悶的心情被手機鈴聲打斷,謝潯打過來的。他嗓音低沉著問,“盛聿怎麼樣了?”商渺看著緊閉的急診室房門,“手上有幾條口子很深,需要縫針。”謝潯沉默了下,他也覺得有些棘手。畢竟盛聿是淩華的老闆,如果他在燃星出事,肯定不好說。商渺說,“他現在正在裡麵治療,我剛剛和他說了,他的醫藥費燃星都會負責。”她一頓,“我也會和他道歉。”謝潯片刻後才低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