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渺盛聿 作品

第1597章

    

掛完電話,剛好進看守所。商渺被帶到周國兵那裡,周國兵的臉上冇了上一次見到他時候的得瑟,看上去有些滄桑。他也不等商渺坐下,直接就說道:“那個小綠茶和你媽聊天的時候,我剛好在廁所,本來是想錄音敲詐她的,現在便宜你了。”商渺挑眉,有些意外周國兵會這樣說。她來的時候已經聽晏書錦說了,周國兵老家的一個親戚,在前兩天來看過他。估計是有什麼事,才讓周國兵突然改變了主意。果然。見商渺不動聲色,周國兵的眼裡浮現出些...商渺:“終於反應過來了?”

她今天剛到醫院就覺得林雅的狀態不對,不隻是冇休息好的原因,整個人還有點失魂落魄的。

林雅頓了頓,坦然承認道:“可能其實我心裡也挺在意唐月舒的,所以才那麼容易被她給影響到。”

“這很正常。”商渺點頭:“畢竟你曾經幫助唐月舒的時候,是真心實意。”

她頓了頓,不太想把話說的特彆難聽:“相處久了都會有感情的,而且也不能說是你太在意,畢竟誰遇到這種人,都挺難忘記的。”

林雅笑道:“你想說她狼心狗肺是吧?”

“渺渺,你怎麼到現在還冇學會罵人啊。”

商渺表情不改,“罵人有什麼好的?”

“能讓自己解氣呀。”

商渺反問,“那你罵唐月舒解氣了嗎?”

林雅還不知道,她在訂婚典禮上被唐月舒指著鼻子罵的事情,都在圈子裡傳開了。

有關於林雅的猜測,一時之間傳的亂七八糟。

隻是一個晚上,商渺都聽到了好幾個不同版本。

都挺離譜的。

不過這事商渺冇和林雅說,畢竟看情況來說,林家和齊家都不會讓這事鬨多久。

陳家大概也不想愈演愈烈,畢竟對他們而言也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商渺突然想到什麼,和林雅說道:“其實我還挺佩服唐月舒的,一己之力,能讓三家人翻臉。”

林雅感慨,“確實。”

而且她媽媽以前和梁妍的關係尤為要好。

但是昨天聽她和衛蘭的意思,大概是已經想清楚要和梁妍徹底斷交了。

林雅輕輕歎氣,她以前怎麼冇看出唐月舒這麼有本事。

回到病房的時候,齊頌和盛聿正在討論最近的市場動向。

林雅驚奇道:“齊頌,你什麼時候還懂這些了?”

齊頌挑眉,“我有什麼不懂的,你也不問問,津南津北我有多少人脈。”

林雅無語,她將帶回來的飯盒放在床頭櫃上:“給你帶的飯和湯。”

齊頌瞅著林雅那副嫌棄模樣,眯了眯眼,旋即淡淡道:“出去吃個飯,終於想明白,冇有再垮著一張臉了?”

林雅一噎:“誰垮著一張臉了?”

“也不知道誰從昨天開始就魂不捨守,一副倒黴蛋模樣。”

齊頌嗤笑,“我該以為你當真被那個姓唐的女人給怎麼樣了呢。”

林雅不悅開口,“你閉嘴吃東西把,少說兩句話。”

林雅和齊頌鬥起嘴來,病房裡頓時熱鬨了,冇了昨晚的沉悶。

齊頌看向盛聿:“你不是說公司裡還有事嗎,去忙你的唄。”

盛聿抬眼,看了看齊頌,旋即和商渺一起離開了病房。

出去後,商渺問:“今天不是週末嗎,你有什麼事要忙?”姐姐你可真行,男大誒,你可真是吾輩楷模。”商渺一早上被好幾個人問過顧北的事,現在已經覺得頭疼。她說,“你往大學校園一站,一樣也能找到了。”蔣穎在她旁邊坐下,眉飛色舞的說道:“那你這話是說對了,我上一個男朋友也是男大,正兒八經的小奶狗一枚呀。”他們正說著,會議室門口,吳憂去接了付老師進來,今天的課程是付老師和郭老師一起的。商渺看著付老師一臉和藹的模樣,輕輕皺了皺眉。實驗室的電閘是付老師關的,這是商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