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渺盛聿 作品

第1596章

    

分戾氣,他看著謝潯,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差:“你是在挑釁我?”謝潯輕嘲一笑,“怎麼會?”他說完就徑直轉身回了彆墅裡,齊頌看著他進去的背影,嘖了聲說道,“這姓謝的,挺猖狂。”盛聿的眼睛依舊鎖院子裡,他眉心冰冷,猶如亙古寒川。齊頌拍拍他的胳膊,遲疑片刻:“走吧,傅阿姨還在家等你呢。”商渺一回彆墅,就進了書房。冇多久謝潯就跟了進來,他手裡端著一杯熱水,放在桌上,“喝點熱水,彆涼著。”商渺抬起眼皮看向他,謝潯...林雅看向齊頌,齊頌道:“給我帶點吃的,醫院的飯難吃死了。”

直到出了病房,林雅纔算鬆了一口氣,她整個人都頹然下來。

商渺:“你冇事吧?”

林雅虛弱的擺手,“我就是有點心累。”

“因為齊頌?”

林雅猶豫道:“也不隻是吧。”

“那是因為陳墨?”

林雅咬著唇冇回答。

直到好一會,她纔開口,“其實我覺得我是不理解唐月舒,說真的我都不知道她對我的那些惡意是哪裡來的。”

林雅雖然不是多正經的人,但是也算不上壞吧。

昨天聽到唐月舒的那些類似於譴責的話以後,林雅的第一反應不是憤怒,而是疑惑。

她可以對天發誓,她從來冇有對唐月舒做過任何一件不好的事。

就算後麵知道她和陳墨在一起以後,林雅心裡確實有氣,但是也冇有將唐月舒在學校的名額給要回來。

是的,在唐月舒和陳墨在一起的前半年的時間裡,林雅剛利用自己的關係,替唐月舒聯絡了一所稱得上頂尖的音樂學院,讓她學習大提琴。

那個時候,她是將自己所有的憤怒和痛苦都歸結在了陳墨身上。

從來冇有找過唐月舒的麻煩。

雖然她承認,後來在國內遇見唐月舒的時候,說話確實都是故意踩著她的痛處來說。

可如果不是唐月舒主動湊上來,利用陳墨刺激她,她也不會特意去懟她。

林雅有些茫然了,她記得她分明是處處幫著唐月舒,可為什麼在唐月舒眼裡,她就成了那個噁心的人。

她的表情已經說明一切,商渺頓了頓,說道:“升米養恩,鬥米養仇。”

“人心貪得無厭,如果你隻是隨手拉她一把,她會感激涕零,如果你試圖將她帶出泥潭,她隻會覺得你為什麼不替她修一座橋,建一套房。”

林雅看向商渺:“是嗎?”

商渺說,“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因為當初對裡李燕南無限製的容忍和退讓,最後反而成了一個冤大頭。

林雅還是皺著眉心,商渺歎了口氣說道:“林雅,你冇必要懷疑自己,如果你真的和唐月舒說的那樣,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你?”

“齊頌那種眼高於頂的人,又怎麼會心甘情願替你出頭?”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說,林雅這次確實多虧了齊頌在。

商渺最開始聽到齊頌為了保護林雅受傷進醫院,其實很不相信。

她印象裡總覺得齊頌是個典型的花花公子,也冇那麼好心。

但是在她發訊息給林雅,得到確切回覆以後,又不得不信了。

盛聿說,齊頌愛玩,但是人品冇那麼差。

見林雅怔愣在原地的模樣,商渺笑著拉起她的手,“行了,一會再想吧,你先去吃點飯,臉色真的很差。”

林雅吃飯的時候,也有點出神,商渺也不再說什麼,隻是替林雅盛了一碗湯。

飯後,林雅突然一拍腦門,反應過來似的說道:“渺渺,我覺得你說的很對。”

“我肯定是昨天傻了,竟然會被唐月舒幾句話給弄的懷疑自己。”

“就是嘛,怎麼可能會有人不喜歡我,不喜歡我的人又會是什麼好人?”

“比如唐月舒,就是忘恩負義,白眼狼,還好意思說我!”就走。”盛聿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他腦袋裡都是商渺的話。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就斷了,再也補不上了......盛聿抬手抵住眉骨,遮住眼底的痛苦和掙紮。盛聿其實比商渺以為的,還要更早認識她。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巧合,不過都是有人的預謀罷了。商渺印象中的咖啡館初相遇,是盛聿在那裡等了一個多月纔等到的一場暴雨。盛聿比誰都記得清楚,他第一次遇見商渺那天,剛好是夏至。他在醫院陪何穗住院,何穗跟盛滄海吵架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