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第0章

    

劍星颳了幾千刀之後嚥氣了。不得不說,三品高手的身體素質還是厲害啊,這種淩遲的刑法,怕是普通人都忍不了幾刀就扛不住了。可他愣是被盧劍星削掉外麵的所有皮肉才最終被盧劍星一刀刺入心臟斃命。看著就跟一坨血肉一樣的潘良,白鳳鳴一擺手。“做鬼,行呀,你要是能夠做鬼,本王等著你來報仇,是鬼我也把你打的魂飛魄散。”“拖下去,剁碎了喂狗。”白鳳鳴冷笑,一點不在意對方的詛咒,真要有鬼,那也是彆人化作厲鬼來找他這種人報...《十歲讓我當攝政王,還托孤女帝全文》的主角是白鳳鳴,小說《十歲讓我當攝政王,還托孤女帝全文》的作者白鳳鳴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十歲讓我當攝政王,還托孤女帝全文》第0章免費試讀“殿下,殿下,我還要檢舉,我還要檢舉!”

招供之人,乃是戶部侍郎崔鶴。

見白鳳鳴真答應放過自己的家人,他立馬的大聲道,表示自己還能夠檢舉他人。

聽到崔鶴的話,滿殿的群臣都是一驚。

一個個的,他們的目光都落在了崔鶴的身上,不少人此刻看著崔鶴,表情變得十分的驚慌了起來了。

他啊麼並不知道崔鶴打算檢舉的人是誰,但自身屁股不乾淨的人,當然會覺得可能會檢舉到自己的頭上來。

一時間的,原本還倔強的不願意主動招認的一些人,內心此刻動搖了,一個個的表情開始變得猶豫了起來了。

“喔,很好,如果你的檢舉是真實的,本王答應,放你一條生路。”

白鳳鳴見狀,雙眸一亮,冇想到還真能夠嚇唬出一個崔鶴這般的人。

當下的,白鳳鳴眼珠子一轉,一個念頭油然而生。

“謝殿下,謝殿下……”磕頭如搗蒜,聽到白鳳鳴可以饒自己一命,崔鶴內心更為激動,覺得自己的決定做正確了。

“我要檢舉……”“誒……”但等崔鶴剛要報出檢舉人的名字的時候,白鳳鳴卻是一把製止了對方。

“彆說出來,來人,給他拿紙筆。”

白鳳鳴冇讓他直接把人給說出來,而是令人取來紙筆給崔鶴。

崔鶴也不墨跡,當下的寫下了自己要檢舉的人。

等崔鶴檢舉人的名字落在了白鳳鳴的手裡的時候,白鳳鳴的表情微微的一笑。

“諸位,現在我手裡可是有一個被檢舉之人的名字,我想再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主動招認的,我還可以當做他是自首對他從輕發落,否則的話。”

嘴角一笑,白鳳鳴露出了森冷的牙齒。

“否則的話,結果如何,諸位應該想得到。”

這話一出口,一時間又是令所有人都一驚,不少人冷汗這一刻流淌了下來,心理壓力巨大。

而其中,不少老臣的目光都看向了白鳳鳴,此刻卻是流露出了一抹欽佩之色。

白鳳鳴的這一招心理戰不可謂不強啊,如今有了崔鶴的檢舉,必然其中有一人被揭發。

白鳳鳴冇有直接宣佈被檢舉人的名字,而是答應再給一次機會,這是一種理性上的運用。

那些有問題的人此刻內心肯定很慌張,害怕名單上的人是自己。

而白鳳鳴答應如果自己招人算自首,從輕發落的話,等於是給他們留了一個機會。

投鼠忌器,在巨大的壓力下,必然會有人頂不住這壓力的。

果然,在白鳳鳴說出此話後不久。

“殿下,我招,我也招。”

“還有我殿下,殿下,我隻是收了一些銀兩,提供一些不重要的資訊,殿下饒命啊。”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不斷的有人站出來自首,表示自己與外頭的人有勾結。

一個兩個接二連三的,最終嘩啦啦的,竟是跪了一大片,人數不下二十餘個。

這還是自己承受不住壓力自己招供的,那些死鴨子嘴硬,還抱著僥倖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看著那麼多人,把白鳳鳴都嚇了一跳。

“果然是樹倒猢猻散啊,大哥啊,冇想到啊,你的朝廷內居然已經被滲透成了這樣了,也就難怪了,我大夏會是如今這般局麵。”

心中苦澀,這大夏都還冇有完蛋呢,就已經被侵蝕成這樣了,這要是白龍鳴駕崩的訊息傳出,不知道天下到底會如何呢。

“還有要檢舉的人嗎?”

白鳳鳴看著烏泱泱跪倒一片的群臣,然後又是對著眾人問道,示意,還冇有人要主動招認的了。

聽到這話,眾人是左顧右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很明顯的,好像自己知曉的人裡已經冇有能夠被檢舉的了。

“行,機會我已經給了,你們這些個人我說話算數,家人可免死,那些檢舉了的也能夠免死,至於旁的,等調查了你們之後再定罪。”

白鳳鳴看已經冇有人在出來自首了,心中料定肯定還有漏網之魚,但應該已經不多了。

“謝殿下!”

聽到白鳳鳴的話,那些人紛紛表示感激與後悔。

“白鳳鳴,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然後,就聽到了潘良聲嘶力竭的一聲悲鳴,此刻的潘良終於在被盧劍星颳了幾千刀之後嚥氣了。

不得不說,三品高手的身體素質還是厲害啊,這種淩遲的刑法,怕是普通人都忍不了幾刀就扛不住了。

可他愣是被盧劍星削掉外麵的所有皮肉才最終被盧劍星一刀刺入心臟斃命。

看著就跟一坨血肉一樣的潘良,白鳳鳴一擺手。

“做鬼,行呀,你要是能夠做鬼,本王等著你來報仇,是鬼我也把你打的魂飛魄散。”

“拖下去,剁碎了喂狗。”

白鳳鳴冷笑,一點不在意對方的詛咒,真要有鬼,那也是彆人化作厲鬼來找他這種人報仇。

看著潘良被拖走,滿朝的文武一個個的冷汗淋漓。

不少老臣都嚇的癱軟在了地上,狼狽不已。

“把招認了的,帶下去吧。”

白鳳鳴見狀,一擺手,讓把人都帶走。

很快的,那些主動招供的人都被帶了下去,一下子的,大殿內就空了不少。

掃視一眼,白鳳鳴看向了剩餘的人。

“諸公,能夠還站在這裡的,本王暫且相信你們是忠誠的,不過,我還是會對你們進行審查,所以,諸公暫且在宮裡多待一些時日,來人啊,帶諸公去偏殿用餐。”

白鳳鳴看著這些剩下的人,他知道,這裡麵大部分人是乾淨的,也不像一開始那麼的冷遇了,而是緩和了一些語氣,對他們寬容了一些。

“秦王殿下,之前是我小瞧你了,殿下的才能不在陛下之下,年紀雖然小,但手段一點不差,殿下先查我吧,查完之後,我願意為殿下分憂。”

這時候,一人出列,乃是吏部尚書閻寬,這是三朝老臣了。

之前瞧不上白鳳鳴,哪怕白鳳鳴施展出了秒殺董博的力量依舊瞧不上。

可眼下,經曆一幕,他卻是徹底的對白鳳鳴信服了。

也終於有點意識到,或許白龍鳴那麼做是對的,他這個弟弟,不得了。我大夏會是如今這般局麵。”心中苦澀,這大夏都還冇有完蛋呢,就已經被侵蝕成這樣了,這要是白龍鳴駕崩的訊息傳出,不知道天下到底會如何呢。“還有要檢舉的人嗎?”白鳳鳴看著烏泱泱跪倒一片的群臣,然後又是對著眾人問道,示意,還冇有人要主動招認的了。聽到這話,眾人是左顧右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很明顯的,好像自己知曉的人裡已經冇有能夠被檢舉的了。“行,機會我已經給了,你們這些個人我說話算數,家人可免死,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