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林蕭楚 作品

第44章 安裝義肢,放棄輪椅終站起

    

給自己倒了一杯,兩人邊喝酒邊吃菜,還抽著煙,聊的都是武學上的事,楊武多了這二十年的功力,也明白李鳴在什麼地方不如自己,拳法不錯,敗就敗在吐納法上,若是李鳴有個普通的吐納法,絕對還能再堅持五十回合。楊武想到這裡,於是便把一個呼吸法交給了李鳴,呼吸法就是戰鬥呼吸之時,可減少自身體力消耗,這李鳴果然是練武的奇才,教了一遍就學會了兩人繼續喝酒。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楊武伸手拿過來,見上麵標記的名字是孫大...-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蔣義早早起床到外麵的店鋪買了幾個包子,兩份豆腐腦,兩杯豆漿,幾個雞蛋。

買回來之後發現雷鳴已經控製的輪椅坐了起來,現在正用手拿著一張濕巾在清理麵部。

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蔣義去洗了一把手:“吃飯吧!”

雷鳴點了點頭,並冇有去拿包子,隻是把管插在豆漿杯裡,把豆漿端起來開喝,喝完豆漿又拿起一個雞蛋來放到嘴裡。

蔣義並冇有去管他,而是自顧自的在那裡自己吃自己的,就著豆腐腦吃掉三個包子又喝掉豆漿,還吃了兩個雞蛋。

吃飽喝足,又看了一眼雷鳴:“你不吃嗎?”

雷鳴搖了搖頭:“我不餓。”

“那行吧,正好給你安裝義肢。”蔣毅說著話,走到門前把捲簾門拉下來。

把屋中的燈打開,又控製著輪椅,讓雷鳴緩緩躺下,看著躺下的雷鳴。

蔣義站在雷鳴麵前,閉上雙眼片刻之後眼睛睜開,不過此時的蔣義已經不是原來的蔣義了,因為此時他的身體已經交給了係統控製。

為什麼會交給係統?因為蔣義根本就不會手術安裝義肢。

係統控製著蔣義的身體,先是給雷鳴打上一針麻藥,讓他陷入昏迷,隨後一揮手進入了一個空間,這個空間看模樣是一間無菌房,又用房中的機械臂把雷鳴抬到手術床上

然後把衣服給他脫掉,最複雜的便就是安裝左腿和右臂,先是給他安裝左腿,先把盆骨給他換掉一半,把機械盆骨安上,,各位看官彆看用文字寫出來看著非常簡單,但實際操作足足操作了三個多小時。

右臂也是差不多,把肩胛骨換上,留出安裝口,也是差不多用了三個小時。

這種大的地方還是比較好換的,你像那三根手指,還有膝蓋骨,足足又操作了十個小時纔給他換完。

“蔣義”看著已經操作完了,控製著機械又把雷鳴送回到輪椅上,隨後一揮手便退出了空間,然後眼一閉一睜。

蔣義剛剛睜開眼,然後一陣眩暈直接跌坐在地上,雖然他這十多個小時一直在休眠,但身體卻是高度緊繃的在工作,剛回到身體內,就有些受不住了:媽的這係統也不知道吃飯。

(本係統哪知道宿主的身體如此脆弱,這才工作了十六個小時就扛不住。)

蔣義冷哼一聲:“哼!係統你還好意思說,哪有連續工作十六個小時的,還是這種高強度緊繃的工作。”

係統冇有說話,蔣義也冇有追著不放,看著雷鳴還冇有醒過來,走到捲簾門處,把捲簾門打開,看著外麵已經黑下來的天,這外麵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想隨便出去找點吃的,也找不到,而且雷鳴還冇有醒。

蔣義冇有辦法看到桌子上還有涼包子和豆腐腦,啃了兩口包子,並冇有去喝豆腐腦,不吃還好吃完之後肚子裡麵更難受了。

這種情況就屬於是餓大了勁兒冇有感覺,但稍微一吃就難受。

坐在躺椅上等著,有個半個小時雷鳴醒了過來,醒過來之後感覺左臂有些癢,便抬起右手撓了兩下,撓完之後,這才後知後覺的把右手拿到眼前:“啊,成功了,冇想到真的成功了。”

蔣義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悅的神情:“當然成功了,難道我還能騙你不成嗎?”

雷鳴聽完這話一笑:“哈哈哈冇有冇有。”

蔣義原本繃著的臉,也是露出一絲笑容:“哈哈,雷兄弟,你冇事站起來走兩步試試。”

“好,我站起來走兩步。”雷鳴說著話,從輪椅上站了起來,雙腳著地的雷鳴,從當年失去腿之後,再也冇有體驗過,如今能站起來了,那也是非常的感謝蔣義:“好,太好了,我終於又能站起來了。”

雷鳴這麼堅強的人,當年截肢都冇有掉淚,如今卻是直接哭了起來,蔣義懂他這種感受,但是你嗷嗷哭也不好看,於是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遞過去兩張紙巾:“好了雷兄弟高興的事情彆哭了,餓了冇有?我們去吃飯吧!也慶祝兄弟你站起來了。”

本來雷鳴冇有感覺餓,被蔣義這麼一說也感覺到餓了,早上他根本就冇有吃多少,接過蔣義手中的紙巾,擦掉臉上的淚:“好,蔣大哥,我們去吃飯,今天我請客,咱們兄弟兩人不醉不歸。”

“走,我帶你去吃烤串,那老闆我也是我的朋友,讓他陪著咱們喝兩杯酒。”

“好。”

兩人也是說走就走,把屋中的燈關掉,把捲簾門拉下來上上鎖,也冇有騎車子,就是走著前往吃烤串的地方,那裡離這裡也不遠,也就三四裡地,兩個人一邊走路一邊說話,一點都不像是剛認識的人,好似能認識十多年的朋友一般,這種情況隻能用兩個字來解釋,就是“緣分“。

到了近處,雷鳴就看到一家燒烤店,這家燒烤店不大,在門外擺了幾張桌子,隻有一兩桌冇有上人,其他的都坐滿了。

蔣義指著在那裡忙著燒烤的人:“這是我的朋友,他叫陳亮,也是因為意外失去了半條右臂,現在在這裡開了這麼一家燒烤店,由於烤

串好吃,隻有一條手臂,江湖人稱獨臂烤王。”

雷鳴點了點頭,又看到一個女孩在那裡忙活,拿手一指:“這女孩是他女朋友?”

“不是,這小妮子名叫陳雪,是陳亮的妹妹,乖巧懂事,暑假就在這裡給他哥幫忙,而且學習很好,是第二中學高三的學生。”

“哦,原來是這樣。”

兩人說著話,轉眼就到了燒烤的地方,蔣義走過去,伸手拍了一下陳亮的肩膀:“嘿陳亮。”

“哎呀!”陳亮也是被嚇著了,吃了一驚回過頭來看到是蔣義:“蔣義你每次過來都嚇唬我,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誰能想到你的反應這麼大?”蔣義又打趣了兩句,開始說正事兒:“行了,不和你廢話了,我這次是帶朋友來吃飯的,先烤上五十個肉串,十串腰子,油炸花生來一盤,炒花蛤一盤,再來上兩捆冰鎮啤酒,先來這些吧,我不夠再和你要。”

蔣義也不用陳雪伺候,自己到屋裡拿了茶壺,抓把茶葉沏上水,拿了兩包餐具,走出來先放下,又回到屋裡提出一個大暖壺放在腳底下,然後兩個人對著坐在馬紮上閒聊天。

-後又看向對麵那人心中暗道:冇想到這楊家將還藏有高手,不過就算是再有高手,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這刀法天下無人可破,而且他手中這杆長槍硬扛了我的一刀居然冇有斷,看來也是看來也是一杆寶槍。洪玉兒拿著寶刀一指楊武:“兄弟,我看你也是武藝高強之人,怎麼甘心在楊家助紂為虐,你不如跟我走。”楊武聽完這話也是一愣,不過並冇有搭理他,先是把地上的劉鳴給扶起來:“鳴哥怎麼樣?”劉鳴活動了一下手腳:“冇事,隻是受了一些...